【32】好邪恶

    卫昭静静的呼了口气。

    “去沐浴。”卫昭冷静的面对这种“突发状况”。

    唐酒酒完全没进入状态,被撞了头,懵然的抬起头来,又“啊”的一声,骇然的向后退去。

    “你……”

    “去沐浴。”卫昭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他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唐酒酒似懂非懂的看着卫昭那张脸,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的子……又诡异的换回来了!!!

    可是……卫昭为什么要她去沐浴?

    唐酒酒紧了紧衣领,警觉的后退。新华客栈的那晚是个噩梦,她可不要再来一次。

    卫昭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长臂一挥便将唐酒酒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不!你王八蛋!”唐酒酒惊呼,用力的捶着卫昭的背。

    对于卫昭,唐酒酒是替自己解过翡翠散的女人,然而眼下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仍旧是老办法解了这翡翠散才是正途。

    他懒得等什么或者解释什么,总之再要一个女人一次罢了。

    “卫昭我告诉你,你他娘的要是敢动我,你生儿子没有小**!”唐酒酒指着卫昭威胁道,卫昭解开唐酒酒腰带的手指顿了顿,很快,继续着动作。

    “卫昭你别这样,我给你找个宫女来还不行么,就算是上次是意外……”

    啰嗦的女人!

    卫昭俯下,贴上唐酒酒的唇。

    多么熟悉。

    卫昭微微闭合上双目,顺着唐酒酒的下颌一路沿下,火的温度绵延到唐酒酒白嫩如玉的耳垂,他顿住,想到那韩钰的话。

    “不会的,你看你明明还戴着我送你的南珠,你在说谎。”

    ……

    卫昭顿时觉得无比的屈辱,这颗南珠好像是韩钰的眼睛,无时无刻不提醒他那被韩钰抱了,尽管韩钰把他当做唐酒酒。他眼神充满霾的扯下那颗假南珠,唐酒酒吃痛的惊呼,卫昭将手一扬,那可假南珠就滚落到了地上,滚没在浓浓夜色里不可寻。

    唐酒酒摸摸耳朵,那里空了,她的心一下子跟着失落起来,那是千里之外的韩钰留给她唯一可以念想的东西,不可以,卫昭他不可以!

    唐酒酒愤怒的握紧了拳头,紧紧的闭眼,猛的用力的伸出一条腿,对着卫昭的**就是一击。

    不知道有没有出踹准,总之卫昭是浅浅的呻吟了一声,然后便弯下浅声痛呼。

    唐酒酒掩住衣襟坐起来,嘲讽的看着卫昭,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将眼前的一幕与新华客栈里那一幕联系起来,又重叠,不难看出什么。

    “我是什么?任你践踏与**的卑百姓?呵呵。我的皇上,不会是上次,你也把我当做给你解什么狗**的工具了吧?嗯?”

    唐酒酒笑了,笑得眼泪都涌了出来,自己就是这样踏上一条陌路,无法再回头,那一夜所有的屈辱记忆也都统统回到她脑海中作恶与咆哮,那些黑色的记忆如魔鬼一样狰狞可怖,疼痛与眼泪,尖锐与无助。

    “想找女人发泄是么?出门直走,左拐,转过一处小亭,再直走,再右拐,里面有个半的疯女人在等你,她叫做完颜真真,你可的珠妃。”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