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唐小鱼(五千字)

    “小七听话,先在一旁等着,记住不要让他靠近!”白子期温柔地轻轻抚摸了下唐小七的小脑袋,而后便转头看向那层层纱幔下的人儿。.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子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脸色更加的苍白,自从上次唐小鱼突然消失之后,再次相见之时他已经在唐小鱼的上中下了一种术法,唐小鱼只要有生死攸关的时候,他都会立刻感受到,所以现在的他是最能体会唐小鱼痛苦的人!

    唐小七虽然能够感受,却没办法体会,唐小鱼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选择这种方法了结的,而她虽为天女,若一心想死,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救下的!

    一想到此,白子期就很痛苦,他每向前走一步,体与心里的痛就会多一分,直到他伸手撩开纱幔,看到上的人儿后,便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微微侧头,将血喷洒在外,子再度颤抖起来,他强忍住心中的痛,慢慢伸出手去,离唐小鱼越近,就感觉到呼吸困难阄。

    当他的手触到唐小鱼那冰凉的脸后,他突然收回手来,不敢相信的转头怒视着夜羽瞳,“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只是将狮族的秘宝渡给了她!”夜羽瞳无奈的低下头去,他原本以为,将狮族的秘宝渡给她便可救她命,但是他错了,无论他怎么做,她都没有再醒过来,而她嘴角那解脱似的笑让他看得一阵心惊,难道说,自己对她所做的真的是那么难以让她容忍么?!

    还是说,其实她的心早已有了归属,所以,她才会对自己这么抗拒,甚至不牺以死来抗衡哦!

    想到此,他便不甘心的攥紧了双手,垂下头去,暗暗恨起了那个让她宁死也要抵抗自己的人!

    他早就想到了,她心里的那个人,肯定是南宫浅风,除了他别无二人!

    “你是想救她,还是想害她?!”一向漫润如玉的白子期在听到他这样说后,立时大怒,他猛地站起来,长袖一甩,大步走到夜羽瞳面前冷喝道!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训问惊呆了,夜羽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他疑惑的问道,“难不成那狮族秘宝会要了她的命?!”

    “要不了她的命,却可以让她从此以后再难回到体中去!”白子期听他这样说,已经明白他不是故意如此的了,他痛苦地闭了闭眼道,“将这秘宝收回去,我或许还能救回她来!”

    “此话当真?!”夜羽瞳听他说得如此笃定,心中稍稍有些怀疑!

    白子期看也不看他道,“若你不想让她活,我也不介意就这样带她离开!”

    狮族秘宝有镇魂的作用,却无法引魂,所以唐小鱼现在虽死犹生,但又无法重新复活,白子期自然不想让她就这个样子下去,但是若是在她活下去经历痛苦与她就这样无痛无苦下去的两种况下选择的话,他宁愿选择后者。*.

    “我收回!”夜羽瞳说完,便随手一挥,将唐小鱼口中的秘宝收了回来,而后认真的看着白子期道,“你一定要救她!”

    “只要你不来捣乱就行!”白子期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而后便掀开层层纱幔,径直走上去,将唐小鱼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前轻声道,“鱼儿,该回来了!”

    唐小鱼却仍无声无息的靠在他上,一点回魂的意思都没有,相反的是,她的生命气息流失的更快了,这让白子期始料未及,他大惊失色的一挥手,在二人外结了道隔音结界,而后再度问道,“鱼儿,难道你真的已经心死,小七不要了?师父不要了?连南宫浅风也不要了么?!”

    在他说到南宫浅风的时候,唐小鱼的气息突然一窒,泪水自她眼角渐渐流下来,白子期见状,心中一痛,她果然真的上了南宫浅风,这便是命,她今生的命,真的要如此么?!

    “若想要这些人,你就给我回来!”白子期有些着恼了,这个不孝的弟子,儿子不要了,师父不要了,却还惦念着南宫浅风那个混帐东西!

    唐小鱼子微震,三魂七魄渐渐回归,但在最关键的一魂回归之时,突然出现了奇特的况,她多出了一魂一魄。

    看着在二人前飘的一魂一魄,白子期有些不解了,他疑惑地问道,“你是?”

    那一魂一魄合并成唐小鱼的模样道,“我是天女的元神,她要提前进入二者合一的境界了,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却已经势在必行,我并非是魂魄,所以你不用担心,只是这合并之后的唐小鱼到底还是不是唐小鱼,我就不敢保证了,在进入她体之前,我先告诉你这些,为的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另外,师父,鱼儿心里你同样重要,这是她现在所想的!”

    “谢谢!”听到她这样说,白子期心里一阵激动,他原本以为,她只在乎南宫浅风,原来,她在乎的不只一个人,她的心里有太多放不下,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只是这是她必经的一关,只是提前到来,所以过程会有些不一样,也难怪他会这样害怕与紧张了!

    “先替你自己结道结界,将你护住,因为结合后的唐小鱼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也没办法预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那次穿越而偏离了预定的轨道,无论唐小鱼变成什么样子,我只希望,师父可以待她如一!”元神如是说着,在看到白子期将结界布好后,这才进入到唐小鱼的子。

    当二者合而为一之时,整个皇宫大都被一层层紫光所笼罩,所有的人都被这紫光刺得睁不开眼睛,而离唐小鱼最近的白子期却看得最为清楚。

    唐小鱼的样子渐渐变成天女时的样子,紫色长发如瀑般披散开来,那原本清纯可人的模样渐渐多了些许妩媚与妖娆,秀气而英的眉下是细长而迷人的凤眸,俏丽的鼻下一张艳丽的小嘴似笑非笑,一华丽的紫色长袍渐渐铺开,像一朵朵炫丽的花一般,将她整个子盖住。

    待到她所有的一切都停止的时候,那微微上翘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下,而后那惑人心神的凤眸便缓缓睁开,她先是不解的打量了下边的白子期,忽地咯咯一笑,形一展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