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被他害死了(五千字)

    ( )    “好!”夜羽瞳深深地看着她,一把抓住她的双肩,低低地吼道,“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有没有的?!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你会永远属于我!”

    “神经病!”唐小鱼猛地挣开他的手,转就要离开,却惊然发现自己的力量都被锁住,就连最基本的轻功都无法施展,她惊疑不定的转头看向夜羽瞳,“你对我做了什么?!”悌

    “只是让你暂时不能离开我而已,放心,鱼儿,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夜羽瞳说着,便顺势封住她的道,让她连动弹一下都困难重重,而后便将她打横抱起,重新放回上,欺压上她道,“鱼儿,就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不行么?!”

    “夜羽瞳,别让我恨你!”唐小鱼闻言,子立时僵硬,她没想到,原本认为温文如玉的人竟然有这样的一面,他竟然对自己存有这样的心思,真是!谀

    “恨吧,恨吧!”夜羽瞳一听她这样说,眸色立时变得冷起来,他猛地一把扯开她的衣裳,大手在她的上游移起来,边抚摸边挑眉道,“鱼儿,你恨我又岂是一天两天了,也不多在乎加上这一条,既然不,就恨吧,最起码你能够记住我!”

    唐小鱼被他的话气到了,她痛苦地闭了闭眼,再度睁开时眼中便已是紫色瞳仁,她冷笑道,“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被你制服么?!”谀

    “我不这样认为,但是,有一种药,却是专门克制天女的,就算你现在变成天女也无济于事,今,我一定要得到你!”夜羽瞳说着,竟丝毫不在意她的变化,而继续撕扯着她的衣裳。

    唐小鱼闻言一惊,下意识地使用了下已经变为天女的力量,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没有丝毫反应,但是她还有一样东西,是夜羽瞳所不知道的,是的,她除了反抗以外,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悌

    想清楚了这一点之后,她静静地闭上双眼,在心里默默念道,小七,对不起,娘亲要先走一步了!

    在夜羽瞳的手触到她的肚兜的时候,她猛地一咬舌,顿时全的力量在急剧下降,她脸上的血色渐渐消退,精致的小脸慢慢变得惨白,她对着已经惊呆的夜羽瞳凄然一笑道,“夜羽瞳,你想要就要吧,只是我是绝不会活着承受这一切屈辱的!还有,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恨你,因为你不值得!”

    说完,她便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直到快到无法再快的时候,突然间停止不动,她欣慰的慢慢闭上眼睛,终于可以解脱了!

    “不!”夜羽瞳见状,大惊失色,痛苦地大喊出声,他急急地出手,快速封住她上各大要,可是,已经晚了,他只能感觉到她上的力量在流失,以常人所无法阻止的速度消失,直到再也无法感应!

    “娘亲!不要!噗!”远在千里之外的唐小七突然感觉到口一痛,他痛苦地喷出一口血来,仰天大喊道,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下来,他挣扎着要往一个方向冲去,被芷梦拉住,“小七,怎么了?你娘亲她怎么了?!”

    “娘亲,娘亲她死了,呜呜,她不要小七了!不!小七要娘亲,呜呜呜,小七要娘亲啊!”唐小七被芷梦抱住,小小的子却还不停的在她怀中挣扎,他要去救娘亲,再晚就不行了!

    “你娘亲怎么可能会死,不要胡说!”九公主闻言,脸色一变,冷声喝道。

    白夜却在听到这话后,大惊失色道,“小七,你能感应到你娘亲的位置对不对?!快,带我去找她!我们一起去救她!”

    “夜爹爹,娘亲她死了,她不要小七了!呜呜呜,怎么办!?”唐小七一听白夜如此说,便猛地从芷梦怀中挣脱出来,扑到白夜怀中,抱住他大哭起来。

    “快,我们去救你娘亲,告诉我,你娘亲她人在哪里?!”白夜一把抱起他,便要向着他所指的方向赶去,却被飞絮等人拦住。

    飞絮面无表的问道,“小七,你确定你娘亲真的出事了么?”

    “小七和小鱼有心灵感应,他所感应到的绝对是小鱼现在的处境!”白夜不等唐小七回答,便率先说道,“以前我有见过他们这个样子,所以,我很相信小七现在的感受绝对是小鱼的处境!”

    “既如此,那我们就得商量个办法,还有,想法子将师父找回来!”飞絮闻言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话,而后便沉思起来,“若想伤到鱼儿,那人能力必能很强,仅凭我们几人怕是不足以将鱼儿救出来,所以,我们必须想个万全的方法,还有,师父一定要在,我们之中只有师父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师父那边我来想办法,你们先赶过去,不管是想方设法救鱼儿,还是怎么样,现在必须先赶过去才行!”云峥异常镇定的开口,而后便与飞絮等人商量了一下,他便率先去寻师父,众人商量在离唐小鱼最近的地方汇合,而那个地方竟然就是狮国皇宫外面。

    唐小七一路抽泣不止,芷梦只得不住的哄着他,她忧心地看着怀中的唐小七,心里不只为唐小鱼担心,更为唐小七而担心,自从他感应到唐小鱼的痛苦之后,他便一直发着高烧,小小的板儿不住的颤抖着,而且他时不时还会呕出一口鲜血来。

    他这样的况,再加上要连夜赶路,还有云峥不在,真是让芷梦快忧心死了!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得想个办法,让小七的痛苦减少一

    些才行!”芷梦终于忍不住了,眼前的路还是没有尽头,再这样下去,她怕还没救到唐小鱼,她怀中的唐小七就先不行了!

    白夜转头看向唐小七,亦担忧的点点头道,“是该想个办法,让小七不再这样伤神!”

    “让我来试试吧!”九公主摇头叹息一声,便走上前来,接过芷梦怀中的唐小七道,“用水族的治愈术可能会有些作用,但是我不敢保证,这效果会多好!”

    “没事,只要不再让小七如此痛苦就好了!”芷梦一听九公主说有办法,眼前一亮,便急着点头应道。

    九公主转头四顾问道,“你们谁的力量偏柔的,可否借力量一用?!”

    “我!”飞絮与冷寒烟同时开口,二人转头对视一眼,便齐齐看向九公主道,“可以用我们的!”

    “那好,我与飞絮还有冷寒烟三人合力救治小七,你们其余的人在外围护法,期间万不可让任何人冲进来,一旦有人闯进来,小七的病只会加重!”九公主正色的看向众人道。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便点点头应了下来,九公主与飞絮还有冷寒烟三人围坐在一起,将唐小七放在中间,而白夜与芷梦则护在外围,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周围。

    九公主简单的与二人说了下细节目,便开始施展起水族治愈术来,飞絮与冷寒烟则相继使出力量来配合她。

    被围在正中的唐小七起初还痛苦不堪的皱着眉头,小脸皱成个小包子,在九公主那银白色的力量渐渐涌入他体内后,他便渐渐放松了下来,面色也渐渐缓和了起来,小小的板儿也不再颤抖。

    见状,九公主便放下心来,缓缓地将治愈术收回,飞絮与冷寒烟也慢慢地将力量收回来,而正当众人以为这一切就这样顺利的结束的时候,原本昏迷的唐小七突然睁大双眼,恨恨地大吼一声,形一展,竟凭空消失不见了!

    “小七!”芷梦见状,立刻大惊失色,她转头四顾,却也找不到唐小七的下落,只得无助的转头看向白夜。

    白夜摇摇头道,“我只知道小七说的地方是狮国皇宫,具体的他也没有说。”

    “那我们是在前面等师父和云峥,还是直接潜入狮国皇宫?!”九公主亦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个唐小七竟然如此冲动,竟不顾一切的就冲进去救人了!

    “我和寒烟进皇宫寻找小七和小鱼,你们在外面等着师父和云峥,我们一路会留下记号,你们与师父汇合便寻着记号来找,如何?!”飞絮想了想道,而后看了看众人,见众人没有异议,便与冷寒烟一同先行潜入皇宫,其余人等则在与云峥商量好的地方继续等待师父的到来。

    飞絮与冷寒烟一路潜入皇宫,小心地避过巡逻的军,待来到一处宫前时,飞絮小心地躲过军,闪进入大,在察看一番没有任何异常后,便给冷寒烟传信让她进来。

    冷寒烟利落的闪进来,轻飘飘地落在飞絮边,有些不满的挑眉低声道,“飞絮,下次再这样,小心我回去收拾你!”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飞絮闻言,白了她一眼,便准备往前继续探路,谁料子却被冷寒烟一扯,就这样一个闪神,便被冷寒烟抢了先,她无奈的摇头叹息,而后便认命的跟了上去。

    她怎么不知道冷寒烟是在怪自己没有好好保护自己,以往这种事,都是冷寒烟在前面探路,而她躲在后面等着的,今她只不过是急着想救出唐小鱼与唐小七,才一时忘了这一点,没想到冷寒烟还记得,竟还对自己发了火,越想越觉得这丫头有些可

    “前面有些不对劲。”正向前走着的冷寒烟突然间停下,她伸手拦住飞絮,压低声音道。

    “怎么了?”视线被冷寒烟全部挡住,飞絮完全看不清前面到底是什么况,只能出声询问。

    冷寒烟狐疑的向前探了探道,“似乎,有人在打斗!”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内中传来一阵阵打斗声,而且听那声音与那阵势似乎二人打得很是激烈,她转头好奇地看向飞絮,睁大双眼问道,“谁会在这个时候,在皇宫里与人打斗?!”

    “我倒想知道,是谁这么厉害,竟然与狮王打斗?!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在争斗呢?看这样子似乎是想斗个你死我活一般?!”飞絮亦无奈的一摊手,她们来得真不是时候,本来想找唐小鱼与唐小七的,现如今却碰上了狮王与人家打斗,哎,这下子她们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坏人,还我娘亲的命来!”正当飞絮与冷寒烟琢磨着要不要进去看看的时候,内中突然传出一声冷喝,那与狮王打斗的人竟然是唐小七?!

    这下子二人一下子便怔住了,真没想到,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唐小七竟然有这么强的力量,只与狮王相斗还不落下风,而且掌风凌利,现在看上去,倒像是狮王渐渐处于下风!

    “是小七!他竟然跑这里来了!”冷寒烟一惊,便要起冲上前去,却被飞絮拦住,飞絮小声道,“就算小七现在与狮王斗得不相上下,但时间一长,小七只怕会无以为继,所以我们现在要想个办法,既能将狮王重伤,又能救下小七!”

    “你说的是,声东击西?!”不等飞絮解释,冷寒烟便率先开口道,她兴奋的打了个响指道,“好久没能与你一起行动了,今就看看我们之间的配合到底有没有生分吧?!”

    飞絮白了一眼似火的冷寒烟,真心无语了,这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个样子,真是受不了,她摆摆手道,“我数到三,我们一起冲出去,记住要快!”

    “一!”飞絮与冷寒烟分开,一个在左,另一个在右,二人同时转头看向对方,“二!”

    待二人站好位置,做好准备之时,飞絮压低声音冷冷地道,“三!”

    ‘三’字声音未落地,飞絮与冷寒烟便同时冲了出去,齐齐从两个方向冲向内,刚冲进内便被内的强大结界给震得向后同时退了一步。

    飞絮与冷寒烟对视一眼,同时再向着那结界冲过去,却再度毫无意外的被震了回来,二人见状大急,都不由自主地看向结界中的二人,唐小七与夜羽瞳打得正激烈,都没有发觉结界外多了两个人!

    “还我娘亲的命来,你个坏人!”唐小七边攻击边冷声低吼道,他手上动作不断,小小的子竟腾空而起,而小脸上除了愤怒再无其它神色,一点点吃力的感觉也看不出来。

    夜羽瞳则冷哼道,“若不是看在你是鱼儿的儿子的份上,我早就要了你的小命,不要再胡搅蛮缠了,若还想让你娘亲活过来,就给我住手!”

    “你把娘亲都杀了,还有脸说这些话,混蛋,拿命来!”唐小七被他的话彻底激怒,手上突然凭空多出一把紫色长剑来,他反手就将长剑刺入夜羽瞳的前,而后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夜羽瞳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再低头看看自己前的长剑,“你怎么会有你娘的剑,不对,你怎么可能召唤得出天女之剑?!”

    “废话少说,拿命来!”唐小七不理会他,径直将长剑拔出,再度往他的脖子处刺去。

    这一次夜羽瞳再不迟疑,反手亦召唤出自己的黑色长剑,他一个利落地旋,便将唐小七的紫色长剑隔挡在外,而后二人你一招,我一式的打得不亦乎。

    结界里面的人打得正,结界外的二人已经急得不行了,她们眼睁睁的看着里面的那两个人只顾着打斗,却不顾着唐小鱼的生死,唐小七不是说他娘死了么?!

    那么危急的时刻,这两个人怎么还光顾着打斗呢?!

    飞絮急了,正动手破坏结界,却听到后传来一声悲天悯人的叹息,她与冷寒烟同时转过去,只见一白衣的白子期凭空出现,他踏云而来,脚下一步一生莲,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子也似乎受了伤一般的在落地的时候颤抖了下。

    飞絮见状,急急上前刚要开口询问,却被白子期挥手阻拦,他大步走到结界前,轻轻挥手便将结界破坏掉,而后对着正在打斗的二人轻轻推了一掌,夜羽瞳与唐小七便同时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袭来,不由己的同时后退数步,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被白子期隔开来。

    “你!”夜羽瞳正上前,却被冷寒烟拦住,她冷笑道,“想跟师父打,还是先过我这一关吧!”

    唐小七一见到白子期便突然大哭起来,他收起紫色长剑,小跑着扑到白子期的怀里大哭起来,“师祖,呜呜呜,师祖,快救救娘亲,娘亲被那个坏人害死了,呜呜呜,她都不理小七了!”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