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离死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夜惊讶的收回手,怒气冲冲地转头瞪向唐小鱼,却见唐小鱼与唐小七母子二人正相依相偎,一副很是安静祥和的画面,让人很难跑过去破坏,于是他再度转头看向婕儿。

    “白夜,我已经死了,你还不明白么?”婕儿无力的看着眼前的人,白夜,这个她用尽一生力气去的人,如今还是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或者真的是自己太过异想天开吧,哎!懒

    白夜闻言大怒,他想要抱住她,想要抓住她的子拼命的去摇晃,可是,现在的他却是那样的无能,连触碰到她都没有办法,他颓败地低下头去,“婕儿,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为什么会死?又是谁杀了你!”

    “白夜,如果真的要论是谁杀了我,是你!”婕儿说着,眼神一变,冷笑着看着他,“若不是得太苦,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生还的机会,救不救姐姐,选择权在我,所以,若我不想死,还是可以不死的,但是,我继续活下去又有什么用呢?得那么无望,比绝望还要伤心万分,白夜,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还有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你了!”

    “不,不是这样的,婕儿,不是这样的!”白夜闻言,如遭雷击,面色灰败着后退了几步,苦笑着抬起头来道,“都怪我,确实是我一手毁了你,是我亲手掐死了你的希望,所以你才会恨我恨到要去死的地步,婕儿,对不起!”虫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白夜,你我缘分已断,若有来生,我愿再也遇不到你,这样就不会上你,更加不会绝望!”婕儿释然一笑,是啊,若有来生,定不要上他,最好不要遇到他,那样的人生才是她最幸福快乐的人生吧!

    “婕儿,今生我明白得太晚,希望来生,我们可以早点相遇,然后相,我白夜以狐族太子的份发誓,以后的生生世世,白夜都愿与婕儿结下缘分,从相遇到相知,最后相到老!若违此誓,永不超生!”白夜正色看向婕儿,认真地将自己的心意表达给婕儿听。

    婕儿听到这话彻底震惊了,他不是最讨厌自己的么,他不是不喜欢自己么?

    可是为什么,他竟要立下这样的誓言,要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不可以随便立誓的,那样如果违背,真的会应验的!

    “为什么?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你又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泪流满面的看着白夜,子开始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白夜见状一惊,慌忙将自己的心意道出,“其实,在你说出那是最后一面,最后一次求我的时候,我的心便已经明白了,只是当时没有机会向你说明,婕儿,我你,是真的你,我从没想到自己竟会得这样深,若不然,你每次交给我的事为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办,去完成呢?!小傻瓜,只是我明白得太晚,竟错过了与你在一起的最佳时机,婕儿,奈何桥前一定要等我,我会去找你,然后我们一起投胎,来世我们要做一对最恩的夫妻,好不好?!”

    “白夜,不!”婕儿听他这样说,已经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心中震动不已,但是她还是很理智的阻止了他,因为她算到白夜这一世一定会是狐族的王,她不能因为自己而自私的让他那么早死,“你不可以因为我的离开而自寻短见,你要答应我,要等到你寿终正寝的时候,你才可以离开,不然的话,我是不会等你的!”

    “可是那样会让你等得太久,婕儿,我不忍心!”白夜伸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想为她拭去泪水,可惜的是,他的手仍旧只能在她的体中穿透而过,不能触碰到她半分。

    婕儿摇摇头,破泣为笑道,“傻子,我都等了这么久了,还怕再多等那么些年么?只要知道你的心意,我就已经满足了,白夜,你一定要答应我,要成为狐族的王,要好好活着,不然,别说来世,就算以后的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让你找到我的!”

    “婕儿!”白夜叹息着深深望着她,想将她的样子印在脑海中,她的影渐渐透明,即将消失不见,他一惊,大喊道,“唐小鱼,快过来,将婕儿的影留下,我不要失去她!”

    闻声,唐小鱼立刻拉着唐小七跑了过来,待她看到即将变得透明的婕儿的时候,也是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婕儿问道,“婕儿,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将你的子重新显现,并没有……”

    “姐姐,不关你的事,婕儿的寿命已经到了,如今能再度见到白夜,知道他是我的,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婕儿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那生生世世永相守的誓言将会是婕儿听过最最让人幸福的话!”婕儿说着说着,伸出手去,竟奇迹般的触到了白夜的脸颊,她留恋的深深看着他,想要将他的样子刻在脑海中,“夜,我会等你,但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为了我,好好活下去,奈何桥头,三生石边,婕儿会一直等到你来,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离开,好不好?!”

    “好!”白夜强忍住伤心,伸手握住她的手,眼睛一阵酸涩,那强行压制的泪水还是夺眶而出,声音颤抖着道,“婕儿,我会听你的话,好好活着,等到我寿终正寝的那,我一定会去找你,等我!”

    “夜,再见!”婕儿说完,便转头看向唐小鱼,她还有很多事都没有告诉唐小鱼,还有很多事都没帮她,她还有很多心愿没来得及完成,但一切都来

    不及了,唯一让她欣慰的是,白夜竟是自己的,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张大嘴巴,“姐姐,如果白夜遇险,请你一定要救他一命,还有…………”

    她的话没说完,子便彻底的消失在原地,那点点如星光般灿烂的光点一点点地飞向半空,原本七彩的子如今已经完全消失,白夜看着消散在空中的星光,心痛得竟无法呼吸,他捂住口,嘶哑着嗓子大喊道,“婕儿,等我!”

    “婕儿,等我!”

    “婕儿,等我!”

    一声声的呼唤响彻在中,不时的回响着,唐小鱼亦难过的哽咽着道,“婕儿,姐姐会帮你照顾好白夜,你放心的去吧,今生你以命保护姐姐,姐姐也会以命保护白夜!”

    “姨娘!”唐小七看着那已经消失不见的婕儿,突然间大喊出声,而后,他便转抱住唐小鱼大哭起来,“娘亲,姨娘去了哪里?姨娘不要小七了么?”

    “小七乖,你姨娘不是不要你,只是她去了很遥远的地方,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唐小鱼突然间心生安慰,婕儿的牺牲与付出都得到了回报,白夜是她的,小七也将她当成了亲人,所以婕儿你不是孤单的,你还有我们!

    “多谢姑娘对婕儿的成全!”久久才回过神来的白夜转头抱拳看向唐小鱼,之前对她的怨怼都化成了感激,若不是她,怕是自己连婕儿的最后一面都没有办法看到!

    唐小鱼摇摇头,“若不是因为我,婕儿也不会死,所以,该道歉的人是我!”

    “不,将婕儿到死路,并最终让她下定决心去救你而牺牲生命的人是我,若不是我的绝决,她不会选择去死,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我只想按照婕儿的心意继续活下去,夺得狐王之位,还望姑娘可以出手相帮!”白夜说完,指了指中央的位置道,“上古神器便在那里,姑娘可以随时取走!”

    “其实,现在婕儿离开了,我也没有地方可去,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们母子就先借住一段时间,待帮你登上狐王之位之后,我们再带着神器离开,你看如何?”唐小鱼想了想,婕儿最后的心愿是要白夜夺得狐王之位,而自己现在也不急着报仇,不如先留在狐族得了!

    白夜想了想道,“姑娘留下来并无不妥,只是,可能需要姑娘配合一下,也有可能会委屈了姑娘!”

    “你且说来听听!”唐小鱼一听他的态度完全改变,心里不觉一愣,心想这还真是神奇,这个不可一世的狐族太子竟然因为婕儿而对自己恭敬起来。

    白夜想了想,又看了看唐小七道,“若是二位不介意的话,以后住在太子中便以太子妃与太子的儿子的份自处,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