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南宫浅风

    “难道小七他……”唐小鱼最不愿意这样想,但是连婕儿也感应不到小七的气息,那这样只能说明小七他不在人世了!

    婕儿摇摇头道,“不会的,虽然感觉不到少爷的气息,但是婕儿却可以肯定,少爷还活在这个世上!”懒

    “那他们会把他藏在哪里呢?”唐小鱼有些急了,若是再找不到唐小七,她真的会疯掉的,她承受再多也就算了,毕竟她是大人了,小七还是个孩子啊!

    “什么人胆敢光天化之下闯入皇宫!”一道略显薄弱的声音响起,唐小鱼与婕儿同时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异常漂亮的少年此时正持剑而立,美眸圆瞪看着二人。

    唐小鱼打量了下眼前的少年,心里大概有了个谱,她冷笑道,“闯入皇宫,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闯进来的?”

    婕儿则冷静地站在她后,一言不发,她只是个跟班的,而且还是个游魂,一般人是看不到她的,即使说话也听不到,所以她便不说只听。

    “你个刁妇!”少年闻言,冷声大喝着便冲了上来,手中的剑竟挥舞得似模似样的。

    见状,唐小鱼冷笑着站在原地不动,她就看看这个少年到底有没有真本事,这么容易就能被激怒的人,真是太好收拾了!

    少年的剑还未举起,他便突然倒地抽搐起来,原本苍白的肤色现如今突然变得红通通起来,他的嘴唇开始不住地哆嗦,唐小鱼见状大惊,这不是羊癫疯发病的症状吗?虫

    这样任由他下去可不行,他会死的,虽然唐小鱼已经大概猜出了这个少年是谁,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见死不救,于是她迅速的折断旁边的一截树枝,将少年的嘴强行掰开,把树枝塞进少年的口中,而后又迅速抽下自己的腰带,把少年的手跟脚都绑在一起,这才放下心来,但她还未起,便感觉到后突然一股劲力袭来,她眉头微皱,不悦地连子都懒得起,将周的气在瞬间凝成结界,将那股力道震开,而后慢悠悠地转过头去,便看到一张愤怒的俊脸!

    “放开我儿子!”南宫浅风冷冷地盯着唐小鱼,他竟没料到这女子有这么强的实力,形未动,竟在瞬间凝成结界将自己的全力一击给震开!

    “放开你儿子,你儿子就死了!”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唐小鱼很无语的想要转离开,对于这个人,在没找到小七之前,她不会动他一根汗毛,但只要找到小七的那便也是他南宫浅风的死期,想到此,她的眼神倏地冷了下来,周的真气流转也更加强了起来。

    “你到底是何方妖女,快放了我儿子!”南宫浅风见她一直绑着少年,而她则只冷冷地盯着自己,不免有些疑惑,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恨意?

    是的,恨意,她所爆发出来的是浓浓的杀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她会想要杀了自己,而且还是这么强烈的杀意?!

    “妖女?!哼!”唐小鱼听他这样说,冷哼一声,抬眼瞟了他一眼道,“我若是妖女,就不会绑着他了,一点常识都没有,你儿子这是病发了,你却说是我在害他,果然不愧是谋杀亲子的虎王啊,见到什么事都只凭自己的主观意识,若是小七有任何闪失,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你到底是何人?什么小七?又为何不放过我?!”南宫浅风被她说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只觉得这初见的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仔细一想脑子里就会混乱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

    唐小鱼不再理他,转头看向躺在地上渐渐平静下来的少年,她深深地望着眼前的人,这个人就是小七为之牺牲的人,但他这个样子自己又实在下不了手去杀了他,杀了他又有何用,当时伤害小七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南宫浅风,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她唐小鱼做人从来不会怨天尤人,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她只会找到那个最原始的人,然后再去把所有的一切都报复给那个人,其他无辜的人她不会怪罪!

    见唐小鱼不理自己,南宫浅风面色一变,很不悦地瞪了一眼唐小鱼,而后便走到少年边正解开绳子,却见少年竟然冲着自己摇摇头,那意思竟是让自己不要解开,他诧异的看着少年,再看看唐小鱼,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诺儿,为何不让父王替你解开绳子?”看了少年良久,南宫浅风终于无奈的叹息一声,蹲下子问道。

    少年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后转头看向站在原地的唐小鱼,那目光里充满了感激与更加复杂的绪。

    唐小鱼不想再理会这父子二人,一个比一个惹人心烦,她抬步走,却听到少年突然出声,“呜呜呜!”

    她诧异地转过头去,对着少年问道,“不要走?为什么?”

    南宫浅风与婕儿同时转过头去看向唐小鱼,因为这三个字根本连发音都正确,她却听清了,这真是奇怪,而少年也没有反驳她,只是一直盯着她看。

    “呜呜呜呜呜……”少年一连呜呜了好久,而后便转过头去不再看她,那模样竟似害羞的孩子一样。

    听完他的话,唐小鱼立时头大了起来,她抚额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要谢我的救命之恩?!”

    “嗯!”少年闻言,欣喜的点点头,而后激动的看着她。

    唐小鱼则摇摇头道,“对不起,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你的,因为,你和我之间没有恩,只有仇恨,还有,你这位父王,他

    伤害了我的儿子,所以我更不会接受你的什么救命之恩,如果你真要还恩,那便告诉我,唐小七在哪里?!”

    少年拧眉不解的看着她,而后头一歪,似乎在问唐小七是谁?!

    这下子,不仅唐小鱼郁闷了,连婕儿也有些不解了,为什么眼前的南宫浅风与少年竟像都不知道唐小七这个人一样?!

    难不成,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人短时间内失忆吗?

    还是她与婕儿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中,然后这个时空里的人都不知道另一个时空所发生的事

    越想越乱,唐小鱼摇摇头,伸手指着南宫浅风道,“南宫浅风,你不记得不要紧,你把我儿子放了,我便不与你为难,但是如果你敢杀了小七的话,我一定会…………”

    “你儿子是谁?我儿子是诺儿就在这里,还有,本王什么时候伤害过你的儿子?把事说清楚!”南宫浅风冷冷地斜睨着她,一派虎王的作风。

    “南宫浅风,你以为你装装失忆就可以将一切一笔勾销了么?!”唐小鱼闻言大怒,她冷冷地伸手一挥,手中光芒大盛,一柄长剑便出现在她手中,直指南宫浅风,“我本来以为,你会顾念小七与你的父子之,我与你的夫妻之,虽然我一直没有把你当成夫君,但是,你与我毕竟夫妻一场,小七他再怎么说也是你儿子,你竟然下得了这么狠的手,还有,”她说着说着,面色渐渐黯淡下去,声音中透着丝丝愤怒与寒意,“还有,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她都还没有出世,才一个多月的孩子就那样被你杀了,你真的好狠!”

    “你……说得都是真的?!”南宫浅风狐疑的看着她,虽然不敢相信她的话,但是见她愤怒的模样亦有几分相信,因为自己曾经生过一场大病,失去了部分记忆,虽然蝶飞说自己根本没失忆,但他总有几分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让自己忘记了?!

    一直的怀疑如今终于有了确切的证据,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她离开的!

    “那你觉得都是假的?!”唐小鱼听他一直这样说,愤怒越发的浓了起来,她再不多说,举剑便刺,这个可恶的家伙,真是想找死!

    南宫浅风见她冲了上来,下意识便要去挡,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不是会是她的对手,那么如何才能将她留下呢?

    他灵机一动,子一倾,便顺利躲过她的剑,而后单手环住她的腰,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只手迅速封住她各大要,就在一瞬间便成功制服了她!

    软软地无力的靠在南宫浅风怀里,看着他那得意的模样,唐小鱼就一团火气,这男人几天不见,一直跟自己装失忆也就算了,竟然还敢使出如此下流的招数,看她怎么收拾他!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