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期,一期一会

    刚刚云峥说出他自己的名字时,她的脑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个小男孩的样子,但是因为太快,所以她根本看不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小男孩与之前和自己说话的小正太是两个人!

    “你又想起他了?”云峥闻言,冷冷地白了她一眼,而后突然脸色一变,伸手便握住她的手,将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一探脉立刻面色大变,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被人下了这么重的药来小产?!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心!”懒

    “姐姐她,是被……”婕儿正想说出实,却听到唐小鱼淡淡的道,“他害死了我的孩子,又伤害了小七,还让我受到这么大的重创的这笔帐,我都会一一讨回来的!”

    “到底是谁,是谁这么狠心这样伤害你!丫头,告诉我,我虽然不如你,但是这世上普通人却并不是我的对手!”云峥说着,便用力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我跟你不熟,你不用表现得这么紧张!”唐小鱼凉凉地丢过去一句话,而后便转走到婕儿面前,以眼神示意婕儿,是该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婕儿想了想,点点头,在心里道,留下,因为夜羽瞳已经搜过这里了,就不会再来,而别的人也不一定会来这里找,所以暂时留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唐小鱼在得知了婕儿的想法之后,便转头看向云峥道,“我和婕儿可以留在这里吗?我们只需要住一段时间,你如果需要什么…………”虫

    “丫头,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生疏了?还是说,你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谁了?”云峥闻言,好奇地打量她,她的样子与小时候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那一头紫发让她更加的妖娆妩媚,比小时候更美上万分,他真没想到,小时候那个不可一世的小丫头,竟然会长成这个样子!?

    “你只管告诉我,愿不愿意让我们住吧?”唐小鱼有些不耐烦起来,她的子还有些虚弱,虽然力量强大了,但是刚刚小产的子怎么可能会在瞬间恢复,所以她必须尽快休养,然后拼尽全力去救小七!

    “这里本来就是你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啊!”云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她,而后道,“丫头,给你师父带个讯,让他回来吧!”

    “师父?”唐小鱼的脑中渐渐出现这样一个人来,一雪白无瑕的白袍随风轻摆,那人似乘风而来,姿俊逸,单手自然垂在前,另一只手则负于后,乌黑如瀑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肩头,发尾以白色发带轻轻系了,那一副如仙如神的俊颜是任何人看了都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的!

    “你不会真的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吧?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云峥好奇的看着她。

    唐小鱼想也不想的道,“唐小鱼啊!”

    “没错啊,小鱼是你的名字,只是大家一直都叫你丫头,没人叫你名字,你姓唐?你师父倒是没说过!”云峥闻言,更加好奇了,为什么他感觉唐小鱼似乎与以前完全不同,但又有些格是相似的呢?

    “我师父叫什么名字?”唐小鱼沉浸在那样一副美好的画面中难以自拔,只是无论她怎么想,都记不起师父的名字,让她很是急躁!

    “白子期!”云峥深深地望着她,一字一字道。

    “白子期?一期一会,一生一世一双人?”唐小鱼无意识地念出这句话来,而后突然间便泪流满面,为什么,一听到这个名字会让她如此的痛苦,心里好难过!

    “你想起来了?”云峥见她反应这般强烈,便凑上前去询问,却见唐小鱼眼睛慢慢闭起,子一软,倒落下来,他立刻伸手将她抱住,摇头轻叹道,“哎,你现在子这么虚弱,我本不该这样急着让你找他,但是,你可知,他为了你付出了多少?!”

    唐小鱼安静地睡在他怀里,毫无意识,眼角却不断地流出泪来,一滴滴都落在了云峥的心里。

    婕儿亦难过的看着她,轻声安慰道,“姐姐,不要这样,你这样子的话,等你恢复所有的记忆之后只会更难过!”

    云峥叹息一声,便将唐小鱼抱回石上,转头看向婕儿道,“可否帮我一个忙?!”

    “请说!”婕儿正色看向他,却仍不时担心地看一眼唐小鱼,“只要我能帮的,一定会帮!”

    “将鱼儿的师父唤回来,你的上有一种东西可以唤回他来,但是,却会对你有所损伤,我会以这个来与你交换,这只续神珠虽不能让你重新活过来,但却可以让你多在世间流连一段时,你现在的样子只能撑到鱼儿子痊愈,你可愿意与我交换?”云峥认真的看着她,并未以强威,而是商量的语气来征求她的意见。

    “好,我愿意!”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太好了,说不定还可以再见一次白夜,婕儿想着便很开心的将自己的东西交给云峥,而后吞下那颗续神珠,顿时感觉到子一重,似乎像恢复了实体一样。

    “这颗珠子只要被人服食了之后,就会开始进入毁灭阶段,所以,若这颗珠子消失了,你也就会跟着消失,对于这一点我很是抱歉!”云峥接过她的东西,满脸歉意的道。

    婕儿摇摇头,笑着道,“其实我该谢谢你,因为这颗续神珠可以让我活得更长一些,可以留在这里更久一些,我一直有个遗憾,看来这次还因祸得福了,姐姐的福气真是深远,这样也能影响到我!”

    “是啊,师

    父说过,她是福气的存在,谁与她在一起久了,就自然会得到福报,我能成为人人口中的神医全赖她一句话,只一句话竟然也能改变我的人生,真是让人不敢置信!”云峥说完,便开始拿起婕儿的那个东西,口中念念有词起来,不多时,他大喝一声,手中大放异彩,山洞被光芒照亮,一道白光渐渐出现在半空中,那白光越来越盛,竟压过了云峥手中的光芒,而后两种光芒碰撞在一起之后便突然全部消失不见,山洞中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婕儿惊讶地看着眼前那仙气飘飘来的人,此时的他正负手而立,背对着婕儿与云峥,他深深地叹息一声,转过来后摇头道,“云儿,你擅自与人交换东西,以后会引来天劫的!”

    “师父,云儿不怕,只是丫头她子太虚,即使我为她调理也是会有所缺憾,所以不得已之下只得请你回来!”云峥见状,立刻跪下行礼道。

    婕儿亦对着白子期恭敬地福了福子,“婕儿见过师父!”

    “都起来吧。”白子期淡淡的开口,伸手在半空中虚扶一下,婕儿与云峥便同时被他扶了起来,婕儿震惊地看着他,云峥却像是习惯了一般的站起来便走到山洞外去寻找他所要的药草去了。

    “可有什么需要婕儿帮助的?”婕儿见状,亦出声询问道。

    白子期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手一挥,一颗丹药便径直飞到她面前,停在半空中,“这药是可以帮助你吸收天地之气的,你的游魂之向躯现如今只能由续神珠所支撑,太过虚弱,你吃下这丹药,平里多吸收一些天地之气,自然可以多些稳固之本!”

    “谢师父赐药!”婕儿闻言,又是一震,她的福气果然源源不断的来到,自己这样的付出竟然会得到这些回报,真是太感动了,想到此,她要为唐小鱼而付出的心意更坚定了!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云儿擅自与你交换,本就是他不对,以后你千万不可再如此轻易与人交换,否则后患无穷,你先出去打坐吧,我有些事要与鱼儿说。”白子期说着,一撩衣摆,坐在石边,深深地望着沉睡中的唐小鱼。

    “婕儿告退!”婕儿看了眼白子期,便转离开山洞,在洞外不远处盘腿而坐,开始吸收天地之气!

    山洞中,白子期深深地看着唐小鱼,良久之后,他才颤抖着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叹息道,“我的鱼儿,你终于回来了,师父找了你这么久,差一点就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师父~~~”唐小鱼无意识地轻声唤着,却让坐在边的白子期子一震,他苦涩一笑道,“是啊,我是你的师父,这一生,上一世,都只是师父而已,可是鱼儿,你知道吗?我最不想当的便是你的师父啊!”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