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野种不能留着

    南宫浅风,我不会原谅你,如果小七因此有什么闪失,我即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将你杀了泄恨!

    唐小鱼恨恨地瞪着南宫浅风,别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弥补你对小七的伤害,不会,我唐小鱼在此发誓,只要我不死,便绝不会放过南宫浅风!

    待小七的脸色渐渐恢复后,南宫浅风这才收功,将已经痛晕过去的唐小七抱起来放在上,“我去给诺儿治病,你与小七都先休息一下,”想了想,南宫浅风又抱起小七道,“还是送他到坤宁宫去吧,留在这里万一他醒了会闹着找娘亲的!”

    听完这话,蝶飞立时面色一变,他竟然这样说,难道自己想错了,南宫浅风竟有意留唐小七一命,而不是因为自己的求,可恶!

    待南宫浅风抱着唐小七,拿着取好的骨髓离开之后,蝶飞便唤出璃玥来,将唐小鱼弄到她面前来。

    “这么痛苦啊?只可惜,你的痛苦还没结束呢!”蝶飞说着,便将前的一碗药端了过来,递给璃玥道,“喂她喝下去!”

    “这是什么?!”唐小鱼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说话了,于是她立刻恶狠狠地瞪着蝶飞道,“虽然伤害小七的人是南宫浅风,但是你也逃不了,蝶飞,你等着,只要我唐小鱼不死,你以后绝不会好过!”

    “哦?那我等着,只是你得有命让我等才行啊!”蝶飞似乎很满意她现在的样子,她冷冷地瞟了一眼璃玥道,“还不喂她喝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唔唔…………”唐小鱼话还没说完,便被强行喂着喝下那一碗不知名的汤药!

    见她终于喝完了,蝶飞这才笑着道,“哦,差点忘了告诉你,这是风准备的,给你喝的,你是不是感觉到肚子很痛啊!”

    “你!”刚听完这话,唐小鱼便感觉到腹中一阵绞痛,而后下一,她立刻恍然大悟,却已经晚了!

    “别人不知道,我却是知道的,璃玥将你带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又有了孕,那又怎么样,风说了,你的孩子都不是他的孩子,这个野种说不定是狮王的,也说不定是那个什么狐族太子的,所以不能留,而唐小七,你别以为风是想留着他,风只是觉得我们的诺儿子没有大好之前,那个做为药财的唐小七不能死罢了,因为诺儿还需要更多的药才能活下来!”蝶飞说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到最后竟仰天大笑起来,神渐渐疯狂。

    璃玥适时地出声提醒道,“主子,该把她丢出去了!”

    “哦,对啊,你个已经被废了的皇后,还怀着别人的野种的人怎么可以继续留在皇宫?!”蝶飞闻言,收住笑意,冷冷地吩咐道,“璃玥,将她给我杀了,丢出去,越远越好,省得看着碍眼!”

    璃玥听令带着唐小鱼出去,刚要出手杀她,却突然感觉到口一震,她惊讶地瞪大双眼看着那下血流不止,却冷笑着站起来的唐小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道,“你!”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