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取他的骨髓

    “风,你不必为我担心了,咳咳,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蝶飞边咳边深深地看着边的唐小七,眼神温柔而又怜悯,“多可的孩子,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不该这样对他!”

    “小七他……”南宫浅风刚刚开口,被搁置在屏风结界后面的唐小鱼便醒了,当她听到南宫浅风的声音后,立刻瞪大双眼,她虽然在屏风后面,却可以透过屏风看到眼前的一切,当她看到上躺着的唐小七时惊然大喊,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发声,而子却也不能动,却可以看到听到所有的一切!

    “小七他虽然是我的孩子,但是他的出生就是为了救我们的儿子,所以,我必须这么做,只是可惜没能将唐小鱼找来,不然就可以治好你的病了,蝶儿,对不起!”南宫浅风深深地看着蝶飞,不是他抓不到唐小鱼,而是他现在很不愿意伤害她,因为他已经明白,自己对唐小鱼的感觉是,他突然便感觉到自己很对不起蝶飞,竟然会在她重病的时候,上另一个人!

    “可是小七也是你的孩子啊,你这样做,小七会死的,万一再救不活我们的儿子,那岂不是……”蝶飞知道唐小鱼已经在听在看了,于是她便可怜兮兮地挣扎着起,伸手轻轻抚过唐小七的脸颊,“小七还这么小,怎么可以让他这样牺牲!”

    “我不会让他有事的!”南宫浅风正色道,是的,他的儿子,不论是和蝶飞生的,还是和小鱼生的,他都不会让他们有事,虽然抽小孩子的骨髓会很痛,但是,他却在刚才进入宫前提前给小七喂了颗自己元丹所炼化的保命丹,只要吃下这个,小七既不会死,更可以达到洗髓练精的奇效,虽然要取他的骨髓是伤害他,但是自己喂给他的丹药却可以让小七在体恢复之后很快的恢复,还有,小七的法力会在瞬间提升,这些都是他对小七的补偿,他南宫浅风的儿子怎么可能白白受伤!

    蝶飞听他这样说,心下稍安,南宫浅风还是在乎自己和儿子的,她可以放心了,眼下就差唐小鱼了!

    “诺儿那边,我会派人去照顾,你就好生养着,我来取小七的骨髓!”南宫浅风说着,便作势要起

    蝶飞重重一咳道,“风,我还是看着你取吧,万一你……”万一你心软,不肯取了,那岂不是功亏一溃么?!

    唐小鱼到现在终于听清楚了他们的意思,原来自己只是一个生子机器,他们需要一个孩子的骨髓来救他们的孩子,而自己的儿子小七就成了这个无辜的可怜孩子,他们竟然要取小七的骨髓!

    不,她奋力挣扎,却怎奈子一动也不动,张大嘴巴想要让南宫浅风住手,但是她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她的泪水渐渐迷糊了双眼,她的心好痛好痛,不要,不要这样对小七,如果有什么需要做的,需要牺牲的都来找她!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