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清界限

    “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而且那件事……”婕儿抬头看了看白夜,神色复杂的深深凝望着他,那件事是会付出她命的,却是必须由她来做的事,因为这就是她自己的命,想到此,她释然一笑道,“那件事是必须由我亲自做的,别的人都没办法做到!”

    “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白夜见状,皱眉冷声喝道,他一向以为,她对自己的迷恋只是一时的,却没想到,她会追着自己这么多年,而在他刚刚对她动心的时刻,她却以为种方式想要将自己推开,她的好,她的笑,以及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在脑海中闪现,让他没人办法接受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没有啊,我只是,累了,倦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以后就划清界限,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她痴痴地望着他,而后伸手将自己准备了许久的香囊递给他道,“这个就当是我送你最后的礼物吧!”

    “婕儿!”白夜冲上前去,伸手想要拉住她问个明白,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见面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厌烦,反而觉得很是不安,因为,他从此就再也不可能和她相见了,这是她说的,她是还魂族的预言师,她的话从来都很准!

    而他,现在恨死了这个该死的预言!

    婕儿的影渐渐消失在半空中,她以血咒召唤白夜,自己也就可以得到暂时的法力,足以就会一切况,但是,这种法力却是有时限的,一旦到了时间,她便会失去法力,失去一切,甚至失去生命!

    白夜正想追上前去问个清楚,却突然间听到了婕儿的声音,“少爷名叫唐小七,这是他的影像,他现在正被抓去虎国皇宫,若你赶不及在他进入皇宫前救下他,便在他受伤之后将他救走,记住,一定要把他带往那个地方,那是他唯一能去的地方!”

    “婕儿,你到底在做些什么?”白夜听完她的话后,便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香囊,低声自问道。

    而后他便寻着婕儿给他的线索,奔向了虎国皇宫中。

    皇宫中

    南宫浅风一脸沉重的看着正躺在上,奄奄一息的蝶飞,她的病越来越严重,这两竟然连续咳血,而她真正所担心的却并不是自己的病,而是他们的儿子!

    在南宫浅风与唐小鱼行·房前,蝶飞便产下了南宫浅风的长子,但是因为蝶飞的体太过虚弱,所以连同小宝宝也受到波及,而唐小鱼则是那个可以救小宝宝,还可以救蝶飞的千年一遇的异世之人。

    这些都是蝶飞算出来的,她是蝴蝶一族的预言师,这个世界中,每族都有一位预言师,但大多数预言师都会选择对所有的事缄口不语,而蝶飞为了帮助南宫浅风夺得皇位…………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