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化的病情

    皇宫中

    “一群废物!”南宫浅风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众军,“皇后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看不住,要你们何用?!”

    “请皇上息怒!”众军们闻言,便都惭愧的低下头去,齐声道。

    南宫浅风一扫众人,挑眉冷笑道,“息怒?!哼,都滚出去搜寻皇后的下落,记住,一定要完好无损的将皇后与太子带回来!”

    “是!”众军领命,纷纷恭敬地退下。

    “风,她这样一再的逃离不是什么好事,那件事是不是要提前?”蝶飞自转角处走出,面色微冷,一听到唐小鱼带着唐小七逃离的消息,她便第一时间来到南宫浅风这里,原以为这是个误传,却没想到,这次真的让他们逃掉了!

    南宫浅风转过头来看着她,走上前去,轻轻将她拥进怀中,略有些责备的看着她道,“都跟你说了,不要随便出寝宫,万一你的病加重怎么办?”

    “风,我没事,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蝶飞说着说着便开始激动起来,她那原本粉嫩的小脸渐渐呼吸困难,血色顿时消失不见,惨白的脸上满是骇人的斑点,子软软的倒在他怀中。

    见状,南宫浅风大惊,立刻将她打横抱起,放到软榻上,便开始为她运动疗伤。

    许久后,蝶飞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南宫浅风收起功力,将虚弱的蝶飞揽在怀中,柔声问道,“蝶儿,可感觉好些了?”

    “风,你不该再浪费真气来为我治病,这病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再这样下去会有损你的修为的!”蝶飞难过的抽泣起来,她的病一直带给他的都不是好事,现如今他还因为她而浪费真气,还有,要做那件人神共愤的事,若不是真的自己,他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对于南宫浅风的脾,她最是了解,为青梅竹马,又与他经历过了那么多的风浪,她又怎么不了解,若不是事将他到绝境,他是绝不会做出伤人的事,而自己却成了他做出这种事的原由,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蝶儿,不准你这么说,你与我青梅竹马,而且你我的感又怎么可以跟这些真气相提并论,更何况,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她一回宫,我便开始!”南宫浅风说着说着,便有些眼神闪烁,对于那件事,若不是非要这么做,他也不会去做的,但是,一想到若是因此而出了人命,他真的会自责的!

    若是有可能,他不会选择这种,以命换命的方式,但是,看着蝶飞那渐严重的病,他又怎么可能再坚持得下去?!

    “风,若不然,你就放弃吧!让我自生自灭好了,这本来就是我违抗天命所得的结果,你再帮我就是逆天,我不要你做这样大的牺牲!”蝶飞抱住他,眼神闪烁间,竟露出点点寒光!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