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干抹净计划

    “唐!小!鱼!”南宫浅风这次是彻底怒了,这丫头明明已经是自己的人了,还和自己有了个五岁大的孩子,为什么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抵触自己,难不成她真的喜欢那狮王?!

    想到此,他挑眉问道,“鱼儿,是本王帅还是狮王帅?!”

    被他如此跳跃的问题问得一怔,唐小鱼松开手,仰起小脸来,认真地思考起来,她不时地皱眉,好像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样。

    看她如此认真的去思考,南宫浅风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冷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个抖,这小丫头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他见她想了那么久还没个答案,有些急了,毕竟一男一女如此赤着子相对,很难让人没有那个冲动,若是她敢回答得不合自己心意,那么他就有理由把她吃干抹净!

    唐小鱼转过头来看着他,点点头,“真的很难回答,因为……”她特意拉长了声音,还一副很正经的模样看着他道,“因为,你跟人家简直没法比嘛!”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让你看看,到底谁跟谁没法比!”南宫浅风被她这答案彻底惹怒了,猛地扑倒她,便开始了他的吃干抹净计划!

    臭丫头,明明是自己的女人竟然对着别的男人流口水,到现在还说自己不如狮王,可恶,太可恶了!

    被他急切地吻弄得全发烫,唐小鱼也忍不住了,她就势一个翻,将他压在下,伸出一根手指来在他面前摇了摇,“你这样不对哦,想要讨好我,就不能用强的,要用温柔的,温柔,你懂不懂?”

    “就你这样子……”南宫浅风指了指跨坐在自己腰间的人儿,似笑非笑地道,“也算是温柔?!”

    “哎,真是不能指望一只老虎会温柔,你就好好学着吧!”唐小鱼说着,便伸手抚向他那宽阔的膛,轻轻抚摸起来,边摸边盯着他那享受的样子道,“看看,就像这样子,要慢慢来,温柔一点,啊!”

    她的教程还没开始,便再度被南宫浅风扑倒,他邪恶地笑道,“温柔是吧,本王也会,就是害怕皇后受不住,这温柔的攻势!”

    说完,他不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低头吻上她的小嘴,这个小嘴吃起来蛮香甜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就太气人,哼,还是多吃几遍,免得她再有空在这里反驳自己!

    被他吻得气喘吁吁的唐小鱼终于化作一摊水,她只觉得全都像是掉进了火炉中一样,好,双臂挣扎着想要找些什么东西来驱,却在碰到他那宽阔的膛后子一震,哇,他的子好冰,现在这个时候摸起来,真的很解,于是她便开始对那膛上下其手,胡乱摸了起来。

    “嗯……”感而又人的呻·吟声自南宫浅风口中而出,他仰头强行压抑住冲动,低头邪邪笑着盯着那意乱神迷的小家伙,“这可是你自己在点火,那灭火的任务就由你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