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起躲得起

    似乎感觉到唐小七的坚强,南宫浅风欣慰的笑了笑,而后便盘膝坐在他后,将他小小的子摆成盘膝而坐的样子,而南宫浅风则开始运功替他治起了内伤。

    看到这一幕,唐小鱼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这个人真是奇怪的很,一会儿强抢她们母子回来,一会儿出手伤人,一会儿又亲自救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的脑中想起了自从来到异世之后的点点滴滴,先是被白虎给吃了,然后知道白虎是个人,呃不对,是白虎精可以幻化成人,而这个人还是什么虎王,让自己当皇后,现如今又有个什么女人?!

    想到女人,她下意识地转头向上看去,只见方才还紧闭双眼的美人此时竟睁大了眼睛,一脸恨意的看向南宫浅风与唐小七。

    见状,唐小鱼心中一惊,这个女人刚刚不是晕倒了么?

    现在怎么又醒过来了?

    她的脸色白里透红,(不排除是被南宫浅风的行为气红的)模样更是美得天上有地上无,这样的人美人在他边,他为何不封为皇后,却要封一个来历不明,且逃了五年的自己?

    越想越不对劲,可是一向迷糊的她又怎么想得到这些谋阳谋的,她抽了抽嘴角,直觉地认为,这个皇宫很是危险,南宫浅风更是深不可测,那个美人嘛,惹不起躲得起,她们母子还是得逃,这里待不得!

    许久后,南宫浅风终于将唐小七的内伤治好,想着这小家伙与自己如此相似,又是自己的儿子,心中一动,便自动自发地将自己的内力传了一些给他,运完功之后,他径直站起来,边走边念道,“气行于体,默行于心,意随心动,随意动!”

    说完这些后,他便走到唐小鱼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子,虽然有些姿色,但是却不足以让自己动,他的心中只有蝶飞一人,若不是为了…………

    想到那个目的,他皱眉看了看了唐小鱼,而后转过头去不再看她,手一挥解了她的定法,朗声唤道,“来人呐,送皇后与太子回寝宫!”

    外立刻便有人进来恭敬地请唐小鱼与唐小七回坤宁宫,唐小鱼看了眼南宫浅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径直抱起静静坐在地上的唐小七便随着来人离开。

    被抱起来的唐小七突然睁大双眼,冲着南宫浅风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那模样要多可就有多可,南宫浅风一愣,想到这小家伙是知道自己在关心他了,心中一暖,不由得便轻笑出声。

    “风~~~你好久没有笑过了?!”听到这笑声,蝶飞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掀薄被,站起来,哪还有刚才那弱不经风的样子,原本惨白的小脸现如今也红润不少,她慢慢走到他的后,伸出藕臂自他后抱住他,脸上满是不悦与淡淡的恨意。

重要声明:小说《虎宝宝:爹爹,娘亲爬墙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