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406.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

    自这以后,龙漠轩下了死命令,在冷雨柔面前,任何有关“孩子”的话题都是语。  甚至连电视都不给冷雨柔看了,原因是怕偶尔广告中会出现小孩子,让她触景生,更怕她绪崩溃潸然落泪。

    但令龙漠轩没想到的是,与此相反,治疗师给出的意见,却是要让冷雨柔哭。因为她之所以患上抑郁症,就是太过好强。正因为太倔强坚强,所以受了伤都往心里藏。如此一来,积月累,所有的负面绪都积压在心中,久而久之,负面能量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伺机而动。正如这次车祸,引爆了她心中所有的负面能量,让她在瞬间觉得生无可恋。如若平时注意发泄,把这些负面能量都排泄出来,反而不会得抑郁症。

    言下之意,也就是让冷雨柔哭出来,反而对于治疗她的抑郁症有好处。龙漠轩对于治疗师的惊人言论将信将疑,在自己亲自查阅了大量资料,证实治疗师的意见确实有可能的时候,变开始试着让冷雨柔落泪。

    然而他刻意营造的环境,冷雨柔反而总是面无表无动于衷,对此龙漠轩颇感无奈。治疗师的意见是,如若不是她从心底里感到悲哀难过,眼泪也冲刷不了她心里的暗。要释放她积累了十几年的负面能量,非一朝一夕能做到。正如冰冻三尺非一之寒,解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这,冷雨柔坐在沙发上发呆,龙漠轩心疼的给她冲了一杯,递给她,柔声说道:“雨柔,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如果你不开心,就告诉我。从此以后,你的悲欢哀乐都由我来承担,我来接住你的一切绪,再也不会让你感到孤单了,好吗?”

    冷雨柔接过牛喝了一口,感觉有些烫。却只是皱眉,什么也没说的看了一眼龙漠轩。在这一刻,她想起的是那个总是笑容明朗牙齿洁白的大男孩。他总是每天按时给自己冲一杯孕妇牛,而且会先尝一口,不冷不才会递给自己。

    很显然,龙漠轩要么就是没有那样的耐心,要么……只是不会设处地的考虑别人,照顾别人。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冷雨柔来说都是一样的。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方浩杰。甚至只要想到方浩杰这个名字,心里都会针扎一般的痛。

    不是剧痛,只是那种密密麻麻的细微的痛楚,但却绵延不断,难以消停。仿佛能够一直痛下去,直痛得让人无法呼吸。

    龙漠轩瞧见冷雨柔神色不对,忙问道:“雨柔,你怎么了,没事吧?”

    龙漠轩的手关切的放在冷雨柔的背上,冰冷的手掌有力坚强,但冷雨柔却蓦然想起了方浩杰那温暖干燥的手掌。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嫌恶,她猛然起,啪的一声打掉了龙漠轩的手。

    龙漠轩愕然的看着冷雨柔,那双深邃凝重的黑眸里,受伤的愫一览无遗。

    冷雨柔有些歉疚,但却异常坚决的说:“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越来越多的想到方浩杰。也许就在不知不觉间,方浩杰暖心体贴的一言一行,暖心体贴的一言一行,已经深入骨髓。当他在边的时候,并不觉得有多重要。然而一旦失去,就像失去了自己的左右手。最初只是觉得剧痛,后来天长久才发现,没有左右手根本不行。

    她就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三夜,期间除了偶尔佣人送餐,根本毫无声息。但送进去的餐点好歹偶吃完了,比最开始不吃不喝的时候状态好得多。

    尽管如此,龙漠轩仍然很担心。但治疗师对此却给出了不让干涉的意见。只因为面对那些悲伤的事冷雨柔必须学会独自面对,自己消化,并且最终从这些暗中走出来。旁人也许能帮助她一时,但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帮助她。正如一颗风雨飘摇的小树,要学会屹立在风雨之中。

    第四,冷雅柔来了。

    姐妹两个躲在房间里,也不知道聊什么。只是隔着房门,龙漠轩能够听得出,冷雨柔不时轻轻的笑一声。虽然这笑容极轻极浅,但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冷雅柔并非不关心姐姐,冷雨柔出事之后,她与父亲一起来看过几次。昔最疼自己的姐姐,如今失去了孩子,患上了抑郁症,也失去了方浩杰……虽然冷雅柔知道方浩杰并没死,但却不得不隐瞒这个消息,为此冷雅柔更加觉得痛苦。但面对姐姐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强颜欢笑,所以她并不经常来。

    但那天在公园里,听完了牧天歌的话之后,冷雅柔知道,自己必须该坚强起来,面对这一切。

    妈妈去世的时候,姐姐像个母亲一般照顾着自己,安慰着自己,给力自己无微不至的疼。然而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姐姐也不过才15岁而已啊,她的心里究竟藏了多少痛苦?

    现在,就轮到自己来照顾姐姐了。也许不愿面对这一切,想逃避,但是只有坚强勇敢的陪伴姐姐,陪着她走完这段最暗痛苦的人生,才无愧于这段姐妹。所谓血浓于水,姐妹之间原本就该这样不是么?

    所以,尽管冷雅柔每每看到冷雨柔郁郁寡欢的样子,都心疼的在滴血,甚至无数次的想把方浩杰仍然活着的事告诉姐姐,鼓励姐姐去找方浩杰,却又无数次的在理智的压迫下放下话头。她唯一能够做的事,就是陪着姐姐,玩小时候姐妹两人最常玩的游戏——用一根线扎成一个圆,两人在手指间互相翻着,可以变幻出多种姿态。

    一边陪着姐姐玩,一边尽量和风细雨的与姐姐聊天,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和爸爸都会她,只想要姐姐幸福快乐。起初,冷雨柔对此无动于衷。但在冷雅柔第N次说起的时候,姐姐终于哭了。

    冷雨柔放下缠绕在手指头的线,抱着妹妹,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哽咽道:“小雅,对不起,对不起……”

    冷雅柔伪装了许久的坚强,在这一刻也土崩瓦解。这么长时间,她背着姐姐偷偷哭了无数次,但在姐姐面前却丝毫不敢表露分毫。像是从前的姐姐又回来了,冷雅柔心头感到温暖,气呼呼的责骂道:“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抛弃我和爸爸不管?我好难过,好难过……”

    冷雨柔流着泪为妹妹擦干脸上的眼泪,看着妹妹脆弱的脸庞,小姑娘仿佛在这一段时间成熟了很多。她心中一疼,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大家都不好过吧?

    冷雨柔对妹妹斩钉截铁的说“小雅,放心,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姐姐再也不会离开你和爸爸了,姐姐会好好的活下去。”

    活下去,不管有多么痛苦。

    对不起,浩杰,我必须忘了你——以便能够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否则,如若不忘记你,我又该如何开始自己崭新的生活呢?不能一辈子沉湎于痛苦之中啊。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