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至少他能给我这个

    379.至少他能给我这个

    ------------

    ? 冷雨柔愤怒的站在龙漠轩面前,冷声质问道:“龙漠轩,你到底想怎么样?”

    龙漠轩挑眉,冷冷的看着她。

    今天一早到公司的时候便接到她的电话,看见来电铃声是她的刹那,龙漠轩的心跳骤停了一拍。有些激动的接起电话,佯装淡定的问她找自己有什么事,冷雨柔却开门见山的问他在哪里,说是有些事必须当面和他谈清楚。挂了电话以后,龙漠轩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冷雨柔,揣测着她究竟有什么事要与自己当面商谈,但无论他考虑过多少种可能,都没想到冷雨柔一开口竟然是这么一句话。

    他皱眉,沉声问道:“什么怎么样?我不懂你的意思。”

    冷雨柔一言不发的从自己的随背包里取出一叠报纸,将报纸“哗啦啦——”的全都甩在龙漠轩面前的办公桌上,哼道:“不懂?现在懂了吗?”

    龙漠轩低头去看,《姑苏晚报》、《都市周刊》、《扬子晚报》……各种各样发行量很大的报纸,每一版的彩色头条新闻上,都是冷雨柔被方浩杰护着,满脸讲皇失措的样子,狼狈不堪的从酒店离开的画面。头条新闻报道题目,诸如“冷雨柔竟已离婚?据传为新晋男星方浩杰离开前夫”或者“美满婚姻敌不过娱乐圈光芒惑,玉女新星冷雨柔为男星抛弃丈夫竟离婚”等等题目,各种引人瞎想的标题,再配上图片,以及娱乐记者们善于编故事的能力,可以说每一则报道都是一个十足的黄金档八卦电视剧节目。

    龙漠轩快速的扫了一遍新闻标题,重新抬头看着冷雨柔,不解的说:“看到了,那又怎么了?”

    看着龙漠轩一脸无辜的样子,冷雨柔怒不可遏的冲上前,双手撑在办公桌前,体前倾,气呼呼的责问道:“龙漠轩,你少装蒜!你指使别人做这些报道,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龙漠轩轻轻挑眉,勾勒着自己的薄唇,抬眼不解的看向冷雨柔。

    目的?——这么说,她怀疑是自己暗中控了这些新闻媒体,让记者们如此报道?反映过来,龙漠轩只能苦笑。毕竟,谁让自己的确掌握了绝大多数的传媒企业,而大多数私企报刊杂志都属于这些企业。加上自己曾经让记者爆料过她怀孕的事,她这样怀疑自己也是有可原吧。

    尽管如此,想到她这样不信任自己,甚至连问都不问就把问题推到自己上,龙漠轩仍是有些不悦的蹙眉,感觉很不爽。

    “你倒是给个解释啊!我听着呢!”冷雨柔冷冷的看着龙漠轩,那冰冷的眼神如同利刃,活生生刮开他的心。简直让龙漠轩怀疑,眼前的冷雨柔,是不是自己曾经的妻子。

    如何解释?解释自己并没有做?龙漠轩唇边勾勒出一抹淡淡的涩笑,恐怕自己据实相告了,她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解释,毕竟她已经认定了自己,而且自己欺骗过她很多次,解释确实不靠谱。

    而冷雨柔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双手撑在办公桌的两旁,宽大舒适的休闲T恤衫领口间,一双人的美好弧度若隐若现,部随着她气呼呼的动作而上下颤动着。

    他懒洋洋的将老板椅的靠背调整得更舒适一些,斜仰着脸,看着她,讥讽笑道:“解释就是,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忽然很后悔放你离开。啧啧——自从怀孕之后,你的好像又变大了嘛,比薇儿好看多了。”

    冷雨柔低头看向自己的口,白嫩的线呼之出,这色狼原来刚才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脸上闪过一抹愠怒之色,她毫不犹豫的抬手,“啪——”的一声挥掌,掌声清脆的落在龙漠轩的脸上。

    龙漠轩的左脸立刻浮起五个红肿的手指印,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的痞子笑容,镇定淡然的斜睨着冷雨柔。

    冷雨柔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居然动手打了他,而他却毫无反应。格桀骜的龙漠轩怎能忍受这样的侮辱?毕竟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妻子,而且话说回来,两个人既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就算他故意做这些事来伤害自己,自己也没有指责的余地不是吗?

    但心中那股莫名的怒火却促使她莫名其妙的跑来找龙漠轩,而在这一巴掌打出去之后,怒火似乎平息了,不甘心和屈辱感也逐渐得到了释放,似乎消失了。

    也许冷雨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生气,龙漠轩却无比清楚。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个都是一样的人,有着残缺的童年,同样桀骜好强的个,同样不肯低头,越是在自己的人面前越是不肯服输。而她之所以动手打自己——无非是因为上次在民政局,自己与她离婚之后,故意当着她的面说要与凌雪薇领结婚证,她当时就应该是怒火滔天了。然而她高贵的自尊不许她流露出一丝绪,所以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那怒火却一直延续了下来,直到这件事的爆发,她自然而然把矛头指向自己。老实说,龙漠轩有些变态的觉得,自己这一巴掌挨得很值得。她动手打自己,只能证明她还着自己,她不能接受自己与别人结婚,所以才借机发泄她的怒火。

    龙漠轩比冷雨柔更了解冷雨柔这个人。

    判断出自己在她心中仍有位置,龙漠轩有些暗自得意,索故意再刺激她,似笑非笑的道:“这样报道不好吗?你不是一心想当大明星么?频繁出镜才能让人记住你。方浩杰的借机表白也很感人呢。”

    他阳怪气的论调,让冷雨柔口一窒。

    忽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些可笑。自己凭什么来指责龙漠轩呢?他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罢了,可是方浩杰却是自己在意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私底下与龙漠轩见面,心里该怎么想?

    想到这里,冷雨柔平复了一下绪,恢复了站姿,将自己的大背包整理备好,最后冷厉的瞥了龙漠轩一眼,道:“看来我来找你是个错误,再见,龙漠轩!”

    她说着,头也不回的向办公室的门口走去。当右手旋开门把手的瞬间,心里忽然一阵轻松。暗暗想着,大概以后再也不用见到这个男人了吧,随便他娶了谁,随便他要过怎样的生活,随便他要怎样针对自己,都与自己无关。而自己所要做的,不过是静下心来,忘记过去,与方浩杰一起生活罢了。

    “冷雨柔!”

    就在她即将走出去的瞬间,龙漠轩喊了她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