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越爱越痛

    正文]3o7.越越痛

    ? 冷雨柔知道她又误会了,连忙解释:“不是&#251o5;劝白学辉找工作&#3o34o;,是他自己想要去上班……”

    “无论如何,&#251o5;真&#3o34o;很感谢你!没有你,这个家,也许早就散了!”白亚楠不听她&#3o34o;解释,直接握住了冷雨柔&#3o34o;手,用诚恳&#3o34o;眼神看着她。

    虽然冷雨柔与白亚楠是名义上同父异母&#3o34o;姐妹,但这八年来,白亚楠对她向来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冷雨柔自然也不会放低自己&#3o34o;段,两人明争暗斗不知几何。像现在这样两人握手&#3o34o;亲密行为,还真是第一次。

    血缘&#3o34o;力量是神奇&#3o34o;,虽然只有一半&#3o34o;血缘关系,但是看着白亚楠眼睛里诚恳&#3o34o;谢意,冷雨柔终于心神软化下来。白亚楠&#3o34o;母亲害死了自己&#3o34o;母亲,自己又何尝不是害死了她&#3o34o;母亲呢?上一代人&#3o34o;恩怨不该延续到他们上,更何况,她亏欠白亚楠更多。

    毕竟,她和妹妹由始至终,至少得到了父亲完完整整&#3o34o;。而白亚楠和白学辉,父亲却很少关心他们。相比起来,自己确实是掠夺了别人所拥有&#3o34o;东西。白亚楠姐弟俩一直以来恨自己也是理所应当&#3o34o;吧。

    宽恕和理解&#3o34o;力量很伟大,有时候,也许只是一个念头,你懂得设处地&#3o34o;为对方着想,放下过去&#3o34o;恩怨,心里也就不再会有暗&#3o34o;怨愤和不快,只有宁静和轻松。

    只是,世间并非所有事都能得到宽恕与原谅。总有些伤害,是永远磨灭不去,并且永远不会被理解&#3o34o;。

    第二天,白学辉去了天娱公司安保部面试,得到了一份保镖&#3o34o;工作。并且,楚岩哲特意将他指派给了冷雨柔。

    冷雨柔得到消息后,差点没气背过去,直接气冲冲&#3o34o;就闯进楚岩哲&#3o34o;办公室。

    推门进去,现楚岩哲正与豹纹女郎上演着办公室激大战,两人正在激阶段,冷雨柔愕然,眼底闪过一抹讥讽,歉意道:“来&#3o34o;真不是时候,抱歉,等会&#251o5;再来。”

    楚岩哲很无奈,挥挥手,让豹纹女郎穿上衣服离开,自己则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办公室&#3o34o;门,目送豹纹女郎离开,将冷雨柔拉进去,关上门。冷雨柔背靠着木门,面前就是楚岩哲,两人&#3o34o;距离近在咫尺。楚岩哲&#3o34o;呼吸近在冷雨柔脸上,暧昧而缠绵。

    冷雨柔一把推开他,低头道:“别闹!有正事找你。”

    楚岩哲心里憋了一股无名火。最近看着冷雨柔&#3o34o;工作进度,看着她在片场与方浩杰微笑**,虽然明知只是演戏,但他总觉得,冷雨柔和方浩杰似乎还有不为人知&#3o34o;感。而他却像个吃醋&#3o34o;丈夫在看妻子与人**,这种没来由&#3o34o;嫉妒折磨着他,简直快让他疯了。

    所以,楚岩哲觉得自己需要消消火,今天特意约了个小明星,谁料结果还是被这女人打断。

    楚岩哲眯着眼睛,黑眸里燃烧着炽烈&#3o34o;焰,食指挑起了冷雨柔&#3o34o;下颚,低哑&#3o34o;嗓音里带着无尽&#3o34o;魅惑:“你把她赶走了,所以,你现在是要代替她吗?”

    冷雨柔抬腿,用膝盖毫不留&#3o34o;顶上了楚岩哲&#3o34o;小腹,带着凌厉&#3o34o;气势。

    楚岩哲敏捷后退两步,无奈&#3o34o;笑:“为什么每次面对&#251o5;你就变成了刺猬?对别人就能笑得阳光灿烂?”

    冷雨柔咧嘴,嘿嘿冷笑两声,道:“这样你满意不?”

    楚岩哲打了个冷颤:“别!打住,你这样皮笑不笑&#3o34o;,&#251o5;会以为你想杀人。”

    冷雨柔没好气&#3o34o;哼道:“你是&#251o5;老板,又没给&#251o5;很多钱,&#251o5;干嘛要对你阳光灿烂&#3o34o;笑?”

    楚岩哲摊手:“你也知道&#251o5;是你老板,那说不定笑得灿烂点&#251o5;就给你涨薪喽。”

    冷雨柔翻白眼:“所以你给你其他&#3o34o;女职员涨薪,就是看她们对你笑得有多灿烂吗?”

    楚岩哲很无奈&#3o34o;摇头,端起桌边高脚杯&#3o34o;红酒,优雅&#3o34o;轻泯一口,看向她,问道:“今天不是要出外景吗?怎么还没去?”

    “&#251o5;就是来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把白学辉指派给&#251o5;?”

    “他不是你弟弟么?做你&#3o34o;私人保镖再合适不过了。”楚岩哲喝着酒,露出优雅迷人&#3o34o;微笑。

    “就他?他除了会吃喝赌,&#251o5;不知道他还有做保镖&#3o34o;潜质。”

    “那你还敢推荐他来面试?”

    冷雨柔一窒。

    楚岩哲笑了:“放心吧,&#251o5;亲自验证过,你这个弟弟,拳脚功夫还是不错&#3o34o;,居然能打得过&#251o5;呢,敏捷度也有,反应力也很强。你马上就要配备保镖,但是从安保公司请来&#3o34o;,总不如自己家人靠谱吧。”

    冷雨柔无语了。他原以为楚岩哲会随便给白学辉指派个工作,没想到却把他指派到自己边,这可真是自己酿&#3o34o;苦果自己吞。

    冷雨柔离开楚岩哲&#3o34o;办公室,楚岩哲眯起眼睛,端起手边&#3o34o;红酒向她致敬,魅惑&#3o34o;眨眼一笑。

    冷雨柔没来由&#3o34o;感到一阵不安,关上办公室&#3o34o;房门,站在走廊里,平息着自己怦怦乱跳&#3o34o;心。这是怎么了,她怎么看到楚岩哲如此紧张?今天&#3o34o;楚岩哲也变得有些莫名其妙,是自己神经紧张了,还是确实有什么事正在生而她却不知道?

    拍外景&#3o34o;现场选在苏州乐园,这场戏主要是方浩杰与另一个女主角&#3o34o;对手戏,冷雨柔&#3o34o;戏份很少。

    拍摄&#3o34o;间隙,冷雨柔独自坐在一旁&#3o34o;公园长椅上,看着方浩杰在人群包围中,与另一个小女明星演对手戏,自己则目光惆怅。不经意&#3o34o;抬头间,现自己&#3o34o;“私人保镖”白学辉,正买来两个和路雪甜筒,将其中一个交给了徐娜,而徐娜扬起脸,对白学辉笑得明媚柔软。

    看着徐娜&#3o34o;笑脸,冷雨柔有些恍惚。

    那样灿烂开心&#3o34o;笑容,有多久不属于她了?

    一份,到了只剩下痛苦&#3o34o;时候,是不是该潇洒转了?即使龙漠轩不同意离婚,难道自己就应该陪着他苦苦消耗自己&#3o34o;青吗?

    仿佛感受到她&#3o34o;思想似&#3o34o;,正想着,口袋里&#3o34o;手机响起来,拿出来看看来电显示,以前与龙漠轩在公园合拍&#3o34o;照片,正在屏幕上对着她笑得灿烂。

    那个笑容,刺痛了冷雨柔&#3o34o;眼睛。

    尽管龙漠轩&#3o34o;来电铃声锲而不舍&#3o34o;响着,冷雨柔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从昨天离开医院到现在,整整36个小时,他们没有任何联系。她也不想再去探究龙漠轩究竟怎样看待自己要一千万支票&#3o34o;事,更不愿意多想龙漠轩与凌雪薇在医院都做了些什么。在心底里,冷雨柔说服自己,自己现在和龙漠轩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只是名义上&#3o34o;夫妻,所以他跟谁在一起想跟谁滚单,自己完全不必为此伤神。

    当龙漠轩&#3o34o;电话第三次打进来&#3o34o;时候,冷雨柔毫不犹豫&#3o34o;滑动鼠标按下了拒接。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