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她的罪孽

    正文]263.她的罪孽

    ? 方雅晴却是温婉一笑,握住她的手道:“事已经过去三年了,我和爸爸从来没怪过哥哥。  妈妈的格就是那样要强,她太霸道,什么都要求别人遵循她的意见。其实,当年你和哥哥相恋遭到妈妈的阻扰,我也略有耳闻。可当时我在法国,却没多问。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妈妈竟带着哥哥去了新加坡,我一开始还以为哥哥是放弃你了呢,后来哥哥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我,如果一个感要好的女朋友突然坚决的提出分手,究竟有哪些原因,该怎么样才能挽回,我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没放下你,所以我很好奇,能让哥哥这么深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听了方雅晴的话,冷雨柔更加羞愧的无地自容。她从来不知道,在她那样决绝狠心的赶走方浩杰之后,方浩杰居然非但不生气,还一直在试图找办法挽回两人之间的感。此刻听着方雅晴的叙述,想着那个少年当初的样子,冷雨柔的眼泪忍不住越来越多,素来不喜欢落泪,更不喜欢在别人面前示弱的她,泪眼模糊中已经忘了对面的牧天歌。

    气氛变得有些冷,方雅晴的脚在桌子底下踢了牧天歌一下,牧天歌立刻扮无辜。

    良久,方雅晴才安慰道:“算了,事都过去了。雨柔姐,我只是很不能理解,以我女人的判断,你并不是不哥哥,甚至现在也仍然关心他。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狠心的分手?”

    冷雨柔轻声啜泣着,沉默着没有回答。

    “是因为我的母亲吗?”方雅晴试探的问道:“我知道我母亲为了达到目的向来不择手段。当初她为了我和我家史蒂芬分手,不惜拿家里的财产继承权威胁我,好在我和史蒂芬都坚持过来了。我签了一份协议,自愿放弃家里的财产继承权,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我现在很幸福。雨柔姐,如果你当初能够坚持下来,现在你和哥哥,也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

    冷雨柔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怕再听下去,自己的心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猛地站起来,流着泪说:“对不起,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说着,冷雨柔飞快的离开去了洗手间,留下方雅晴与牧天歌面面相觑。

    洗手间里,冷雨柔捂住自己的嘴,无声无息的哭起来。三年了,一千多个夜夜,她终于可以为当初那段无疾而终的深刻恋痛哭一场,终于知道,原来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惦记着远隔重洋的那个人,只是造化弄人,缘份太浅,他们注定走不到一起。

    冷雨柔扭开水龙头。借着冰冷的自来水洗了一把脸,也洗掉自己脸上的泪痕。可马上,眼泪又再次滑落,直到她再洗一次脸。

    如此反复,已不下十次,最后,冷雨柔只是茫然的抽泣着,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甚至宁愿自己就此昏睡过去,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事的真相竟然如此残酷,她只是觉得方浩杰有些奇怪,但远远没有做好承受真相的准备。冷雨柔忽地觉得,命运太过可笑。明明相的两个人,却因为种种原因却不能走到一起。这究竟是上天有意安排,还是两个人之间的格铸就了这种悲剧?

    望着镜子里自己如今已经不再青涩稚嫩的脸庞,这双眼睛里写满了世故和成熟,再也找不回当初18岁时不顾一切就勇敢去的纯真勇敢。她不得不无奈的承认,时光,改变了他,也改变了自己。

    时光最残忍的,却是带走了一些人。一些……曾经以为与自己的生命没什么联系,却终究影响了自己命运的人。

    面对方浩杰母亲死讯的消息,冷雨柔不知道该用什么表达内心的感受。三年了,她仍然记得,记得当初方浩杰的母亲来找自己时,那不屑一顾的高傲姿态,记得她走下跑车时,那股凌厉气势里的不容置疑,记得她言谈举止间的优雅从容,仪态万方。甚至记得当她提出那个条件,然后轻蔑的要求自己离开方浩杰时,心中那种细密而深刻的痛楚,以及,对方浩杰母亲的恨意。

    但,无论如何,冷雨柔接受了那个条件,选择了与方浩杰分手。

    时光若是能够倒退,只怕冷雨柔回到过去,也同样会做那个选择。接受方浩杰母亲的帮助,得到何秀姑谋害自己母亲的第一手真实资料,并且在她的安排和帮助之下,一步步谋杀何秀姑……

    冷雨柔知道,即便是如今的自己,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年的决定。最多,只是会遗憾,当初其实可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已。

    是的,她从来不后悔,接受方浩杰母亲的帮助,疯何秀姑并最终成功使她自杀。只是,为母亲报仇的代价,却是丧失自己曾经最大的幸福,这样的代价太深,太重。重到冷雨柔扛不动,也无可奈何。

    如果没有方浩杰母亲的帮助,冷雨柔不可能仅凭一个十六岁女孩的心智,在短短三年间成功死何秀姑。

    但,也正是因为方浩杰母亲的帮助,冷雨柔知道自己不得不与方浩杰分手。她答应了方浩杰的母亲,而方浩杰的母亲手中,居然还备有一份资料,那是自己扮演母亲疯何秀姑的场景。如果自己不离开方浩杰,他的母亲就会把那份资料给方浩杰看……

    那么单纯善良,那么阳光乐观的方浩杰,她的白马王子,如同天边最耀眼的星星的方浩杰,笑容都像万丈阳光,又怎么能够接受,那样一个脏污暗并且深沉可怕的自己呢?

    冷雨柔不敢冒险,如果方浩杰看到那份资料,他的选择只怕也是会与自己分手。与其如此,不如自己先提出分手,转离开,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给方浩杰。

    她更不愿意让她最的方浩杰,目睹自己如此冰冷残忍的一面。她不敢,她不想,她不愿……

    冷雨柔只是宁愿,方浩杰永远记得,十五岁夏的琴房里,那个洋溢着快乐和幸福的自己,那个单纯可的自己,而不是后来那个变得暗狂乱的她。

    可是,她又怎么能够料得到,当初自己的一个选择,本意是为了他们两人都好,结果却造成了这样无可挽回的局面?

    如果早知进入,如果……

    这世上没有如果,时光不能倒退。即便倒退,只怕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冷雨柔不可能顾杀母之仇于不报,也不能看着她最的男人用嫌恶的眼神赶走她,所以她只能狠心选择做主动分手的那一个。

    洗手间里,冷雨柔忽然觉得疲惫不已,小腹处隐隐的一阵痛楚酸胀,像是吃撑了之后肚子胀气似的。

    冷雨柔摸了摸依旧平滑的小腹,忽然惊觉的想到,自己如今是怀了孕的女人,绪不能太过激动,尤其是这样悲恸的绪,会影响宝宝的健康展。

    可是……冷雨柔随即又苦笑了。孩子啊,妈妈是一个罪人,妈妈亲自疯了一个女人,也间接导致了方浩杰母亲的死亡,更是让妈妈自己的母亲因保护自己而死……妈妈上背着三条人命,妈妈是个罪恶之,而你那么纯洁,妈妈不配拥有你啊……

    高跟鞋叩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有节奏的传来,打断了冷雨柔的神思。冷雨柔深吸一口气,再次捧起一把自来水洗脸,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哭肿了的眼袋。

    方雅晴担忧的问道:“雨柔姐,你没事吧?”

    “没事……”冷雨柔掩饰的一笑,旋即却又是一阵心酸,悲从中来,再次落泪。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