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危急关头

    正文]219.危急关头

    ? 龙漠轩皱眉,一大早接到电话,一个莫名其妙的绑匪自称要他拿出一千万。  他以为是远在北京的小易出了什么事,一听到这句话顿时放松下来,邪魅一笑:“昨晚在酒吧买醉?我想你认错人了。”

    然而他的笑容还没绽放开,就听见那头的凌雪薇在呼喊道:“轩轩,轩轩,救我……”

    龙漠轩霎时变色,如同被人捅了一刀似的。

    冷雨柔敏感的现了,撑着子做起来,蹙眉问道:“怎么了?”

    龙漠轩竖起食指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电话那头,绑匪笑道:“听清楚了吧?今天下午5点之前,将一千万送到我说的地点,这个女人就什么事都没有。否则的话,嘿嘿,她这么漂亮,我们哥儿几个轮流玩了再卖掉,也不亏……”

    “你敢!”龙漠轩咬牙切齿,脸色铁青。

    对方却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

    龙漠轩呆了一秒,立刻跳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冷雨柔更加不解了,一头雾水的问:“轩轩,生什么事了?”

    “没时间跟你解释,你今天好好休息,哪都别去。”龙漠轩飞的穿衣服裤子,向来注意形象的他,居然领带都没系,头也不梳,甚至刷牙洗脸都来不及,袜子也没穿,光脚穿上皮鞋就往外面冲。

    冷雨柔一愣,从龙漠轩突变的脸色,以及他慌张的绪中,她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生了。她认识龙漠轩这么久,即使是小易做手术,或者病逝的时候,龙漠轩都没有那样紧张过。那么他刚才紧张的神,究竟是因为什么?……

    冷雨柔隐隐的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却又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在上坐着呆一会儿之后,她也慢吞吞的起穿衣服梳洗,一边清理着思绪,思考着自己该做些什么。

    龙漠轩突然变色的模样,冷雨柔只看到过一次,是上官金风去世的时候。然而,还能有谁,能够让龙漠轩如此紧张色变?

    不可能是小易。虽然小易对龙漠轩来说也非常重要,但冷雨柔清楚,龙漠轩来苏州之后,小易在北京的康复过程都交由国际知名的专科医师,林建华也会定期把小易的况向龙漠轩做汇报。再说小易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龙漠轩也不会让自己不要多管。那么,剩下能够让龙漠轩如此紧张如此焦虑的人则应该是……

    冷雨柔不敢想太多,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出了门,迅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边打电话给龙漠轩。电话里,龙漠轩说他回公司了,让冷雨柔好好休息,冷雨柔挂了电话,却对司机报出了金科大厦的地址。出租车司机会意的笑笑,扭头问冷雨柔道:“跟踪你老公吧?这年头啊,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虽然我也是个男人,可是我说句话你别生气啊,小姑娘,男人嘛,就像你手中的风筝。哪怕他非得再高再远,只要那根线还在你手上就行。就说我吧,小孩十多岁了,我也不是没干过混账事儿,可是我还是对老婆孩子都负责的,那就行了,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是和睦相处,小姑娘你说呢?”

    冷雨柔扬起唇角,淡淡的笑笑,不想解释什么。虽然出租车司机的一番歪理她并不认同,但芸芸众生,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何必强求别人?

    倒是司机的第一句话让她悚然而惊。跟踪自己的老公……么?冷雨柔低头苦笑。从前,这样的事她是不屑去做的。即使现在,想到自己在做的事也觉得自己很卑微很龌龊。

    可是,那又能如何呢?

    谁让自己上的,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呢?

    龙漠轩已经明里暗里不知道调查过自己多少事,也许连三岁不穿开裆裤尿尿都知道了,所以自己现在被他吃得死死的。而相反,自己对于龙漠轩,真的有那么了解吗?他到底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想要什么……这些,自己知道吗?

    冷雨柔不知道。

    但冷雨柔可以确定的是,她不是个习惯处于被动的女人,更不喜欢这种什么都被龙漠轩握在掌心里的感觉。必须搞清楚龙漠轩在做什么,自己才会心安。她上了一个强势的男人,而自己又不善于扮演弱女子楚楚可怜的模样,便也只能强强对决了。谁让她不能在此时轻易放弃龙漠轩呢?

    冷雨柔低头,攒紧了手心浅笑……龙漠轩啊,这算不算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她冷雨柔居然也学会了偷偷跟踪这种事啊……一时间,冷雨柔心中百感交集,却始终紧咬下唇一言不。

    出租车司机见她神淡漠,不搭理人,也只好不再多说什么。车子一直到了金科大厦对面的马路上,司机把表打下来道:“到了,一共是六十三块钱。”

    冷雨柔却恍若未闻,眼睛隔着车玻璃看向金科大厦门口,果然看见龙漠轩那辆黑色的林肯商务轿车了,看来他至少刚才没有骗自己。冷雨柔忽然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了,难道……是因为龙漠轩的公司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他才会如此紧张?

    想到自己刚才忽略了这个可能,冷雨柔的心不自觉的放松了一些。她没留意到自己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不是为了别的女人,哪怕龙漠轩的公司损失再多,她都不在乎。

    嗯……她不在乎钱,更不在乎龙漠轩的钱。

    不过,龙漠轩如果知道了某人的这种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他引以为傲的事业帝国,却在自己的女人眼里什么都不是。

    此刻,龙漠轩正在办公室里,焦虑的吩咐Linda迅准备一千万现金。绑匪很聪明很狡猾,不要银行里的现钞,因为现钞都有钞票编号,而且都是连号,一旦他们拿去消费就会被认出来。可就算龙漠轩的传媒帝国再强大,一时之间公司分部哪里会有一千万的旧钞票?

    龙漠轩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眉头深锁。对方显然料定了自己很有钱,可问题是,自己与凌雪薇只是上周在新加坡偶遇,回来之后并无联系,绑匪怎会知道自己肯定有一千万现钞?如果没有呢,绑匪会怎么办?

    想到这里,龙漠轩就觉得如同万蚁噬心。雪薇也不知道况如何了,他听得很清楚,那个声音,除了雪薇,不会有第二人。

    雪薇,雪薇……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会被绑匪所劫?

    忽然联想到绑匪说雪薇前一晚在酒吧买醉,龙漠轩心里一沉。昨天晚上,自己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有两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进来,当时冷雨柔心不好,他想也没想便挂断,然后去安慰冷雨柔了。如今想来,应该就是那两个陌生手机号码,可能是雪薇回国后办理的新手机号码吧……

    那么说,是雪薇给自己打电话而自己拒接,所以她才会在酒吧买醉……然后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被绑匪给盯上了?

    龙漠轩心里一痛,想到凌雪薇的处境,不由得担忧的呢喃,雪薇,雪薇啊,你怎么这么傻呢……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