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走神

    正文]2o6.走神

    ? 龙漠轩像是看透冷雨柔的担忧,笑着凑近她耳畔,低沉的声音如同一道暖流,注入她心间,缓缓说道:“即使你素衣裙钗,在我眼里,也比这些花红柳绿漂亮一百倍。

    虽然知道不无夸张的成分,但冷雨柔听了这话还是很开心,笑道:“是吗?各花入各眼,说不定别人还觉得我太不会打扮了呢。我说了,既然是你强烈要求我来,给你丢人可别怪我。”

    龙漠轩仍笑而不语。他要让方浩杰看着,自己边的这个女人,如今即使只是一袭简单白裙,也是自己心中最美的天使。而当方浩杰现,即便冷雨柔不修边幅也能获得殊的时候,方浩杰会是什么感受呢?

    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自从确认方浩杰就是冷雨柔的初恋,龙漠轩就始终觉得心里毛刺刺的。而这种毛刺越来越大,最终像一把带毒的刀刃,他必须亲手把刀刃拔出来。方法,便是在今晚的宴会上,看冷雨柔与方浩杰见面之后会如何。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能缓解这种痛楚。

    龙漠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方浩杰划为了敌人。

    冷雨柔一手挽着龙漠轩的胳膊,一袭简单的白色纱裙,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经典的黑白系搭配,衬得她宛如画中人。

    龙漠轩与冷雨柔一路走过之处,无论酒店服务员还是客人,纷纷转头看向冷雨柔,目露惊奇之色。想来,已经有一部分人认出来,龙漠轩边的这个女人,与最近选美大赛中脱颖而出的新人冷雨柔有几分相似。但毕竟只是擦而过,没能仔细看清楚,所以没有人能够确认这个事实。

    电梯停17楼,当电梯门“叮——”的一声响过之后,冷雨柔一手挎着龙漠轩的胳膊,两人在侍者的引领之下,款款走入会场中心。

    虽然已是夜晚,但整个宴会厅却被装扮的宛如城堡,金黄色的水晶吊灯,华丽柔软的羊绒地毯,新鲜滴的美味水果,衣香宾影,欢声笑语,优雅的小提琴演奏乐队,美丽的女服务员手举托盘穿插期间,一派歌舞升平。

    当冷雨柔与龙漠轩走进去的时候,许多人纷纷上前与龙漠轩打招呼,顺带着那些人看冷雨柔的眼神也变得尊敬起来。冷雨柔面上虽然微笑着,心中却是极为清楚,这样的宴会,看似奢华美丽,其实底下却是暗潮汹涌。就说面前的这个胖子,笑容可掬的拍着龙漠轩的马匹,一定是有求于龙漠轩。

    正所谓绝对的利益,带来绝对的荣誉。冷雨柔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白家也经常开这样的宴会,那时候的她是宴会中的小公主,非常喜欢在宴会上弹奏钢琴,享受被人称赞的感觉。如今虽然同样是众星拱月,可今时今的冷雨柔,却非常清楚,这样的宴会其实并不怎么美。正如今夜的宴会,洁白优雅的景德镇陶瓷餐具,玫瑰园中新剪摘下来的嫩玫瑰,醇正人的法国葡萄酒,这一切都奢侈豪华,不知道耗费多少。可这却只是因为龙漠轩的一句话。而如果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在这栋酒店的外面,今夜,不知道多少人正为了一顿晚饭而在办公室里加班奋斗,多少生病的孩子无药可医,公园里的长凳上也许会有一对小姐妹相伴而眠……

    “雨柔……”龙漠轩再次叫了一声冷雨柔。

    “嗯……?”边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打断了冷雨柔的思绪。她的回忆刚才在一瞬间回到了15岁那年,带着妹妹在公园长凳上四处为家的时候。被龙漠轩这一呼唤,不免觉得眼前的灯火辉煌有些不真实起来。

    龙漠轩并不知道冷雨柔在想什么,只是看了看手表,离九点钟宴会正式开始还有十五分钟,想来方浩杰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淡淡一笑,指着宴会中心的舞厅,柔声道:“美丽的姑娘,能荣幸请您赏脸跳支舞吗?”

    冷雨柔听着这俏皮的玩笑话,侧着脑袋,莞尔一笑。伸出了自己白嫩柔软的手臂,笑道:“当然。”

    龙漠轩下巴朝大厅角落里的小提琴演奏乐队一扬,接着便挽起冷雨柔的手臂,带着她滑入了舞池之中。

    看着这对俊男靓女的组合,乐队顿时精神一振。瞬间,原本舒缓柔软的音乐一变,慷慨激昂,悠扬悦耳,令人不自觉的沉浸在欢欣鼓舞的乐声之中。龙漠轩带着冷雨柔,两人翩翩起舞。

    美轮美奂的宴会大厅,优雅动听的乐曲,五光十色的灯光,在冷雨柔的眼中,逐渐变幻为一个光芒万丈的世界。

    这一刻,她忘了十五岁的夏夜,自己和妹妹睡过的公园长凳。

    这一瞬间,她璀璨明亮的双眼之中,看到的只有面前这个俊朗非凡的男人,同样深邃灿烂的眼神中,出的灿灿光华和柔蜜意。他们两两相望,四目相对,执子之手,翩然飞跃。随着乐声,舞着同样的步伐,心神合一,仿佛一起飞跃了千山万水,仿佛一起度过了沧海桑田。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凝固。冷雨柔凝视着面前的这张脸,忽然觉得眼前的景物,似乎与自己幼时的梦想重叠。

    俊朗儒雅的王子,奢华美丽的城堡,温婉可人的公主,美丽的宴会……

    这是每个女孩子小时候的梦想。

    只不过,早已不再是小姑娘的冷雨柔,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已经从公主沦为了灰姑娘。能够拥有这霎那的光辉,不过是依附于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实力罢了。而依附别人,终究不是一种长久的关系。

    毕竟,龙漠轩不是那个穿着白衣的王子。冷雨柔知道他太多腹黑冷血的一面,这个男人的笑容儒雅,可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如果有一天他要踢开自己,自己也就只有从这暂时的公主重新沦为原本灰头土脸的灰姑娘。

    幸好,现在她有了龙漠轩的孩子。

    然而,孩子,就能够绑住男人吗?尤其是,对方是龙漠轩这样出色优秀的男人?

    冷雨柔虽然沦为灰姑娘,可并非真正的灰姑娘。她自幼也算是在豪门世家长大,太清楚这些男人的本来面目。只不过今的自己依旧年轻光鲜。如果有一天自己人老珠黄,龙漠轩难保不会另择新欢,金屋藏。即使他不主动去找,他边的女人也会自动献,自己防都防不住。

    就像自己的母亲,冷紫萱。

    成年后的冷雨柔,在知道了母亲与父亲、以及何秀姑三人之间的感纠葛时,不是没有为母亲唏嘘过。当年母亲只是个美院的穷学生,却因为偶遇风度翩翩事业有成的父亲,被父亲成熟稳重的气息所吸引,忍不住芳心暗许。而直到两人根深种两心相许的时候,母亲却从不知道,父亲其实早有家室。

    一直到冷紫萱生下了冷雨柔之后。

    就是这样,冷紫萱不知不觉间成为了破坏他人家庭的小三。而当年的媒体都在指责母亲破坏他人的家庭,母亲默默承受着,却只有冷雨柔会在心底为母亲抱不平。造成这一切的,在她看来,始终是自己那个到处多的父亲。正因为这样,当冷紫萱住的房子被法院拍卖的时候,冷雨柔带着12岁的冷雅柔无家可归,却坚决不肯接受白启光的帮助。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