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与媒体交锋

    正文]2o2.与媒体交锋

    ? 冷雨柔立刻心里一阵反感,她很快就想起来,这个女记者,便是上次称自己与米雪儿在后台闹矛盾的女记者,据龙漠轩调查,是《娱乐百分百》的当家主持人白雪。

    本来为电视台主持人,无需亲自出来跑采访。但这位白雪主持人却与众不同,只要是她看准有信息价值的新闻,她一定亲自跑一趟,并且问出的问题往往都犀利无比,在业内也是非常著名的毒舌,让其他主持人都望而却步。

    看着白雪那笑盈盈的眼神,看着周围所有记者翘目以待的眼神,看着不远处台阶上笑不露齿的米雪儿,冷雨柔偏不退缩。

    她淡淡一笑,冲白雪反问道:“这位记者朋友,请问您觉得,如果我是真的被楚岩哲潜规则的新人,那上次我明明已经是冠军了,为什么这次比赛我反而成为了季军?”

    冷雨柔这一反问,白雪顿时愣住了。

    而其他媒体记者,见冷雨柔终于肯回答问题,又再次一窝蜂的冲上来,手中的话筒争前恐后相继塞到冷雨柔面前,继续追问一个个令人难堪的问题。

    对于这些提问,冷雨柔全都选择忽略。唯有对于白雪的提问,她必须回答,因为那个根本不存在的绯闻,不但让她很苦闷,也让龙漠轩很不高兴。

    冷雨柔回答完了白雪的问题,唇边浮出一抹冷笑,抬腿转走。

    白雪却回过神来,再次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笑盈盈的问道:“冷小姐,上次您体不适临时离开比赛现场,听说是去医院检查体,您怀孕了,这是真的吗?”

    冷雨柔一听,背脊一凉,骤然转,一双冷厉的眼神狠狠瞪着白雪。心思急转,自己怀孕的事,只有妹妹知道。妹妹不可能告诉娱记,那么,是谁出卖了自己?

    白雪一语,无异于平地惊雷,其他记者顾不得问白雪从何得到这个消息,只是纷纷用难以置信的眼神,问道:“这是真的吗?冷小姐,您怀孕了吗?”

    “天呐……是楚岩哲的孩子吗?”

    “那您接下来有何计划,是继续进军演艺界,还是在家静待产子?”

    “您怀孕多久了?”

    “你结婚了吗?请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

    冷雨柔的脸色忽青忽白,难看至极。虽然白雪的问题很毒辣,但这是事实,冷雨柔不能否认,她不可以说出自己离开的真实原因,是丁静静被绑架了。更不能指责白雪撒谎。白雪既然有渠道说自己怀孕了,只要记者一调查,这件事就隐瞒不住。

    正在冷雨柔踌躇两难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辆眼熟的银色凯宾斯基缓缓开了过来。而冷雨柔斜眼看过去,见米雪儿已经款款走近了。眼珠咕噜一转,脸色终于缓和过来,微笑着对白雪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娱记怎么那么喜欢关心明星的私人事。如果你有时间有能力曝光这些,为什么不去帮助那些需要的人?比如那些上访无门的老百姓,比如那些贪赃枉法的贪官商,比如那些贫困山区上不起学吃不了饭的孩子?有资源不用却浪费在明星上,这很好玩吗?对不起,明星也是人,也有私人生活,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冠军来了,你们可以去采访她。”

    说完,冷雨柔伸手指向前方的米雪儿,趁大部分记者的视线投向米雪儿的时候,奋力拨开人群,转向银色的凯宾斯基走过去。

    车门打开,冷雨柔快步躲了进去。牧天歌淡淡一笑,银色的凯宾斯基便以优美的姿势滑行离开,任由后面的记者苦苦追赶,越来越远直到最终甩掉记者们。

    冷雨柔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放松下来,调整了座椅靠背,用舒适的姿势懒洋洋的陷进去。

    牧天歌微笑着看了她一眼,笑问道:“你还好吗?”

    冷雨柔有些头痛,无奈的扶额,摇头苦笑:“死不了。”

    牧天歌也笑,温和清润的声音,仿佛具有安定人心的魔力,极具磁的低沉说道:“说的也是,这世上,除了生死,没有什么事是真正大不了的。”

    冷雨柔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多谢你的安慰。不过,人活着当然不会死,我又不是神仙,不能做到然物外,总会深陷各种烦恼中。”

    牧天歌不疾不徐的继续微笑着说:“你知道就好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活着就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各种问题。”

    冷雨柔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半响,忽然又偏过头,饶有兴趣看着牧天歌,认真的问道:“天歌,问你个问题。”

    “嗯哼……”牧天歌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示意冷雨柔但说无妨。

    “你……真的24岁?只比我大一岁?”

    “难道我看起来像十八岁的少年吗?”牧天歌自恋的微笑着反问。

    冷雨柔白了他一眼,抚了一下耳际的丝,道:“只是觉得你说话总是那么有哲理,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不符合你的年龄。”

    牧天歌双眼平稳注视前方,神色平静的答道:“在娱乐圈浮浮沉沉五年了,什么人都见过,什么事都经历过,自然不会像同龄人那么无知了。”

    冷雨柔眯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唔……说来听听,你所经历过的事。”

    牧天歌笑了,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那可是个很复杂的故事,你不会有兴趣知道。”

    冷雨柔摊手,瞅着他道:“你错了,我很喜欢听故事。”

    牧天歌不急不忙的说:”好啊,既然你喜欢听故事,哪天有空了,我们喝点啤酒,聊个三天三夜。”

    冷雨柔无语,送了一对卫生球给他,看向窗外极后退的白桦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回公司的路,便警觉的问道:“要载我去哪?”

    “回家。”

    “回家?”

    “唔……准确的说,是去我家。有个人在那里等你,他很想见你。”牧天歌说完,小意的看了冷雨柔一眼。

    冷雨柔浑的神经瞬间紧绷,下意识就知道牧天歌所说的那个人是谁,立刻急着反驳道:“不行!停车,我不要见他!”

    “雨柔,你怎么这么抗拒见到他?”牧天歌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今天的电视直播复赛,他和方浩杰一起在家观看,看到后半段就知道今天估计形不妙。而方浩杰又一再缠着自己,说他想尽快见到冷雨柔,所以牧天歌才开车出来接冷雨柔,带她离开了窘境。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