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闺房之乐

    正文]189.闺房之乐

    ? 冷雨柔吓了一跳,想起医生叮嘱过的前三个月尽量不要同房,便蹙眉推开龙漠轩,因为紧张,说话的语气都严厉了些:“别胡来!”

    “怎么了?”龙漠轩一怔,不解妻子为何前后变化这么大。

    “轩轩,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冷雨柔恬淡的笑着,脸却羞红了,一手支撑着大,斜躺着,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似乎那个小生命现在就在安睡似的。

    她这副样子,却是更加勾魂迷人,龙漠轩看的呆住了。

    冷雨柔思考着,该如何开口,才能给龙漠轩一个最大的惊喜。就在此时,龙漠轩的手机忽然响了。

    龙漠轩看看手机,冷雨柔点头笑道:“没关系,你先接电话吧。”

    龙漠轩接起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侦探反馈的信息,眉头紧锁,表也越来越沉。

    挂了电话,龙漠轩勃然大怒,骂了一声:“该死的,我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龙漠轩口中的“你们”自然是米雪儿与她背后的团队。冷雨柔并不知道她认识那些人——就是楚岩哲之前接受给他的那些香港富商,温叔、李哥他们。而此刻龙漠轩满面寒,让冷雨柔看了都不打了个寒颤。

    意识到冷雨柔的紧张,龙漠轩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微笑道:“没事,工作上的一些烦恼,与你无关。”

    这时,冷雨柔看着龙漠轩那俊魅冷酷的脸,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轩轩,你工作是不是非常忙?”

    龙漠轩一怔,条件反的点头:“是啊,最近这段时间要扩大亚洲区的生意,计划两年内稳定展。三年后,我要向欧洲市场进攻。”龙漠轩说起自己的传媒帝国事业,双眼出精光,那是一股势在必得,那是男人对权利与对事业的执着。

    而这股狂绪,却让冷雨柔一惊。她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爸爸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出现,问母亲,冷紫萱就说父亲工作忙碌。冷雨柔摸着肚子,低头想道,这个时候要孩子,是不是不太理智?如果龙漠轩经常忙于工作,不能照顾自己和孩子,孩子将来会不会因为缺少父而恨自己?

    正因为着这个小生命,所以才还没开始孕育就已经开始担忧。佛家有云,因故生怖,因故忧心。人若不被左右,自然能够活得潇洒无棘。但冷雨柔偏僻是个多多义的人,她做不到。

    龙漠轩见妻子忽然一改刚才的笑容,低头沉思,便捧起了冷雨柔的脸,柔的注视着她,笑问道:“怎么了?”

    冷雨柔淡淡一笑,强掩忧思,道:“没什么,只是希望你能有更多时间陪陪我。”

    尽管自己很想要这个孩子,可,如果龙漠轩还没准备好要当父亲,那自己决定生下孩子,会不会让两个人刚刚回的感,又生出矛盾来?

    而且——真的要生下孩子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当一个母亲吗?能够像母亲那样,做一个成功并且可的妈妈吗?对这几个问题,冷雨柔实在是有些信心不足。所以,她一时间竟没了言语。

    龙漠轩瞅着冷雨柔的神,也不再说话,继续刚才未完成的动作。

    捧住那张美丽得有些妖娆的脸,啄住她的樱唇,龙漠轩深凝视着冷雨柔,低哑的声音极具磁:“小妖精,真恨不得一口吞了你。”

    冷雨柔心尖一颤,自然知道,这是因为之深,所以恨不得与对方融为一体。

    心理防线一旦突破,龙漠轩便不再给她机会,熟练的攻城掠地,啃噬着她优雅纤细的脖颈,绵密的吻,沿着她的脖子,一路下滑到了前。而另一只手,也早已老巨猾的探入了冷雨柔的衣衫内,轻轻的揉搓着,挑逗着……

    冷雨柔经不住这样的挑逗,立刻面红耳赤,心跳加快,想要抗拒,可体却不由自主的迎着他的动作,慢慢的绵软起……

    龙漠轩轻轻的将她推倒在上,开始解她的衣衫,而自己的体也早已膨胀,体温升高,迫不及待的表达着它此刻的**……

    气氛浓烈柔至极,冷雨柔还不忘睁开星目,柔声提醒道“轻一点,好痛……唔……”

    一句话没说完,被龙漠轩猛烈的一撞,立刻体一阵颤抖,冷雨柔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低低的喘息,交缠的躯体,旖旎的风景,这一切,更加让龙漠轩罢不能……

    冷雨柔却偶有失神,想着医生的叮嘱,不免有些害怕,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随即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医生说的只是尽量避免,并没有说不能。而且,龙漠轩的动作看似粗鲁,其实已经很温柔了。

    龙漠轩察觉到下之人的分神,不满的眯眼,低下头去,狠狠的噙住冷雨柔的唇,将自己连以来的思念与恋,毫不留的借着这吻,全数泄出来……

    ……

    一阵长时间的温柔缱绻之后,冷雨柔缩在龙漠轩怀里,体依然传来极致快感的颤抖,而她眯着眼睛,似乎不愿醒来。

    龙漠轩似笑非笑的看着怀中人,撩拨着她额头的刘海,笑道:“宝贝儿,你真是太迷人了。要不,重来一次吧?”

    冷雨柔闻言大惊,立刻睁眼摇头道:“不要……我……已经够了……”

    “唔……?这么快就喂饱你看吗?可是你老公我还是很饿啊……怎么办?”龙漠轩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戏谑之味。

    冷雨柔脸上一红,谁能想到平里冷酷桀骜的龙漠轩,在那样威严的外貌下,上竟然也这般的……猥亵。她不由得啐了一口,懒懒起,白了龙漠轩一眼,道:“不行,真的不能再来了,我体弱,受不住。”

    既然冷雨柔这么说了,龙漠轩就是再饥渴,也只得强忍住。他也起,一边抱起四肢酸软无力的妻子,向浴室走去,一边调笑着说道:“听过一个笑话没?”

    “什么笑话?”

    “男人最怕娶的几种女人,一种是公交车售票员,不停的说:再往里面去一点,里面还很空;一种是……“男人最怕娶的几种女人,一种是公交车售票员,不停的说:再往里面去一点,里面还很空;一种是女导游,不停的喊再来一次;一种是女护士,动不动就喝令脱裤子……”龙漠轩说着,似笑非笑的瞟着冷雨柔,心中好不得意。

    冷雨柔脸上微红,却也知道龙漠轩只在自己面前讲这种笑话。羞怯之余,竟然也讲笑话道:“我也听过一个段子。”

    “什么?”龙漠轩笑着挑眉,不信冷雨柔也会讲。

    “男人最喜欢听到女人说,官人我要。最怕听到女人说,官人我还要。最怕说我要我要我还要嘛……”

    龙漠轩的万年冰峰脸瞬间阳光灿烂,他实在没想到,自己那冷弱的小妻子,居然也会讲这种冷笑话。瞬间低头在冷雨柔额头亲了一口,不由对冷雨柔更加宠溺,觉得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可,总能给他惊喜。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