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白亚楠的处境

    正文]177.白亚楠的处境

    ? 丁磊的手机一直关机,而黑子离开之后也忙于调查,父亲还在公司里加班,据说龙漠轩的公司正在调查丁磊的公司。  白亚楠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依靠冷雨柔来帮助自己,而她却从小就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这个妹妹,还曾虐待她……想到这里,白亚楠心里就涌上一阵复杂难明的意味。

    夜深了,白启光才拖着疲累的体,黑子开车送他回家,两人同样脸色铁青的走进客厅里。

    白亚楠急忙倒了两杯白开水,白启光端起来一口气饮尽。瞧着父亲脸上的皱纹与眼角的担忧,白亚楠再次叹了一口气,对父亲道:“爸,你累了,先去休息吧。”

    白启光看了黑子一眼,道:“也好,反正黑子都知道,让他讲给你听,我明早还要早起。”

    白启光回了自己的房间,客厅里只剩下白亚楠与黑子。黑子不急不缓的喝完了水,才将他们今天调查到的事娓娓道来。

    原来,经过公司会计与侦探公司联合的手段,调查出丁磊的公司前段时间做了一笔亏本买卖,已经负债累累,被对方公司追债,法院都快下了封条。也就是说,丁磊现在面临巨大的债务危机,如果他不能解决,不但公司会被查封,他本人也将锒铛入狱。

    白亚楠听完之后点点头,却又很不解:“可是,这跟静静有什么关系?”

    黑子看着白亚楠,面容沉静如水,镇定的说:“而就在前两天,丁磊的公司已经破产了,但他仍然被债务人追着要债,如果不还清就有命之忧。那些人都是黑社会,穷凶极恶。最后不知道丁磊用了什么法子,让对方给他一周时间,他会想办法解决。今天时间太仓促,只查到这么多,但我们都觉得,带走静静的人,可能就是丁磊。而丁磊之所以带走静静,大概跟他欠债有关系……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还要继续调查。”

    听完黑子的话,白亚楠“嗖”的一声站起来,连连摇头,不敢置信的说:“不可能!不会,绝对不会!他怎么会是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而且他带走静静也不能替他还债啊……”

    黑子叹气,道:“很晚了,你去睡觉吧,放心,公司那边还有人在继续追查,我先把叔叔送回来,再去公司盯着,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白亚楠感动,哽咽住:“黑子,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却没有机会。”

    “唔……?”黑子扬眉,面无表佯装镇定看着白亚楠,心里却有些紧张。

    白亚楠看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以来为我和静静所做的这些事,谢谢……”

    黑子淡淡一笑,站起,眼睛望着窗外的暮色,悠悠的说:“我回公司了,你记得早点睡觉。”

    白亚楠送黑子到门口,看着他启动引擎离开,这才怅然若失的回来。想着黑子刚才带来的消息,震惊之余,先是不信,后是担忧。事到如今,白亚楠知道,丁磊带走静静可能是最符合真相的猜测。而如果真是丁磊……白亚楠提起了一颗心,惴惴不安的思考着种种可能,直到头痛裂,最终无奈放弃。想来,丁静静无论如何也是丁磊的亲生女儿,虎毒尚且不食子,丁磊应该不会伤害静静吧?

    白亚楠转,视线上扬,看了看二楼冷雨柔的房间紧闭的木门,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上楼去看看。

    二楼是冷雨柔与冷雅柔的房间,因为一楼方便照顾丁静静,所以白亚楠与白启光都住在一楼。这个二楼的楼梯……白亚楠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没有踏足过了。缓缓上了二楼,敲了敲房门,很快里面的门就打开了,龙漠轩静静的站在房门口,警惕的看着自己。

    白亚楠知道,龙漠轩对自己并无多少好感,甚至可以说不喜欢,但她却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反正她对龙漠轩也没什么好印象……或许是因为,想到黑子为这个男人当保镖,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吧。

    “什么事?”龙漠轩薄唇如刃,冷声开口。

    白亚楠也不再掩饰自己的不愉快,只是问了一声:“冷雨柔……她没事了吧?”

    龙漠轩瞟了一眼在上睡得昏昏沉沉的冷雨柔,面无表的说:“没什么事,只是烧了,需要休息。”

    白亚楠探头看了一眼,见那个年轻的医生正坐在一旁给冷雨柔测体温,便又问道:“那,我去睡觉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叫我。”

    龙漠轩点头,也不说话,关上了门。

    林建华看了看温度计,已经高烧到39°2了,但他脸色沉稳,似乎并不担心,只是对龙漠轩道:“你该让她煮点东西,冷雨柔半夜如果醒了,肯定会饿。”

    龙漠轩额头三条黑线。没想到林建华都比自己细心,在心底暗骂自己不体贴,龙漠轩便快拉开门,探出脑袋,唤白亚楠道:“那个……喂……”

    白亚楠转头看着他,对龙漠轩不礼貌的称呼并不在意,问道:“有什么事吗?”

    这应该算是龙漠轩头一次与白亚楠说话,他沉声道:“能帮我煮点皮蛋瘦粥吗?雨柔半夜如果饿醒了可能要吃,我要在这里照顾她。”

    白亚楠点头:“没问题,我在厨房里用紫砂锅熬上,她什么时候醒了你下去盛了就好。”

    虽然极不愿,龙漠轩还是说了一句:“谢谢。”

    白亚楠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看似高傲冷酷的男人还会道谢,顿时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便微笑着说:“不必,你和冷雨柔帮了我那么多,我只是做一点我能做的事而已。”

    龙漠轩关上门,回房问林建华:“你确定不用煮点姜汤?”

    林建华坐在椅子上,眉毛抖了抖,摇头说:“不用,她忽而高烧忽而低烧,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太晚去医院也不好,干脆等明天天亮再观察一下况。”

    龙漠轩皱眉:“实在不行,我就打12o让医院来接她。”

    林建华啼笑皆非:“拜托!就算你是富豪,也用不着这样浪费资源好吗?只是个烧你就惊动12o出动,有没有那么夸张?再说,有我在,保证她今晚不会有什么危险,最好自然病退,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龙漠轩沉默了。的确,在生病的那段时间,林建华总是建议尽量不要吃药。而去世之后,龙漠轩来苏州,打算把工作重心转移到苏州来,林建华也就跟着过来了。

    半响,龙漠轩问林建华:“小易最近况怎么样?”

    林建华似笑非笑:“你还记得你有个外甥,我以为你忘了小易呢。”

    龙漠轩皱眉,抬眸,冷冷的望着林建华,道:“林建华,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

    林建华不以为意,挥了挥手道:“放心吧,有道培医院的专科主治医师照顾,可比我这个非专科医生照顾好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