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吃不准的冷雨柔

    正文]o9o.吃不准的冷雨柔

    ? 进了门之后,白亚楠将丁静静放下,转头对黑子说:“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进去坐一会儿吧?”

    黑子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向客厅走去。

    客厅里,冷雨柔正坐在沙上打电话。

    “张姐,你明天有空吗?我是小雨,好久没见到你了,明天出来见个面吧?”

    张姐欢快的声音嗔怒道:“小雨啊,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辞职了?辞职以后也不跟我联系,真没良心的丫头!明天啊,当然有空了。对了,你突然想到约我,是有什么事吗?”

    张姐这么一问,冷雨柔又想起在医院门口见到的一幕,蓦地一慌,道:“没什么,明天见了面再说吧。”

    “好!那你约个时间地点吧。”

    “就在步行街人民路口的Rose maRy小店如何?上次我们逛街去的,北局二弄后面,特别偏僻但是也很调的侣档小西餐厅,你还记得吗?”

    “没问题。啊——对了,上次说给你介绍男朋友的,你姐夫他们公司的一个海归,长得帅条件好,因为在国外念书耽搁了。据说公司里倒追他的人能从苏州排到上海,你姐我这不是惦记着你嘛,明天一起见个面吧。”张姐的说。

    冷雨柔顿时囧了:“什么?张姐,你还不忘给我介绍男朋友呐?”说到这里,冷雨柔瞟了一眼黑子与白亚楠,礼貌的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丁静静则高兴的唤了一声大姑,就扑到冷雨柔怀里。

    冷雨微笑着抱起了丁静静,听着张姐的絮叨,招架不住的点头说:“好好好,知道啦,明天九点在rose mary见面,我可先说好,那海归是你带来的,出于礼貌而已,未必人家会看得上我哟!”

    事实上,冷雨柔想说的是,若张姐知道自己结婚了,并且对象是公司的董事长,会不会痛骂自己一顿?不过,要说自己与龙漠轩结婚,还是在那样一种况下结婚的,不但别人难以置信,自己都羞于启齿呢。

    既然张姐好心给自己介绍男朋友,那么明天就权当礼貌,别扫了张姐的心去见一见吧。只是,要如何将自己在医院门口看到的一幕告诉张姐?冷雨柔想到这里又头痛不已了。

    黑子将冷雨柔的电话记在心上,当下并无过多异样的表现,虽然早已在调查中熟知冷雨柔,但还是必须装出初次见面的样子来。

    冷雨柔挂断电话,抱起丁静静,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笑道:“静静,去哪了?”

    丁静静笑嘻嘻的伸手一直指黑子,道:“见爸爸!”

    冷雨柔莫名其妙的看向黑子,一脸疑惑。白亚楠尴尬的上前,抱起丁静静,道:“别胡说!”

    倒是黑子,神态自若的点头道:“你好。我是亚楠的朋友,未来希望成为静静的爸爸。”

    冷雨柔一愣,疑惑的看向白亚楠,白亚楠却不想解释什么。她们两人名义上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向来感淡漠,白亚楠的事,冷雨柔也并不关心,所以也没有多问,只是淡淡的招呼了一声,便转要上楼。

    丁静静从妈妈怀里爬下来,喊着大姑,撅着嘴道:“大姑,你上次说带我去游乐园玩,大姑说话不算数!”

    冷雨柔一愣,转而一笑,想了想,说:“后天吧,大姑明天有事,后天一定带你去,好不好?”

    丁静静这才满意的亲了冷雨柔一口,冷雨柔笑着上楼了。

    一楼客厅里,白亚楠给黑子倒了一杯茶,黑子皱眉,淡淡的说:“我从不喝茶。”

    白亚楠一愣,道:“那我去给你换一杯白开水。”

    黑子却面无表的说:“不用了,我马上就走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别去跟你前夫复婚了。一个没有的冷冰冰的家庭,不一定能让静静得到幸福。如果她只是需要一个爸爸,我来充当这个角色就行了。”

    白亚楠静默了一会儿,点头道:“我会考虑你的提议的。”

    黑子抬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道:“我该走了,静静,跟爸爸再见!”

    “爸爸拜拜!”丁静静举起小手跟黑子再见,黑子蹲下来,丁静静便笑着跑过去,在他的脸上主动吻了一下。黑子那冰凉的眼神瞬间多了一些柔

    白亚楠牵着丁静静的手,目送黑子离去。丁静静仰着脸,天真无邪的问白亚楠:“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住?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都住在一起的!”

    白亚楠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抱起女儿,头痛的说:“静静,别问了好吗?”

    丁静静乖巧的懂事,但那眼神分明是不甘心。白亚楠开始意识到,自己想要给女儿的,始终是缺失了一些,而这些只怕是永远都弥补不了的。

    离开白家,黑子坐在车里,看看时间,立即给龙漠轩打了一个电话。

    龙漠轩刚下飞机,便听到了一个让他极度狂躁的消息,站在机场大厅里,他的声音冷厉得透出一股寒气:“什么?冷雨柔明天要去相亲?”

    黑子瞟了一眼白家门口,恭敬的说:“是的,听起来,是她的一个什么朋友给她介绍的。”

    “时间,地点。”

    “明天上午九点,在北局二弄那边的一个叫rose mary的侣档小西餐厅。”黑子说完问道:“老大,你有何想法?”

    龙漠轩暴跳如雷,本以为自己到苏州来,冷雨柔见到自己一定会惊喜得感动不已,谁知迎接自己的倒是这样一个“惊喜”。他冷哼一声,道:“我还没想好,现在打车去苏州,这件事你做得不错。唔……对了,你怎么会听到冷雨柔跟别人打电话?”

    黑子神色一僵,迟疑了半响,才说:“是因为白亚楠……啊不,确切的说,是因为白亚楠的女儿,丁静静。那个小女孩,我很喜欢她。所以,我想当她的爸爸。”

    龙漠轩听完略有吃惊之色:“黑子,你是认真的?”

    黑子是他三年前在意大利时遇到的,当时的龙漠轩与意大利黑手党有些过节,那一次,若不是黑子,龙漠轩只怕小命难保。因此两人虽为雇主关系,但实际上却同兄弟。

    黑子为人冷酷,沉默寡言,但对龙漠轩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是的,我有这想法,但是具体该怎么做还没想好,再看看吧。”

    龙漠轩听出黑子声音里的无奈,取笑道:“想不到黑面无的你,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哈哈哈!”

    黑子冷笑反问:“老大,貌似你对冷雨柔也吃不准吧?”

    龙漠轩被人刺到痛处,顿时怒了,眼珠一转,怒道:“黑子,既然这样,我命令你跟白亚楠交往,经常送她回家,最好住到她家。这样,你就能时刻替我监视那女人的动态了,随时向我报告!”

    “什么?我不要!”黑子惊呼着拒绝:“老大,你不能拿我的终大事开玩笑!”

    “就这样,我很累了,拜拜!”龙漠轩说完挂掉了电话。唇角微微上扬。冷雨柔,相亲是吗?很好,我会让你有一次终难忘的相亲!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