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爱情呼叫

    正文]o8o.呼叫

    ? 冷雨柔一边扶着白启光坐起来,一边流着泪说:“爸,我是雨柔,我不是妈妈啊,你醒醒,你又喝醉了吗?”

    白启光坐直了子,揉了揉眼睛,睁眼看着冷雨柔,迷茫地说:“雨柔……?”

    冷雨柔点头,倒了一杯茶,递给白启光道:“爸,你喝杯茶醒醒酒。

    白启光喝了一口茶,意识清醒了些,待看清面前的人是冷雨柔,不由得颤抖着嘴,满口酒气,结结巴巴地说:“雨柔……你,你回来了?”

    冷雨柔笑着点头说:“是呢,上午刚刚回来的。雅柔住院了,我急着去医院看了她之后才回家的。爸爸,你怎么又喝醉了?”

    白启光听着冷雨柔的话,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担忧地问道:“雅柔住院了?雅柔怎么了?”

    冷雨柔扶着白启光,挨着他坐下,柔声说:“没什么,就是一点小病,住院治疗了,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很快就可以出院。”

    冷雨柔不愿意让白启光担心,但白启光却穷追不舍,立刻抓住冷雨柔的手,问道:“到底是什么病?你不说爸爸更担心。”

    冷雨柔摇头苦笑,早知道就不该说了,她慢慢地说:“是急阑尾炎,但是已经做过手术,过几天就会康复了。小雅不愿意让我们担心,我也是昨晚打电话给她室友才知道,爸爸你别着急。”

    不料,白启光听完,却抱头痛哭,呜咽着说:“小雨,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妈在天之灵,也没能好好照顾你和小雅,爸爸对不起你们,让你受苦了……”

    冷雨柔眼圈一红,她抱住白启光,轻拍着父亲的背部,柔声道:“爸,别说了……”

    白启光心中悔恨交加,愧疚地说:“小雨,你上次替爸爸还债,还有这回给你哥还债的五十万,这些钱是哪来的?你可别跟爸爸撒谎,爸爸现在清醒着呢!”

    冷雨柔一愣,没想到父亲现在问起了这个问题。她苦笑两声,干涩地说:“爸,这件事,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你暂时别问了,让我理一理思绪,行吗?”

    白启光看着自己的女儿,体谅地点头,说:“好,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爸爸了,记得跟爸爸说。”

    冷雨柔心中酸,怕再说下去自己伪装的坚强会崩溃,为了不让自己落泪,她站起,道:“爸,我知道了。那我先上楼休息一下,太累了。”

    “好。”白启光抬起头,注视着冷雨柔,认真地说:“小雨,爸爸对不起你们姐妹几个!爸爸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赌博不喝醉了!”

    冷雨柔目光闪动,弯腰抱住父亲,感慨地说:“爸,一家人别说什么对不起的话,你永远是我最好的爸爸!”

    白启光下了决心,道:“小雨,爸爸明天就去找工作!赚钱养活自己,不能让你成为负担!”

    冷雨柔本想劝白启光别出去工作,然而转念一想,父亲每呆在家里,总是郁结于心,容易喝酒,一喝醉就会赌博。有份工作让他不至于那么闲,倒也不是坏事,便点头赞同道:“也好。就在家附近找个轻松点的工作,打时间就好了。”

    冷雨柔与白启光又交谈了几句,向二楼走去,准备洗澡睡觉,白亚楠却回家了。白亚楠神沮丧地走进客厅,连拖鞋都懒得换,垂头丧气地走到沙上,无力地坐下。

    白启光见她样子颓废,忍不住关切地问道:“亚楠,怎么了?”

    白亚楠靠在沙靠背上,闭上眼睛,有气无力地说:“爸,我刚和丁磊见面了,我想和他复婚。”

    “复婚?”白启光闻言一愣,疑惑地看着白亚楠,说:“亚楠,你没烧吧?”

    听见这句话,冷雨柔上楼的脚步也停住了,她回头惊讶地看向白亚楠。

    白亚楠疲惫地解释道:“静静最近老嚷嚷着要爸爸,她说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问我为什么她没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孩子不能缺少父。我想,他丁磊就算对我再怎么冷血薄,自己的女儿,他还是要关心的吧?”

    另一句话白亚楠并没有说出口。依照今见面的形看来,丁磊对自己也并非全然没了意吧。只是,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复合,但这两年,那种期盼的心已经逐渐变淡,最终消散。而最近黑子的出现,则让白亚楠原本心静如水的心里,隐约泛起了一丝涟漪……

    白亚楠闭着眼睛,痛苦地兀自胡思乱想着,忽然听见冷雨柔声音冰冷地问道:“你真的认为,复婚对静静来说是好的选择吗?”

    白亚楠并不知道冷雨柔已经回家了,猛然睁眼,抬眸看到冷雨柔,眼神中闪过一片讶异之色,傲然反问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冷雨柔见自己的好心被人当作驴肝肺,恼道:“本来,你的事我才不关心呢!但你既然说这是为了静静,作为静静的姑妈,我只是表一下我的意见。丁磊那样丝毫不关心女儿的父亲,可有可无。让孩子有一个父亲但却根本不关心她,你有没有想过静静会更加失望?静静的父亲就是那样一个人,这是她必须接受的命运。所以,如果你复婚真的只是单纯为了静静,我劝你再好好想想。”

    冷雨柔说完,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毕竟,白亚楠过得是否幸福,她一丁点都不关心。而冷雨柔只是不愿意看到丁静静跟着受苦罢了。

    冷雨柔回到房间,洗澡之后,回到房间,现手机有三个未接来电。不出意外的,都是龙漠轩打来的。冷雨柔略一犹豫,按下了关机键,决定不管什么天大的事,让自己先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休息足够了,才有精神来面对各种难题。

    而等她一觉醒来之后,天色已晚,她将手机开机,一连涌进五条短信呼服务,其中四个电话是龙漠轩打来的,一个是冷雅柔。

    冷雨柔想也不想,便给冷雅柔回了电话过去。

    那头,冷雅柔撒地抱怨道:“姐,你给我炖的乌鸡汤什么时候送来啊,我都快饿死了!”

    冷雨柔揉了揉乱糟糟的头,郁闷地说:“呀!一回家睡觉到现在,我给忘了。我这就起,去外面给你买了送去吧。”

    挂掉了电话,冷雨柔起,换衣服,洗漱,待她出来,手机上面又多了两个未接来电,依然是龙漠轩。

    这一天十几个夺命连环呼,还真不符合龙漠轩的个呢。冷雨柔想了想,终究是忐忑地按下了拨号键,将电话打了过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