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黑子与静静

    正文]o75.黑子与静静

    ? 冷雨柔看看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会儿,按下接听键。

    龙漠轩的声音十分冷淡:“到家了吗?”

    “还没有,刚下飞机,怎么,有事吗?”

    “没事,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我忙着,先挂了。”龙漠轩说完急急挂了电话。

    冷雨柔依然拿着电话处于懵懂之中。今天是怎么了,龙漠轩,牧天歌,一个个说话都奇奇怪怪的。不过,眼下她也没时间想这些了,不知道小雅的况如何。冷雨柔此刻只想尽快赶到苏州回医院去照顾冷雅柔。

    而她并知道的是,此刻,牧天歌正在电话里,与另一个人谈论着自己。

    方浩杰听着牧天歌的话,不由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她早已经忘了我?”

    牧天歌漫不经心地笑:“经过我的几次试探,看样子,冷雨柔早已经不记得你了。表哥,劝你还是不要再去打扰她了吧。当初既然已经放弃了她,现在她有自己的生活,你就不要去干涉了,祝福就好。”

    方浩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似乎忘了,是你跟我提起她的。”

    “那时我只是想确认,这个冷雨柔是不是你的前女友。是我多管闲事了,总之,你就当作我没打过那个电话,继续你风流多的生活就行了。”牧天歌邪邪地笑,抬起腕表看看时间,说:“时间差不的了,我该进场了,挂了啊!”

    “等一等!”方浩杰连忙叫住牧天歌,沉声问道:“她……她好吗?”

    牧天歌一愣,唇边扯起一个笑容,带着几分戏谑的笑,问道:“表哥,你不会告诉我,至今没忘记她吧?”

    “少废话!”方浩杰低吼:“她过得好吗?”

    “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呢,所以你就放心吧!”牧天歌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

    “或许,我该抽空回国一趟呢……”方浩杰自由自由地说。

    育星幼儿园门口,黑子将黑色Bm停下,打开车门,然后绕路到副驾驶席上,他十分绅士地拉开车门。白亚楠抱着丁静静下了车。

    丁静静张牙舞爪地龇牙笑着说:“妈妈,妈妈,放我下去,我要自己走路!”

    白亚楠无奈地笑着,弯腰将丁静静放下来,丁静静走到黑子面前,乎乎的手掌勾着黑子的小手指,兴高采烈地向前跑去。跑到一个穿着很潮的小男孩面前,拍了拍那小男孩的背部,说:“亮亮,看,这是我爸爸!”

    小男孩回过头,仰着头看了一眼黑子,大概是畏惧于黑子冷厉的气质,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黑子看着丁静静得意的样子,心中升起一丝骄傲的感觉。

    丁静静忽然拉了拉他的手,黑子弯腰蹲下,丁静静在他的脸上“啵”的亲了一口,摆了摆小手说:“爸爸,再见!”

    说完,丁静静和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一起走进了园里,黑子慢慢站起,看着丁静静小小的背影,心中说不出的满足。

    直到看不见丁静静,黑子这才转,见白亚楠正依在车边,眼带风,温柔地含笑看着自己。但瞧见黑子往回走,立刻低下了头,看不见她的神

    黑子心中一动,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走到车子旁,打开车门,对白亚楠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白亚楠点头,随即拉开副驾驶席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一路向前开去,白亚楠一直局促不安地扭着手。早晨黑子开车来到白家,接丁静静去幼儿园,一路来的时候,丁静静不停地嬉闹,车里气氛十分闹。现在剩下白亚楠与黑子,顿时显得尴尬无比。

    车子快到白家的时候,白亚楠忽然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黑子,谢谢你送静静上学。”

    黑子一边开车,一边面无表地望着前方说:“不用谢我,这是我答应她的事,应该做到。”

    白亚楠想了想,最终鼓起勇气说:“很感谢你对静静的关心,可是,很抱歉,我希望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来接送她上幼儿园了。”

    黑子一顿,瞟了她一眼,问:“为什么?”

    白亚楠轻轻地叹了口气,几不可闻,眼神望着窗外,脸色茫然地说:“我和她爸爸离婚的时候,她还不到一岁。这三年,我给了静静足够的母,可是却无法弥补她失去的父。今天,你虽然满足了静静,让她在同学面前很有面子,可是,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我给不了静静一个圆满温暖的家庭,这从她出生的时候已经注定,她的命运就是这样,她必须面对。如果静静习惯了叫你爸爸,真的把你当作她的父亲,我不敢想象,有一天,如果你不再出现,静静会怎么样……与其后来失去,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她得到。”

    黑子听完,久久没有说话。

    白亚楠心中忐忑,神色凄苦,但却非常坚定自己的信念。她知道丁静静要的,不止是一个名义上可以对同学宣称的“爸爸”,而是能够在节假陪伴她玩耍,晚上会哄她睡觉的爸爸。而就算黑子再怎么好心,也无法替代丁磊,来承担起这个做父亲应付的责任。

    车子里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见车轮在公路上滑行的声音。黑子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微微的刺痛,想到以后丁静静不能再喊自己爸爸,这个一向面硬心冷的大男人忽然伤感起来。但,白亚楠才是丁静静的母亲,而自己毕竟没有资格参与到别人的家庭教育上。黑子怅然若失地答应道:“我知道了,抱歉,我只是想帮静静,没想到给你造成了困扰。”

    白亚楠凄然一笑,道:“不,是我要谢谢你才对。是你让我知道,原来静静那么渴望得到她爸爸的。也因为这样,让我重新思考了一些事。”

    黑子敏感地察觉到白亚楠话里有话,问:“什么事?”

    “我正在考虑,和静静她爸爸复婚。”白亚楠平静无波地说。

    黑子听完,不一言地开车,直到将白亚楠送回白家,两人始终都没有再交谈。

    白亚楠站在铁门前,看着黑色的Bm绝尘而去,终于忍不住崩溃,蹲在地上一阵嚎啕大哭。

    哭完之后,她站起,掏出包里的手机,拨通了丁磊的电话,声音平静地说:“有空见面吗?”

    丁磊似乎十分不耐烦:“有事吗?”

    “关于静静的事,我想跟你谈一谈。”

    “两个小时后,你出来吧,我们在松木屋见面。”丁磊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仿佛不想多说一个字。

    而白亚楠挂断电话不由出苦笑。丁磊,松木屋本料理,是当年你我约会第一次吃饭的地方,如今竟然相约在那见面,你是当真不再记得过去的一切,还是有意刺激我?

    无论如何,今时今,我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丁静静。

    白亚楠苦笑着,转向屋内走去,简单地梳洗一番,换了一整齐干练的短裙,准备出门。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