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奶奶重病

    正文]o63.重病

    ? 北京和平医院。

    VIp病房中,上官金凤躺在病上昏迷不醒,鼻端插了氧气管,手臂四肢都插满了针管。

    龙漠轩牵着冷雨柔,两人一进入病房,看见上官金凤如此衰弱的样子,龙漠轩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冷雨柔也不好过,想到不久前自己离开北京时,那个坐在沙上精神铄历的老人,如今正面临着生死关头的考验,不由得心头酸涩。

    林建华站在一旁,声音沉痛:“昨晚半夜接到福伯的电话,说是老夫人形不好。我过去的时候,老夫人已经神智昏迷,但她不让我们联系你,说是你有大事要办……”林建华说到这里哽咽住。

    冷雨柔惊讶地看向龙漠轩,不敢置信地问:“他说的大事……不会跟我有关系吧?”

    龙漠轩点头,声音沉重,沙哑着道:“是让我去找你。她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我的婚事,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了……”

    冷雨柔看着病上满脸菜色的上官金凤。半个月之前,上官金凤还生机勃勃,虽然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但却皮肤光润。而现在,上官金凤的脸颊已经凹陷进去,眼窝深陷,干瘪的嘴唇紧抿着,浑浊的眼皮偶尔转动一下,如果不是她在呼吸,看不出丝毫生气。任谁都不会怀疑,这位老人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

    龙漠轩左手拼命地捂住自己的嘴,眼睛用力地眨了又眨。

    冷雨柔被他抓住的那只手生痛,却没喊出声。她侧脸望向龙漠轩,只见龙漠轩表扭曲,出干涩的呜咽之声。

    “绝不会是一夕之间变成这样,林建华,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龙漠轩拼命压抑着自己的绪,强自镇定地问。

    林建华叹道:“其实,这半年,老夫人的体就每况愈下。但她不愿意让你担心,加上小易的病没等到合适骨髓,所以才一直硬撑着。上次小易做完手术之后,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吧。半个月前她就病过一次,还记得吗?”

    龙漠轩点头,嗓音低沉:“难怪急着催我结婚,原来……”

    冷雨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嘴唇嗫嗫,却并没有说什么。

    上官金凤这次病很严重,不知何时才会醒来。在林建华的建议之下,龙漠轩带着冷雨柔,在医院对面的酒店订了一间总统房。龙漠轩与冷雨柔轮流守着上官金凤。

    龙漠轩无论如何都不肯先离开病房,无奈之下,冷雨柔只好先离开。

    冷雨柔与林建华并肩走出病房,两人同样低垂着头,绪低落。

    冷雨柔忽然想起小易,便问林建华道:“林医生,既然你是龙家的家庭医生,那你也知道小易的事吧?”

    林建华点头,停下脚步,凝视着冷雨柔,道:“上一次在龙家,我就说过,之前小易的检查和治疗都是我给他做。也知道小易的骨髓是你捐献的。怎么,难道冷小姐不记得了吗?”原来他给人的印象这么薄弱啊,林建华小小地黯然了一下。

    冷雨柔尴尬地摆手,不好意思地说:“最近的事真是太多了,记不清了呢,真是不好意思……那个,那你现在忙吗?能不能带我去一趟道赔医院,我想去看看小易。”

    “乐意效劳!”林建华十分绅士地说。

    道赔医院的VIp护理房中,冷雨柔隔着玻璃窗与小易打招呼,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滚落下来。她转头问林建华:“小易知道老夫人的事吗?”

    林建华摇头:“还没打算让他知道。现在他的况很稳定,可是不能受任何影响。再观察二十多天,他就能从移植舱转移到普通护理病房了。这个节骨眼,不能出任何事。何况他只是个小孩子,知道了也帮不上忙。”

    冷雨柔点头:“你们的决定是对的。”

    两个人又在医院里逗留了一段时间,才一起离开。林建华坚持要送冷雨柔去酒店。

    酒店大堂里,冷雨柔止步微笑:“林医生,送到这里就行了,谢谢你,你真温柔呢。”

    林建华脖子一红,却掩饰得很好,笑道:“这里地形你不熟悉,晚上要吃饭可以打电话叫我,也可以叫外卖。医院那边有龙漠轩,如果你要去跟他替换,最好提前打个电话,那家伙的子太倔强了。唉,我真担心,这次老夫人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林建华说到这里,神色突然担忧起来。

    冷雨柔其实也很担忧,但却始终抱着一丝侥幸,期待着老夫人会再次醒来。上一次上官金凤突然昏倒,最后不也安然无恙吗?老夫人那样厉害的一个人物,绝不可能轻易离去的……

    来回坐飞机实在太累了,回到酒店放假洗澡之后,冷雨柔倒便睡。第二天,一觉醒来,多了几个未接来电,全是白亚楠。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白启光的事,冷雨柔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装作没看见电话。

    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冷雨柔想到龙漠轩肯定一夜未眠,不由急匆匆冲出了酒店房间,去酒店隔壁的永和豆浆打包了两份油条豆浆,便去了医院。

    来到病房,不出所料地,龙漠轩果然坐在上官金凤的病前,一手握住上官金凤的手,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背影高贵冷漠,却透着沉重的寂寥。

    这个男人,如果失去了上官金凤,便是失去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亲人吧。

    冷雨柔想到失去母亲时的痛,望着龙漠轩的背影,心中不由腾起一股柔。她缓步走近,轻轻碰了碰龙漠轩的肩膀。

    龙漠轩抬眼看她,冷雨柔与他对视,吓了一跳。一夜未合眼,龙漠轩的眼睛浮肿如同核桃。看来,昨晚一定偷偷哭过了吧。

    不管怎样冷漠,都是个有的人呢。

    冷雨柔将油条豆浆递给他,柔声道:“去吃点东西,然后回酒店睡一觉吧。我在这里守着一醒过来,我就立刻给你打电话。”

    龙漠轩接过她手里的油条豆浆,放到一旁的头柜上,忽然站起,紧紧地拥住了她。

    冷雨柔没有反抗,乖乖地任由他抱着,她知道这时候的龙漠轩,极其脆弱,需要安慰。

    “雨柔,谢谢。谢谢你这时候在我边……”龙漠轩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冷雨柔迟疑了一会儿,反手抱住他,苦涩地笑笑说:“我不是为了你,我也希望快点好起来。”

    ——————————

    明天元旦,新的一年开始咯,预祝大家新年快乐,在新年里有新的美好人生,完成各种心愿,找到自己的幸福,阿孟今天要带着宝贝儿回家了,筒子们,一起加油哟~~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