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初次拍摄

    正文]o46.初次拍摄

    ? 冷雨柔向前一步,看着牧天歌,摇了摇头,吐出两个字:“不熟。

    只是上一次,在龙漠轩的大上,无意中从电视中看过一次。又想起龙漠轩,腔某处酸涩胀痛,冷雨柔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现在正在工作,不要想无关的事

    冷雨柔抬眸,定定地看向远处,在海边拍摄的牧天歌。他与记忆中的某个人太过相似,以致于,刚从一片记忆中走出来,冷雨柔又跌进了另一个梦的片段中。

    几缕碎遮挡住牧天歌的眼睛,海风吹来,他随意地撩起,只是不经意的动作,却平添了几分感味道。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既青涩又成熟的男人味,使得他老少通吃。少女杀手这个绰号,可不是白送的。

    “向前走,快步走,小步跑,好,奔跑……对,就是这样,保持!” makes指挥着摄影师,几个人推着摄影机对准牧天歌拍摄着。

    黄昏的海滩边,一个穿白衣白裤的男人,赤足在沙滩边奔跑。落金色的余晖洒在沙滩上,淡淡的金色光芒笼罩着他。小腿因为奔跑而呈现出完美结实的肌。在他跑过的沙滩上,留下一双不规则的脚印。

    而牧天歌欢笑奔跑的脸上,就连清澈的汗珠都给了特写镜头,让这幅画面看起来更具美感。

    接着,一个穿黑色晚礼服的女人,拎着一双十公分高的红色高跟鞋出现了。

    这个女人正是化了烟熏妆之后的冷雨柔。

    按照导演给她讲解的戏份,她在mV中所扮演的,是一个刚刚失恋的冷清女子。

    万念俱灰之下,冷雨柔拎着高跟鞋,低着头,在沙滩上慢慢地走着。

    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脚印。

    冷雨柔了一会儿呆,然后蹲下子,将红色的高跟鞋埋在沙地里。然后缓缓起,继续沿着脚印向前走。

    镜头始终拍不到她的脸,只能拍到她感妖娆的段,被黑色的晚礼服紧紧包裹着,随着她的一步一摇晃,无端地美得勾人心魄。

    坐在摄影机之后的楚岩哲,认真地看着摄影机里的画面,移不开视线。

    makes赞许地微笑:“她就仿佛是为这部mV而生,无论是气场、侧影、感觉还是画面,都很符合我要的感觉。我拍了这么多年mV,第一次看到一个没有经过科班训练的业余演员,竟然能够一次拍出导演要的效果,完全不需要ng。”

    画面跳转,不知何时,冷雨柔已经沿着前面那双脚印,将自己的脚踩了进去。左手提着裙裾,右腿抬起,落入,迈左腿……

    “只需要跟着我的脚印,一步一步,向前走就对了。”

    男人晴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冷雨柔抬起脸,寻找着摄影机的方向,茫然无措。

    是他吗?是方浩杰吗?那个声音,刚才那个声音,分明是他。

    举目四望,全都是不认识的人。对了,自己现在正在拍mV,他又怎会出现。

    冷雨柔对着摄影机苦笑,然后迅疾低下头去,沿着那双脚印,漫无边际地向前走着。

    记忆里,也正是这样的脚印。只不过,那是漫天素裹的冰雪世界里,方浩杰微笑着向自己伸出手,牵着自己的手在冰天雪地里,两个人充满了欢喜,一起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而那时,他们全然不知,前方的岔路口,命运等待他们的,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摄影机后面,makes与楚岩哲交换了一个困惑的眼神。

    楚岩哲问makes道:“脚本里有刚才那个场景吗?”

    makes摇头,又立刻补充道:“大概是她自己灵机表演的,不过这段不错,正好能够反映女主角内心的困惑、迷茫、失恋的痛苦和无助。”说完,makes拍了拍手掌,示意冷雨柔可以跳海了。

    “噗通”一声,一个黑色的影跳进了冰冷的海水中。

    随着海浪的起伏,一张清纯如玉的脸孔,终于跳跃着进入了观众视线中。那是一双绝美的脸,脸上镶嵌着一双晶莹如玉的眸子,双眼圆瞪,却透着无奈与绝望。

    黑影就那么在海浪中起起伏伏,既不挣扎也不喊叫,仿佛放弃了求生的**。

    冷雨柔在冰冷的海水中漂浮着,虽然现在是夏末秋初,但清晨的海水仍然是冰冷的。她一双清冷的眸子,空空如也。整个人被刺骨的冷水浸泡着,仿佛一颗心也跌入了万丈寒冰之中。龙漠轩,如果体上的痛,可以减少对你的一份思念,那就让我唱浸不起吧。

    楚岩哲从摄影机后面的躺椅上站起来,有些紧张地问makes:“这女人会游泳吗?”

    makes诧异地瞧了他一眼,道:“早就问过了,当然会游泳。”怪了,楚岩哲怎么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牧天歌怎么还不出现?”

    说话间,一个穿白衣白裤的男人,沿着海滩返回奔跑,摄影机拍到他原本笑容灿烂的脸上,在看到海浪中的少女时,脸色倏然一变,紧接着不由分说地跳进了冰冷的海水中。

    几番挣扎之后,牧天歌拖着冷雨柔从冰冷的海水中出来,两个人都精疲力竭地躺倒在海滩上。

    牧天歌仰面喘着气,好听的声音问道:“有什么事值得你放弃生命?”

    匍匐在沙滩上的少女,却用冰冷仇恨的眼神狠狠盯着他。黑色的晚礼服因为被水浸泡过,此时紧紧贴在上,勾勒出玲珑圆润的翘,两条白皙长腿又直又细,前的沟壑正好露出一条惹火的**。

    冷雨柔恼怒地看着牧天歌,而眼前重叠的影却是方浩杰。但心中却在呐喊着,龙漠轩,你这该死的混蛋,为什么要出现,又为什么要搅乱我原本平静的心!呵!真可笑,只不过是相处半个月的男人,自己竟然为了他,荒唐的不想继续活下去了呢。

    牧天歌被冷雨柔的眼神震慑住,她的眼里有悲伤,有怨愤,有难过,有羞愧,那眼神太过炽烈,让牧天歌一时竟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拍戏。

    在牧天歌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冷雨柔忽然从沙滩上爬起来,甩开双腿没命地向前奔跑。

    牧天歌转过脸,忙回过神来,追了上去。

    海边的沙滩上,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少女,一手提着裙裾,毫无形象地向前奔跑;而她后,白衣白裤的少年,担忧地跟随着少女,始终不曾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