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去找她

    正文]o45.去找她

    ? 冷雨柔被他看得窘迫不已,敛住笑容,道:“你盯着我看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

    楚岩哲邪笑道:“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美。

    楚岩哲的眼里出一种奇异的光芒,那光芒似天上的星子般炽,明亮得令人不敢对视。

    冷雨柔心跳一顿,她低下头,羞赧地说:“你言下之意是我不笑的时候很丑喽?”

    楚岩哲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这才移开视线,坐正了子,颇有些意兴阑珊地道:“不丑,但也不美。”这女人怎么总像一只刺猬般,随时准备竖起刺预防攻击。对这样难以琢磨的女人,楚岩哲可没有兴致。

    北京。

    龙漠轩回到家,随手将衣服扔到沙上,疲惫地躺在沙上,一手遮住额头,一言不。

    上官金凤笑眯眯地走过来,乐呵呵地问道:“怎么了,轩轩,公司有什么是不顺吗?”

    龙漠轩摇头,闷声道:“是雨柔。”

    上官金凤会意一笑,在他边坐下,拍了拍他的额头,道:“怎么了,还在为昨天没留住小雨而难过?”

    “,她不肯留下。是不是因为,她的自尊心,比我更重要?”

    上官金凤颇有深意地说:“那你不肯去找她,是不是也因为,你的自尊心比她更重要?”

    “当然不是!”龙漠轩蓦地坐起来,双眼放光地看着上官金凤,反驳道:“,别人都觉得冷漠高傲,可是,对我来说,自尊心远没有真更加重要。”

    “既然如此,你何不去苏州找她呢?”上官金凤笑眯眯地反问道。

    “可是……小易他……”

    “小易已经快渡过排斥期,出了移植仓就好了。还有在这里守着呢,你不用担心他。”

    “您的体也不太好……”

    “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这把筋骨强壮着呢!”

    “公司太多事……”

    “公司的事重要,还是小雨更重要?”上官金凤打断了龙漠轩的喋喋不休,语重心长地说:“轩轩,当年没留住雪薇,你后悔了五年。这一次,如果你没留住小雨,你会不会后悔?如果你不后悔,你就当没说过。可是只要你想一想,小雨也是喜欢你的,那你就去苏州把她给我带回北京来!”

    “她喜欢我吗?我不知道……”龙漠轩有些迷茫。即使冷雨柔喜欢自己,可她那么冷孤傲,而自己又不愿意放低段去恳求她,两难的抉择。

    “小雨走的那天早上,她亲口告诉,她喜欢你。只是,她不知道你的心中有没有她,更不知道过去的雪薇在你心中还有多少分量,她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她不能留下,要回到苏州。”上官金凤娓娓道来。

    龙漠轩闻言却跳了起来:“,您怎么不早说?”

    上官金凤依旧一脸微笑地说:“这不是在给你时间,让你确定自己的心么?”

    龙漠轩掏出手机,飞快地给Linda打电话,让Linda给他订最快飞往上海的机票,再从上海转去苏州。

    当龙漠轩终于到达苏州时,一番折腾下来,天已近擦黑。而他一路上不停地拨打冷雨柔的手机,却是一连串的关机声。打电话去苏州公司分部,竟然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冷雨柔辞职了。

    龙漠轩在酒店的房间里不安地来回踱步,直到深夜都无法入眠。第二天一早,干脆让黑子驱车,去了冷雨柔的家。

    因为之前去北京来接过冷雨柔一次,公司的人事档案上面有冷雨柔的资料,龙漠轩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冷雨柔家里。

    阳光下,白家别墅的草坪前,白亚楠正抱着丁静静坐在藤椅上,指着一本童话书给她讲故事。

    龙漠轩率着黑子走近,黑子摘下眼镜,看向白亚楠。

    他们两人上高贵凛然的气息,令白亚楠不由自主地吓了一跳。被各种黑社会追债,导致白亚楠看到穿着黑色西装、剃着光头戴着墨镜的黑子,如同惊弓之鸟,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丁静静,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们……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龙漠轩皱眉,朗声问道:“请问,冷雨柔在家吗?”

    白亚楠如同老鹰护小鹰似的抱住丁静静,结结巴巴地问道:“她不在家……请问,你们是谁?”

    龙漠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反问道:“她去哪了?”

    “不知道,她没说……你们别乱来,我会……我会报警的……”白亚楠脸色一片惨白,紧咬着嘴唇说。早晨冷雨柔说过要去海南三亚出差,但她可不会将这些透露给眼前这两个看上去来意不善的人。

    龙漠轩眉头再次深锁:“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龙漠轩薄唇轻扬,怒道:“不知道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资格当她的姐姐?!”

    他这一咆哮不要紧,白亚楠怀中的丁静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白亚楠急忙捂住了丁静静的眼睛,仰视着龙漠轩,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恐惧,颤抖着道:“你们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龙漠轩早已调查过冷雨柔的全部况,当然也知道这个叫白亚楠的女人。从资料中知道白亚楠对冷雨柔不善,所以他也没多少敬意,怒哼一声,不屑道:“如果她回来,告诉她我在找她,让她打电话给我。我叫龙漠轩。”

    说罢,龙漠轩不再理会白亚楠,转过,大踏步向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黑子一直跟在他后一言不,走的时候瞟了一眼白亚楠,忽然从口袋中掏出一颗榛子仁溏心巧克力,塞到丁静静手中,沉着脸向车里走去。

    黑子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席上。

    龙漠轩不解地问他:“你为何这么做?”

    黑子扬了扬嘴唇,动作轻微得几乎看不见,墨镜遮住了他的脸,没人能够看清他的表。他简洁地说:“她是个好妈妈。”

    龙漠轩知道黑子自幼出于孤儿院,故而对亲特别渴盼,倒也能理解。他点点头,吩咐道:“查一查冷雨柔去了哪,尽快。”

    “是,主人。”

    而此刻,在海南三亚的一处无人海岛边,架着摄像机,工作人员已经将这里清场,所以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摄制组的人员。

    冷雨柔跟在楚岩哲后,走到离摄影机不远的地方。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穿白色运动短T,下穿着同样白色短裤,赤足站在沙滩上的男人。他正对着摄影机露出温和干净的笑容。

    楚岩哲朝那男人努了努嘴,说:“喏,那就是牧天歌,我们公司目前头号培养的小生,未来的天王,万千少女的梦中人,你也熟悉吧?”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