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合欢树上的字

    正文]o34.合欢树上的字

    ? 林建华给冷雨柔按摩完脚踝之后,给她洒了正骨水,温声道:“现在我扶你去休息吧。

    “让我来!”龙漠轩沉着脸,不悦地拂开了林建华的手,一弯腰,稍一用力,将冷雨柔整个人拦腰打横,抱在怀里上楼了。

    林建华看着他们的背影,呆愕了一阵子,眼光闪烁,神复杂。

    冷雨柔整个人被龙漠轩抱在怀里,听着他腔处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脸色逐渐涨红。她轻轻地将头依偎在龙漠轩的口处,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

    龙漠轩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没有将冷雨柔送回房间,而是抱到了自己的上,用脚关上了房门。

    龙漠轩将冷雨柔放在大上,自己俯撑在冷雨柔上,漆黑双瞳盯着冷雨柔,冷冷地看着她。

    冷雨柔忽觉一阵不安,颤声问道:“龙漠轩,你想……干什么?”

    龙漠轩嘴角咧开一个笑容,淡淡地说:“不干什么。冷雨柔,我只想通知你,明天,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冷雨柔一惊:“什么?”

    龙漠轩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你应该还没忘记,我借给你五百万吧?当然,我也没忘记,你救了小易。很感谢你这么做。但是,怎么办呢?我好像……上你了呢。”

    上……自己……了吗?

    冷雨柔瞪大了眼睛,看着龙漠轩,一遍又一遍地回着龙漠轩的那句话。以致于,龙漠轩后来说了些什么,她已经听不清楚了。

    “你好好休息,我去楼下把饭菜端上来。”龙漠轩最后说完,便转下楼了。

    而龙漠轩却不知道,他的一句话,在冷雨柔的心中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冷雨柔,承认了吧,你,已经喜欢他了。

    直到这一刻,冷雨柔才蓦然惊觉,自己之前说要离开北京回苏州,自己听到上官金凤提出结婚的要求就拒绝,绪反常……这一切的原因,说到底,不过是因为,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扑克脸男人。而冷雨柔却不确定,他是否也同样喜欢自己。因为这样,才不想嫁给他。

    可是,冷雨柔,现在你亲耳听到,他说他上你了呢……

    她能相信吗?

    冷雨柔摇了摇头,紧咬嘴唇,整理着混乱的思绪。

    龙漠轩来到一楼大厅,林建华正在给管家福伯列上官金凤的食补材料清单,龙漠轩冷冷地负手而立,待林建华写完之后,才冷冷地对林建华道:“跟我来。”

    林建华似乎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跟着他去了花园。

    两人在花园的长凳上坐下,久久无语。

    龙漠轩似乎在踌躇着该怎样开口,林建华却忽而笑了,他指着不远处的一颗合欢树,笑问道:“漠轩,你还记得那棵树吗?”

    龙漠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唇角也扬起一抹笑容,道:“记得。怎么会忘记。”

    “我15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龙家,见到了一直资助我上学的老夫人。老夫人问我将来长大了想做什么,我说我要当医生。你笑话我说,当医生只为了赚钱。其实,从那时候我就想,将来当医生,可以照顾***体。”上官金凤多年来一直有心悸的毛病,绪不好或者天气反复,体便容易出状况。

    而龙漠轩显然是第一次知道林建华当医生的初衷,他一愣,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建华,没有说话。

    林建华继续淡淡地微笑着,说:“那年夏天,我住在龙家。你比我大一岁,我们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本应该会成为朋友的。可因为凌雪薇,你却一直仇视着我。你只看到凌雪薇经常找我玩,可是你不知道的是,凌雪薇只是习惯了当公主的感觉。在我面前高高在上,对她而言,我只是个小跟班;而你,在你面前他才能放下公主的架子,和你真正的玩闹戏耍。所以龙漠轩,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嫉恨我呢?”

    龙漠轩一震,他没料到此时此刻,会在这个地方,听见林建华谈论起凌雪薇。毕竟,他已经决定遗忘凌雪薇,开始全新的生活,却在此时听到了关于他们的过往。

    林建华指着那颗合欢树,道:“有一天,我们三个在花园里玩,当时我手里拿着一把瑞士军刀,便打算在那棵树上刻字。可是你的凌雪薇说,那棵树是属于她的,只能由她来刻字,其他人不准靠近。”

    龙漠轩唇角也扬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歉意地说:“于是我就驱赶你出花园,不准你靠近那棵树。建华,年少轻狂,少不经事,我的公主的心愿,对我来说就是皇帝的旨意。这么多年过去,我没想到你还记得。那时候不懂得考虑别人的自尊心,你……不怪我吧?”

    林建华看着龙漠轩有些迟疑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拍了拍龙漠轩的肩膀,道:“哈哈,龙漠轩,你以为我提起这件事,难道是记恨你吗?我可没你那么小心眼!”

    “呵呵……”龙漠轩也难得不好意思地笑了,他扬了扬眉毛,问:“所以你提起这棵树,意思是?……”

    林建华怅然若失:“我还记得,当时你说,你什么东西都可以让给我,唯有凌雪薇喜欢的东西,绝不可以让!”

    龙漠轩怦然心悸。他说过这样的话吗?他自己竟然已经忘却了呢。年少的诺言,果然是最不值钱的东西。那时因为喜欢凌雪薇,只要凌雪薇想要的,那便是他一心要得到。他小心地呵护着凌雪薇,可最终,也还是失去了他。

    龙漠轩还记得,当时,在他赶走林建华之后,凌雪薇笑着指着那棵树,骄傲地要他在树上刻下“龙漠轩永凌雪薇”的话语。不知如今,十年的风霜过去那行字可还在?

    林建华望着那颗合欢树,声音沉重地说:“龙漠轩,今天你叫我来这里,是否又想告诉我,有什么是属于你的,而我绝不能染指?”

    龙漠轩低头,沉思了片刻。如果不是林建华问起,他差点忘了,自己叫林建华来花园的目的呢。不过……他深吸一口气,抬头,认真地望着林建华,说:“算了,有些事,不需要去说。也没有什么是你不能染指的。”如果,注定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么到最后,冷雨柔还是会和凌雪薇一样离开吧。反之,自己这样警告林建华,究竟意义何在?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