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家宴

    正文]o26.家宴

    ? 采集终于结束之后,凌菀柔躺在病上,因为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血液不流通,手臂动弹不得。  抽血之后,原本白皙的脸蛋显得更加苍白如纸。她睁眼看着龙漠轩,可怜兮兮地说:“漠轩,我好饿。”

    龙漠轩好气又好笑,他端来一碗血窝鸽羹,温柔地说:“乖乖躺着别乱动,我喂你。”

    龙漠轩吹了吹气,将一勺羹汤送进冷雨柔嘴里。冷雨柔咽下之后,对着龙漠轩那弯月般的眼睛,不自觉地红了脸。为了转移视线,她问:“小易在接受手术了吗?”

    龙漠轩点头:“是,就在隔壁病房,和黑子他们都在等着,所以这里暂时由我照顾你。雨柔,谢谢你!”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称呼自己的名字呢。冷雨柔想着,绯红的脸蛋又蒙上了一层红晕,显得嫩可人,樱唇微张,仿佛是等待王子亲吻的公主。

    龙漠轩坐在病前,看着冷雨柔,手中的汤碗停止了动作。他忽然俯,在冷雨柔的唇上印下温柔一吻。如蜻蜓点水般,飞快地落在她的水润樱唇上,又迅离开,坐直了子。

    第三次他吻她,这一次却不带任何因素,仅仅是一时莫名的冲动罢了。

    但两个人却瞬间都红了脸,室内的气氛更加尴尬暧昧起来。

    小易的手术很顺利,邱医生说要在移植舱里观察3o~4o天,如果没有排异反应,便可以出舱,之后转到VIp病房观察3~6个月,便可以回家休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龙漠轩和冷雨柔不自觉地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交汇,从彼此的眼里看出了惊喜。而他们眼神交汇的瞬间,也落入了上官金凤的眼里。上官金凤暗暗高兴,却不动声色。

    这一天,大家都很疲惫,但每个人都很高兴。小易仍然躺在移植舱里,却第一时间通过医生,向冷雨柔转达了她的谢意。冷雨柔看着里面的小易,想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他的体里流通,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如此有价值。妈妈,如果你在天有灵,如果你看到这一幕,也会为女儿感到自豪和高兴的吧!

    晚上,在龙家,举行了一次小小的家宴。

    上官金凤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给冷雨柔倒了一杯酒,站起敬酒道:“小雨呀,我代表龙家,表示对你的深刻感谢之意!谢谢你救了小易的命,以后你就是我们龙家的座上宾。你以后就跟轩轩一样,管我叫!来,干了这一杯!”

    冷雨柔连忙起,谦恭地说:“,您再这么说我可真的受不起了!能管您叫是我的福分。可千万不能是您敬酒给我,这一杯应该是我敬您才对,先干为敬!”冷雨柔说着一仰脖,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豪爽而大气。

    上官金凤眼中微露赞赏之意,瞟了龙漠轩一眼,带着狡猾的笑意说:“轩轩,既然小雨不敢接受我敬酒,那你就代我敬她一杯,表示感谢。你为小易的叔叔,这种事还要我提醒吗?!”

    龙漠轩搞不懂今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自从小易查出患了白血病之后,再也没看见上官金凤如此高兴过。为了不拂逆***意思,他便装模作样地给冷雨柔敬酒。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席间,上官金凤不时说起龙漠轩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冷雨柔笑弯了腰,龙漠轩的脸色则尴尬不已。

    饭后,冷雨柔起,感觉子有些晕乎乎的。阿诺急忙扶住她,关切地说:“冷小姐,是不是酒喝多了?”

    冷雨柔点头,轻声道:“可能是,我很少喝酒的。”今天晚上为了哄上官金凤高兴,她可是喝了不少。

    上官金凤和蔼地命令阿诺道:“阿诺,你扶冷小姐上楼休息吧。”

    冷雨柔脸色绯红,脚步飘虚,在阿诺的搀扶之下,勉强上了二楼。龙漠轩看着她子歪歪扭扭地上楼,不由有些担忧。

    “,我有点累了,先去睡觉。”龙漠轩拿起椅子靠背上的衣服说。

    “等等!”上官金凤笑眯眯地说:“轩轩,知道你这些天也累的,昨天特意让福伯从云南订了一批血窝。阿诺,去,把厨房炖的银耳血窝汤,给轩轩盛一碗。”

    阿诺应声去了厨房,龙漠轩疑惑地问上官金凤:“,刚刚雨柔在的时候,怎么不让她也喝一点?”

    上官金凤嗔怒道:“啊哟,你这小子是在责怪不心疼雨柔吗?啧啧,雨柔,叫的真亲密呀……”

    “!”龙漠轩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上官金凤笑着解释道:“她刚抽完血,体虚弱,不宜一下子大补特补,要慢慢调养才行。所以我打算让她再住一段时间,你看呢?”

    她在自己家再住一段时间?龙漠轩没有迟疑地点头,答道:“您决定就好。”

    上官金凤微笑着,道:“那我就做主了。对了,你爸妈今天也打电话来了,说是在法国西部的庄园里渡假呢。”

    龙漠轩也笑:“他们两个倒是清闲的,把什么都丢给我,自己享受人生去了。”

    上官金凤:“能者多劳嘛,你一个人管这么大一家公司,知道你辛苦,才经常给你进补体呀。”说话间,见阿诺端来了一盅银耳血窝汤,阿诺朝上官金凤微微点头,上官金凤指着汤示意龙漠轩:“快喝了汤,去洗个澡睡觉吧。”

    龙漠轩虽然不喜欢喝甜点,但毕竟是一片苦心,他笑着将一碗汤喝掉,向上官金凤打了声招呼便上楼了。

    上官金凤看着龙漠轩卧室的门关上,才小声问阿诺道:“阿诺,都准备妥当了吗?”

    阿诺走过来,眨了眨眼睛笑道:“老夫人,您就放心吧,这回呀,一定如您所愿!”

    上官金凤狡黠地笑笑,转头吩咐福伯道:“福伯,通知公司,明天无论有什么天大的事,都不准打轩轩手机。有紧急事的话,直接转告我就行了。”

    而喝了银耳血窝汤的龙漠轩,并不知道那碗汤里都有些什么。只知道当他洗澡的时候,体越来越烫,垮下酸胀得难受。他以为可能是洗了水澡的原因,但接着头也开始有些晕。

    从浴室里出来,龙漠轩只在腰间随意地披上了白色的浴袍,走到卧室,却惊呆了。

    只见咖啡色的丝绒大上,躺着一个熟睡的美人儿。她子向里侧躺,微曲双腿,露出感的曲线。翘的部,仅仅穿着粉红色的卡哇伊睡裤。上的同色系卡哇伊睡衣的领口,有两粒没有扣好,浑圆的锁骨之下,能隐隐窥见傲然立的、峰。

    龙漠轩放轻了脚步,慢慢地走向边,看着睡在他大上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