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似曾相识

    正文]o17.似曾相识

    ? 白家别墅里。

    冷雨柔将支票放到茶几上,对白亚楠道:“大姐,这是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赶紧拿去还给那些高利贷吧。”

    白亚楠惊诧地拿起支票,看了半天,才欣喜若狂地问道:“小雨,这支票,你是怎么弄到的?”

    这可是八年来,她第一次亲切地呼唤自己的名字呢。冷雨柔嘲讽一笑,淡淡地说:“这你就不用问了。明天我要出差去北京,可能在半个月左右,暂时很难确定时间。这段时间,爸爸就拜托你多照顾了,千万别让他再去喝酒赌博。”

    白亚楠听出冷雨柔话音里的淡漠,沉默半响,才点点头,道:“放心,爸爸和小雅我都会照顾的。冷雨柔,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到这笔钱的,不过,你救了我们一家人。但我是不会说谢谢的。”

    冷雨柔瞟了她一眼,道:“我从没指望过你会感谢。”

    “大姑!”丁静静忽然跑出来,欣喜地张开双臂。

    冷雨柔蹲下,笑着一把抱起了她,在她小脸蛋上亲了一口,问:“我们静静这几天在幼儿园里乖不乖呀?”

    丁静静调皮一笑,气地说:“静静可乖了,老师给我了五朵小红花呢!”

    冷雨柔心中一软,看着丁静静天使般的笑容,没来由地想到了小李易。那个可怜的小男孩,自幼父母双亡,现在又承受着病魔的折磨,他一定也很想健康地活下去吧!一个像丁静静这样可的孩子,他应该健康而快乐地生活下去的。

    丁静静侧脸脸,好奇地问冷雨柔道:“大姑,你在想什么?”

    冷雨柔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说:“静静呀,大姑明天就要去北京了,要好多天都看不见我们静静了呢!”

    丁静静嘴巴一瘪,哭丧着脸,抱住冷雨柔的脖子说:“静静不要大姑去北京,静静要大姑陪!”

    冷雨柔暖洋洋地笑:“傻静静,大姑要工作才能赚钱,赚钱了才能给我们小静静买花裙子和洋娃娃呀!等大姑从北京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东西,好不好?”

    “好耶!大姑最好了,静静最喜欢大姑!”丁静静高兴地欢呼着,马上忘了之前的不愉快。

    小孩子便是这样容易满足,一点小事就能让他们快乐。而成人的**,则要复杂得多。冷雨柔想起下午,龙漠轩问她到底想要什么?自己到底渴望什么呢?

    她想要的,不过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子,有一个相知相惜的男友,这便够了。只是,听上去,哪一样都如此遥不可及呵。

    冷雨柔一番苦笑,抱着丁静静嬉闹了一番,这才将丁静静放下。她回二楼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礼,便去敲冷雅柔的房门。

    冷雅柔正背对着房门,在书桌上做作业。冷雨柔走进去,温柔地问妹妹:“小雅,刚开学感觉功课怎么样,还跟得上吗?”

    冷雅柔仰脸朝她一笑,说:“姐,你妹妹我什么时候掉过功课呀?”

    冷雨柔欣慰地笑着说:“也是,你的功课姐从来都不担心。但是我妹妹长得太漂亮了,姐这不是担心你在学校里被那些小男生扰嘛。”

    冷雅柔脸上一红,嗔怒道:“姐,你真讨厌,不理你了啦!”

    冷雨柔在她脸上捏了捏,笑道:“好啦,不许撒。姐跟你说正事呢。明天我得去北京出差一段时间,这段子你在家尽量不要跟大姐起冲突。还有,功课不忙的时候,尽量多陪陪爸爸。”

    冷雅柔放下了手中的笔,道:“姐,你就放心去吧。我会多陪爸爸,不让他喝酒的。”

    冷雨柔叹了一口气,满脸哀伤,说:“也不知道爸爸究竟要过多久才能忘了妈妈?……”

    冷雅柔不高兴了:“姐,你怎么这样说话呢?如果连爸爸都忘记了妈妈,那还有谁能记得妈妈?”

    冷雨柔白了她一眼,道:“小雅,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占据他的记忆。妈妈去世之后,爸爸就一直酗酒、赌博,妈妈在天上看到了,也不希望爸爸这样吧?你难道不希望爸爸快乐开心吗?”

    冷雅柔的眉心纠结地拧成了麻花,说:“姐,我不希望爸爸酗酒赌博,可是也不想看到爸爸完全忘记了妈妈,那样妈妈在天上,该多寂寞啊!”

    姐妹两人一时没说话。良久,冷雨柔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放到冷雅柔的边,道:“有空跟同学出去逛街,看到喜欢的衣服就买,想吃什么就吃,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晚上早点休息。”

    冷雅柔急忙抓过那些钱,要塞到冷雨柔手里,说:“姐,我还有钱,这些不要了,你去北京拿着用吧!”

    冷雨柔佯装恼怒:“我是你姐姐,难道我赚钱不给你花吗?女孩子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对得起你长得这么漂亮!乖乖拿着,姐可不希望你被男孩子一块蛋糕就骗走了!”

    冷雅柔“噗哧”一笑,笑过之后,又目光闪闪地说:“姐,你老让我自己买衣服,可你看,你自己都没多少衣服。就那几衣服,也不打扮漂亮一点,怎么有男孩子追嘛!你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要变成剩女了。”

    冷雨柔怒笑道:“你姐我会没人追吗?别瞎扯,做完功课早点睡觉吧,我也去睡了。”

    姐妹两个拥抱了一下,作为分别。这是她们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

    第二天清晨,冷雨柔很早就起了。她悄悄拎着箱子出了家门,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因为龙漠轩吩咐Linda,订了一大早从上海飞往北京的机票,所以龙漠轩的车子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

    黑子替冷雨柔打开了车厢门,冷雨柔礼貌地道谢之后,低头钻了进去。可刚入座,就看到龙漠轩坐在一旁翻阅《一周财经》,瞬间有些尴尬,她悄悄挪了挪位置,离龙漠轩远了一些,讶声问道:“你怎么也在?”

    龙漠轩瞧见她坐得离自己远了一些,不由暗暗不爽,剑眉轻挑,淡淡地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呃……”冷雨柔弱弱地说:“我以为你会在机场等我。”

    龙漠轩斜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冷雨柔扭过头去看着窗外。此时朝阳正慢慢升起,一轮红映照着大地,万物都被笼罩上一层淡淡的橘色暖光。车子开得很快,车窗外的风景一瞬即逝,冷雨柔心底忽然浮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现在这一幕,在很早以前就生过。而现在的这种感觉,仿佛早就临其境经历过。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隐婚绯闻:冷情前妻跟我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