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两面

    他叫我的名字很熟稔,好像时常挂在嘴边一样,现在,我的紧张期已经过去,全开始放松,所以他一招呼,我马上大咧咧地一股坐下,端起面前的茶杯就喝,顺便开口问道,“请问一下啊,你怎么称呼?”

    “哦,你看看,哈哈哈,好好好,我告诉你啊,我叫程四辈,这个名字呢,是我太爷爷起的,我生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四代同堂,不错吧还?”他看起来很高兴,眉开眼笑,竟然和我说起他名字的来历。

    “好有意思哦,四辈······四辈······你生下来的时候,你太爷爷一定非常高兴吧?”

    “那当然了,都高兴坏了,摆了99桌啊,那排场,在农村可不得了,全村的人都来了,哈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来了,杀了很多猪吧?是不是还有羊啊?”

    “那还用说啊!我们家那时是大户啊,来的人越多越红火,闹······”

    “好像你记得一样!”

    汤成骏不咸不淡地冒出一句,同时对我吹胡子瞪眼睛以示强烈的不满。

    “臭小子!我是不记得,还不兴听说吗?那是多大的动静,老辈人现在都有记得的!”训斥完汤成骏,他移步坐到我跟前,笑眯眯地继续攀谈,“薇薇,你今年多大了?”

    “22了!”

    “家在哪里啊?”

    “甘肃!”

    “爸爸妈妈都好吗?”

    “嗯,好!”

    “薇薇,我们走!”

    汤成骏似乎忍无可忍,对我们的亲切交谈怒目相向,见我不予理会,竟然走上前来,一把扯住我的胳膊,拽住就走。

    “哎,臭小子,记得后天你妈妈要来!”那人似乎见怪不怪,站在门前对着我们的后影殷切交代。

    出了酒店大门,汤成骏甩开我的手,气鼓鼓的开了车门,又将我一把塞了进去,态度非常蛮横,根本不知道我的胳膊已经被他攥得生疼。

    “干什么嘛你?是你拉人家来的,现在又拉人家出来!”

    我揉着痛得发红的胳膊腕抱怨。其实我也看出来了,这两个男人之间存在很深的芥蒂,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可是他们又好像关系很密切,剪不断理还乱。

    “谁让你和他说话的?以后不准和他说话!”

    分明是蛮不讲理,凭什么来管我的事?不就是说几句话吗,又不会死人!可是看他怒气冲冲,所有的反驳只好生生吞下!

    “白薇薇!”梁思妍又开始打电话来,声音尖利,“你跑哪里去了?上班也不见影子?”

    “哦,我在外面······”压低声音跟她解释,生怕惹恼旁的魔王,“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他一把抓去,丢在后座上,两道剑眉向我,“不准打电话!”

    他到底怎么了?吃了火药了?那个男人对他的影响就那么大吗?

    梁思妍,不是我不理你,是我没办法理你,不要怪我······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琢磨不透,只不过是短短一个多小时,眼前的汤成骏就像变了一个人,他的沉默,他的冷酷,他的蛮横,在我眼里都是那么陌生,我不敢言语不敢动弹,就是简单的窥视,也是偷偷一瞥,不看第二眼。

    就是这第一眼,我竟然看见他眼眶发红!发怒的人不是这样的啊,能被自己气哭吗?他是在生我的气吗?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保证以后······”

    哆哆嗦嗦抽出纸巾递上去,他也只是咬了咬牙,那颗泪珠,终是没有滴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