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领导谁

    是毅然决然跟着汤成骏走,还是继续抱着李梓的银行卡做怨妇,在我看来,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完全可以一边掖着那个人的银行卡一边做着这个人的幸福小女人---可惜,良心叫我不安,大清早的,我就开始躺在汤成骏宽大的凉席上给李梓打电话。

    “哦,好久不见,子过得很潇洒啊!”

    他并不理会银行卡,大概最近手头很滋润,小女朋友没有亏待他,不定从家里携捐来多少赃物供他挥霍。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恶毒猜测。

    “哦啊,嗯,是啦,托你的福,不错啦······”

    舌头一顿乱扑腾,自己都有点可笑,怎么还没见他,就开始不知所言,是不是关系到了这种程度,尴尬的代名词就是胡言乱语?

    “正好有事找你,这样吧,就算帮我一个忙,中午12点,我准时来接你!对了,你还住在学校吗?”

    不住要愤怒了,看来他的确不再关心我了,连我何时搬出学校都毫无察觉,离开他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好吧,中午12点,你在广场的大铁牛下来接我,不见不散!”

    神经质一般,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看看这小子牛哄哄的样儿。人五人六的李梓,你该以怎样的面目见你的前女友!

    “你准备把他碎尸八块呢还是重回老人的怀抱?”

    又忘了娟!她准是在窃听我的电话后迫不及待现的,难怪,李梓在她眼里,就是一堆狗屎,看着脏,闻着臭,想起来恶心,现在,连提起名字也叫她难以忍受。

    “他有个小忙叫我帮。”

    我直言不讳,一边慢条斯理地扭着子找拖鞋,一边暗暗骂着汤成骏这个家伙,养几只长尾巴鱼也就算了,还养了一只小哈巴狗,看我好欺负,叼着鞋子满地转圈,该死的狗狗,该死的鞋子,都到哪里去了?最后,很不幸的是,在狗窝附近找到的鞋子已经满疮痍,惨不忍睹了,而那只狗狗,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我对它龇牙咧嘴。

    “帮忙?你不会真的去给他帮忙吧?”

    娟光着脚跟过来,和我一同欣赏狗狗的杰作,不忘蹲下摸摸它的小脚小耳朵。

    “为什么不?”

    决定对娟的怀疑置之不理,分手后又不是敌人,怎么就不能帮忙了?何况手里还攥着人家的银行卡呢,那里面,可是红艳艳的人民币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看在人民币的份上,我也要勇敢赴约。

    “傻吧你!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前男友一招手,立马急巴巴赶去,他是谁啊,黑帮头子还是国家领导人?说帮忙就帮忙,拿你当奴仆使唤啊?”

    就这双了,虽然有点旧有点脏,好歹没有狗狗的牙印,勉强能见光······

    “哎,你穿我的鞋干什么?不许动,放下,我叫你放下!”

    娟拽着我的胳膊坚决不许我碰她的凉鞋,小气鬼。

    “你忍心叫我光脚满大街跑啊?行行好,你看你又不用出门,从昨天进门就没穿过鞋,就算穿鞋,你也可以穿拖鞋嘛,我要上班呀,见客户呀,帮个忙吧!”

    终于大功告成,给我的光脚上了枷锁,当然,是在娟的好心施舍下。

    ~~~~~~~~~~~~~~~~~~~~~~~~~~~~~~~~~~~~~~~~~~~~~~~~~~~~~~~~~~~~~~~~~~~

    “我说,你什么时候舍得脱掉你的学生服啊?丢不丢人啊!我们这里是公司,是面向客户的,不是你的学校,懂不懂啊你?”

    刚一进单位大门,就遭到了梁思妍无的抨击,这丫头,专门挑拣上班时人多,粗声大嗓子叫嚷,唯恐别人听不见,分明就是跟我过不去。

    还能说什么呢,本来就是我不对,面红耳赤,飞奔上楼,躲过一时是一时。

    “薇薇,早!”

    奇怪的是温部长,一改原来的盛气凌人,变得笑容可掬。

    “温部长早!”

    赶紧点头哈腰,递上笑容。

    “既然你决定不辞职了,那我就重申一下你和梁思妍的分工,你是组长,负责和程氏联系,小梁的一切行动都必须听你的安排,你也不要由着她来,该批评还是得批评······有什么需要支持的,说一声,我们都是你强大的后盾!”

    拜托,什么时候这么和颜悦色了,好不习惯······我是组长,笑话,领导谁?梁思妍那丫头?她还不把我嚼碎了吞进肚子?后盾?一点支持不给的后盾,第一次见呢!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