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碎了

    “行!你们可以不去我那里,没什么大不了的!”汤成骏将湿毛巾抛起来又接住,如同海狮玩杂耍,“我也可以不为娟报仇雪恨,但是你总得告诉我,房子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说真的,你们住的地儿可真不咋的!”他没有说那地儿不是人住的,或许就是为了不刺激娟正高度敏感的神经,可是也间接说明了一个必须正视的现状:他和我们俩不是一个档次!

    这是一个优越感很强的男人,自从认识了我,认识了娟,不得不强迫淹埋了很多优渥,除非我迟钝到极致,或者装作故意不知。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不得不承认,这种优越感让我很不舒服,不舒服到胃里发酸。

    是鹤立鸡群吧?一个念头闪过,这只鹤,优雅无限,姿态万千,为什么要来和我们这些小鸡小鸭搭伙呢?把自己比喻成小鸡小鸭,让我更不舒服了!

    “不管怎么说,总的先回去看看况再说,万一房东肯出面······”

    时间这么紧张,就算我不吃不喝豁出小命去找房子,一个下午也未必能找到,你还这么不识好歹步步紧,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可恶的鹤,你能不能闭嘴,不要让我穷于应付,就算我是叽叽喳喳鼓噪的小鸡小鸭,想办法也得费劲脑汁啊!

    说完这话,赶紧对汤成骏递上一个大大的笑容,那里面包含了我深深的含义,你要是看不懂,一脚踢死你!

    “好吧,我们先回去,看看况再说!”

    要说,他的脑瓜儿还真不是太笨,就凭我一个简单的笑容,猜得出我内心所想,不错了。刚才他若继续不依不饶问个不休,指不准得我连拿酒瓶砸破小混混的念头都冒出来了!

    火速赶回住所,一看况,那个惨哦!

    玻璃窗砸得粉碎,门上黑乎乎的几个大脚印咧嘴笑得极其险。推门进去,不要说地上了,连被子上上都满是玻璃碎片!

    那破碎的玻璃碴子,在午后阳光的照下,一闪一闪地透着诡异的光!

    “一群畜生!”

    汤成骏头发直竖,脖子上青筋根根暴起,一双大手攥得紧紧的,男儿家的气魄立显无遗。

    “我,我说,还是赶快搬吧!”

    娟简直就是被打破了胆,一见这个惨烈,马上又提出搬家。以前的麻辣风格,不知跑哪里去了!

    “好得很!报警!”

    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不报警?警察不管吗?无法无天了!

    “省省吧!要是警察能管,房东早报警了,用得着你!幼稚!”

    汤成骏对我的主意嗤之以鼻,“都听我的,先把东西搬到我那里,凑合住下,其他,以后再说!”

    他的话未必没有道理,先搬出去是对的,总得先找到一个地方安立命吧?三下五除二,卷起东西就走人。就算之前我是十二分地反对,现在也无话可说---都这个样子了,不搬行吗?

    “等等!”

    等什么等啊,这种破地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心里暗自嘀咕,还是赶快走吧,再不走那帮小混混回来,再撞上?好汉不吃眼前亏,能跑就跑,能逃就逃!

    “砰砰砰!”

    转头看时,娟正提着啤酒瓶子,起劲地砸着楼下小混混的房子窗户,也就是人不在,她才肆无忌惮地痛快泄愤!可怜的房东,一天之内,损失惨重,晚上回来,不知该如何抱头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