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不行!”

    她在原地低头转了一个圈,右手食指优美地轻轻一摆,从薄薄的嘴唇里蹦出两个字,随即眼睛灼灼地盯着我,像要将我透视一般。

    我相信,她毫无收获,以失败告终,因为不到一秒钟,她就收回还算尖锐的目光,重新坐回转椅,改用商讨式的语气:

    “你要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嘛,我们共同商讨商讨,但是,辞职---坚决不行!”

    “没有要求!”

    面无表地坚决吐出这句话,没有给自己回旋的余地,也没有给她探讨的余地。

    “年轻人容易冲动,希望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不用急着给我决定,好吗?”

    “这是辞职报告······”

    我把薄薄的一张纸放在她的办公桌上,狠下心斩断她最后的希望。

    前一秒我必须称你为“部长”,后一秒,对不起,我还是必须尊称你为“部长”,但是那里面包含的感,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敬和畏惧,我对你含笑,是因为我们曾经认识,你当过我几天的上司,仅此而已。

    温部长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直接递上辞陈,或者说没想到速度如此之快,足足愣了十几秒没有说话。半晌,她徐徐地吐了一口气,低下她骄傲的下巴,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走了。

    于是,低头出门,顺便关门,对着迎面的唐姐开心一笑!

    哇,辞职喽,解放喽,翻农奴把歌唱哦!

    ~~~~~~~~~~~~~~~~~~~~~~~~~~~~~~~~~~~~~~~~~~~~~~~~~~~~~

    一路雀跃着去找陈师傅告别,一为师,终为师,我对陈师傅的感激之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哈哈,星哥的词用在这里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什么?傻丫头,你辞职了?”

    师傅的反应有点过度哦,竟然从椅子上直接站起来,重重地将茶杯置于桌子上,里面的茶水欢欣地跃出杯子,在桌面上滚落成碎花。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意识到自己失态,他慌忙吞咽了一下口水,仍然急切地看向我。

    “就是······就是······”

    从来没想过辞职还要经过师傅的批准啊,没有谁曾告诉我,这也是一道手续。我想辞职是自己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此地不留我,自有留我的一亩三分地,难道我的想法有错误吗?难道我又闯什么大祸了吗?

    紧张地看着师傅,所有的回答都消去了声音,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错误的了,不如不说。

    “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进这个公司?”

    “知道啊!”

    “你知不知道,梁思妍动用关系调到广告部是为什么?”

    “知道啊!”

    “你知不知道,若你能签下程氏的单子,未来会是什么样吗?”

    “知道啊!”

    “你知道还辞职!简直是胡闹!”

    胡闹就胡闹,反正已经闹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师傅的反应超出我的预料,原以为他会很高兴听到我辞职,说不定会和我举杯共庆,结果却是这样,我兴奋的心很快跌入零点,呆呆站着不知说什么才好。

    “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师傅大概是看到了我的窘态,很快收拾起不快,开始严肃的询问。

    “回家······”

    低低地回答,怕又会遭到一顿训斥。这个答案虽然不好,但却是实,我是真的打算回家,报考公务员考试。

    “回家回家,就知道回家,回去不嫌堵得慌吗?”

    我家里的况师傅是知道的,我们曾经闲聊过,现在回家,的确不是上上策,可是不回家,我又能到哪里去?

    师傅气得脸都红了,连喝了几口茶,我猜他是想说:“随便你好了,想去哪里去哪里!”

    “你是不是想考公务员?你以为你一定能考中?考不上了你准备怎么办?”

    又是一串问题抛出来,每个问题都问得我流虚汗,怯气。

    “你就不替你父母想想,他们供你上一趟大学容易吗?你倒好,丢掉工作,回去后窝在家里,你让你父母丢不丢人?”

    还好,他没有说我丢自己的人,丢他的人,好歹他也是我师傅,说出去肯定丢面子,他没说,不等于没想到,按我的智商,只能猜到是给我这个徒弟的面子。给徒弟面子也就是给师傅面子,所以目前基本可以断定,我的师傅,还没有被我气得头脑发昏!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