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男人

    “嘟嘟!”

    又有电话了,懒洋洋的接起,里面传来梁思妍兴奋的声音:“薇薇,猜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真是奇怪,我们的关系好像并不怎么亲近,有事说事,还叫人猜东猜西的,真没意思······

    “谁啊?”

    完全表现出冷漠,好像不是我的风格,即使是对梁思妍这样曾经陷害我的人······

    “程氏实业宣传部的经理哎!天啊,真没想到,我第一次做广告人啊,竟然就见到了······”

    电话那头的杨思妍肯定是抚着口满脸幸福状了,恐怕这也是她今天真正打电话的原因,不到我面前显摆一下她怎么可能过意得去······

    “哦·······那恭喜你了!”

    淡淡的应付一句,很想挂掉电话,拿自己的幸福来刺激别人······

    “哎,薇薇啊,我还没说完呢······明天,我是说明天早上,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见见他!”

    “为什么?我明天早上有事!”

    真想直接拒绝······

    “你跟我去就行了,说好了哦,我等你!”

    “哎,等等,我真的有事······”

    耳朵里一片沉寂,电话已挂断。

    就知道没好事,和杨思妍这丫头搅在一起,就是和美女蛇同行······心里愤愤不平,却不得不隐忍不发,因为,对面的汤成骏,正一脸坏笑,一看就是等着看好戏的心态。

    “谁啊?”

    娟拿着一本复习资料使劲地扇着,这间房子在二楼西面,下午,毒辣的阳光毫无遮挡的进来,简直像个大蒸笼。

    “一个同事······”

    看到娟汗涔涔的,我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是那个叫梁什么的丫头吧?”

    汤成骏接口说道,一把扯掉了T恤,露出健美的上。他也是太了,上全是汗······

    “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吧,太了,受不了!”

    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大蒸笼······

    逃一般撤到外面的树荫下,汤成骏说他知道有个地方特别凉快,问要不要去,娟说当然,我心下犹豫,可是他们都已经上车了,只好钻进去一起出发。

    熟悉的山道,以及车窗外幽静的山谷,重叠的苍翠,这不是去避暑山庄的路吗?

    娟被窗外优美的风景所吸引,几乎沉醉到里面去了,半天没有声音。

    “不是里面有害怕的人吗?怎么还去哪里?”

    心下疑惑,不住看他的后脑勺,好几次忍不住想问个清楚,可是娟在边,若问的话,就暴露了我们曾经去过,终于还是咽下了这个问题,任小奥拓一路呼啸着到了山庄。

    “哇!好美!”

    娟一跳下车,就忍不住赞叹。

    的确,这个山庄处于闹市之外,周围苍峦叠翠,一片静谧,在其中,首先整颗心就安静下来,没有浮躁,没有跋涉,就好像在外面游几年的孩子回到了家园,可以舒舒服服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眯眼神游······

    “怎么样?不错吧?”汤成骏毫不掩饰自己的快乐,“我朋友的资产,他准备搞个娱乐休闲一体化,过不了多久,一个五星级酒店······”

    “哼,又不是你的,兴奋个啥劲?”

    看着他眉飞色舞地喋喋不休,指点江山,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主人,而娟,显然被他描绘的前景吸引住了,很配合地东张西望,嘴里不时地惊叹几句,我不屑地撇撇嘴,自顾往里走去。

    沿着林间小道一直走,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没有方向,满眼都是原始的绿色,丝毫不染人家烟火,还有那点缀其间的紫色小花,绽放着自由的美丽······

    一股清澈的小溪在眼前缓缓流淌,偶然几声鸟鸣,张眼四望,却不见鸟的踪迹······向前,向前,一直向前,翻过一个山坡,忽然出现了一片花的海洋,无边无际,在阳光下吐露着芳香,蜜蜂和蝴蝶在花间徜徉、歌唱······简直是人间天堂,让人惊叹不已!

    竟然有这样一处美景,深藏于山坡后面,我相信,除非是有缘人,否则难以追寻······而我,应该是吧?哦,有缘人······

    “很美吧?”

    忽然,一个低沉的男中音打断了我的思索,然后,一双白色网鞋出现在眼前,抬头,遇见的是一双浓黑的眼眸,眼底含着浅浅的笑意。

    “很美,一种极致的美,让人无法呼吸······”

    竟然脱口而出,不假思索,全然不考虑面前的这个男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脑子里一片澄清,仿佛天空的蔚蓝,纯纯净净······

    “不错,正是开花的好时节,也遇到了有缘的赏花人······”

    这个人很奇怪,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远远的花间,似乎在对着花儿轻吟。

    “若是花季寂寞,空有蝴蝶和山风,我们不曾到这里,会是什么样呢?”

    像是问我,又像是问自己。

    “只要它们开得浪漫就好,我想它们不在乎有没有人来······”

    “是吗?”

    谁知道呢,花的思想······我只是按我自己的想法说说而已。

    眼前的他,似乎若有所思,浓黑的眼眸低低的垂着······

    “可惜了!”

    半天,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

    我不明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看来他的绪有点低沉,似乎还有点消沉,年龄,估计在30岁左右,一简单的白色运动装,很朴实无华的一个人······

    为什么要那么说呢?他是个很容易伤感的人吗?

    这个男人,是个谜······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