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逃到哪里去才好7

    “娟姐,不要取笑!你看我的样子还不够惨吗?鼻青脸肿的,就差缺胳膊断腿啦!今天躺在上一整天,动都不敢动······”

    “呵,动都不敢动,怎么就敢到这里啦?要我说色字当头,命都可以不要啦,还怕什么痛!”

    娟的话直截了当,绝不拐弯抹角,虽说不好听,但会让你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就喜欢她的格,和我一样,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概就是这个道理,看看周围,同学都各奔东西,上班的上班,回家的回家,就我俩,臭味相投,至今还难舍难分,不肯分开。

    “好姐姐,哪里就到要命的地步了?我一个大男人,是不怕痛,但是休养生息总还是要的······”

    “啧啧,说得多好听啊,修养生息,还男人,啊呸,你算什么男人,大男人小男人?打架时后的男人,不要脸······”

    娟的话越说越难听,外边的汤成骏肯定脸上挂不住了,对呀,要是个男人,肯定会跳起来,针锋相对,或者,扬长而去,决不受小女子的侮辱。

    要是他走,一切都好办多了!

    但是,清清楚楚,传来汤成骏哀求的声音,“好姐姐,怎么说都是我的错,谁让我喝醉,谁让我打架呢?还连累了你们,我都后悔死了······你看,我负荆请罪来了,要打要骂随便你们,只要你肯原谅我······要不看在我好歹咬了那家伙一口的份上?”

    “哼,也就那一口,表现得还可以,不然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少来!说吧,你准备怎么表达你的诚意?”

    这个娟,得理不饶人,讽刺嘲笑一般也就算了,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暗皱眉头,继续吃饭。

    “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绝不缩头皱眉当乌龟!”

    乌龟会皱眉吗?我捂住嘴,差点笑出声······乖乖,这个家伙,什么话都会说啊,不会连乌龟语也懂一二吧?

    瞄娟,果然,她笑得乐呵呵的,不过眼珠子老看我,绝对不怀好意啊!

    小姑,整天看书,快被憋疯了,不会想出什么整死人的怪招吧?

    但是,我绝不出手拦挡。

    要死要活,不管我的事,为什么要管?

    现在,我就当没听见。

    “哼······”娟笑得妖娆妩媚,用手指卷着头发卷,“听我的?很好,果然很有诚意······你说的,我可没你!”

    明明是步步紧不饶人,还不承认,这就是娟丫头。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你个驷马难追,还大丈夫,明明上当了还不知晓?

    莫不是你喜欢上当?愿意上当······

    看不明白,也不愿多想,随便你们怎么闹,管你东南西北风吹得惊天地泣鬼神,我自岿然不动!

    “这还差不多······”娟笑模笑样,“我也不会怎么为难你,你放心,不过我提出的要求,你要是有一样做不到,趁早滚蛋!”

    这个当上大了,听口气她不会仅仅提一个要求······

    笑里藏刀,我忽然想起这个成语,用在娟上,应该非常合适吧?

    做不到的话还要人家“滚蛋”,她连我的权利都剥夺了,好像汤成骏追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呵呵,这个代理者够厉害的了!

    不幸的是,钻的人很愿意,喜笑颜开的挨刀子······

    呜呼哀哉!

    唯有暗叹的份了······

    “姐,你就说吧,我要是皱一下眉头,不是男人!”

    听听,我没有猜错吧?心甘愿地上当受骗······不上当就不是男人,不能怪我这么想了······

    也不问问是几条要求什么要求,大包大揽的!

    “不错不错!我的要求也不多,就三条,很少吧?现在你去开车,我们要出去转一圈,兜风······不过,这不是要求,你可以不答应。”

    得,你都提出来了,人家这么能不答应?

    果然,汤成骏那个家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唉,不答应行吗?

    你个死丫头!

    瞪眼,她装作没看见。

    “哎,要去你去啊,我可没空,累了一天,我就想睡一会!”

    “不给面子?好容易逮住机会,还不去!我可正告你,要是不配合,哼!”

    “你要怎样?”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