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逃到哪里去才好5

    嘴角是淡淡的一抹微笑,眼睛是飘忽的眼神,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大家都来看了,看她买的不值钱的货!

    我已经做好了被奚落的准备,大不了一笑而过。越来越发现,微笑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让敌人摸不清你的心思,自然也拿你没办法,再说了,我都对你微笑了,示好了,你还步步紧,落井下石,未免太小人了······所以,一般而言,对敌人,不论是假想敌还是真正的敌人,报以微笑,是最好的策略。

    果然,没有人应声搭茬,更没有人凑上来评头论足,大家低头干活,心知肚明她的诡计。

    也就是她的舍友,向她微微一笑,以示客气。

    估计她是想好好奚落我一顿,摆摆自己的威风,富有,气,让我以后心悦诚服······无奈计划落空······

    暗暗放下心来,我嘴角的笑容更加甜蜜。不得不表现出大度,宽厚,教养,水知道这个小丫头下一步会使出什么手段。不能和她成为朋友,但也不想让她视我为眼中钉中刺,否则我以后的子便不会轻松好过。

    “梁思妍!做什么呢?”

    办公室门忽然开了,部长先生出现在大家眼前。

    “哦,没什么!”

    大概梁思妍没想到部长先生会突然视察,惊慌失措之下,紧急转,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掩盖在后。

    可惜,讨厌的液没长眼睛,被她手指一拨,滴溜溜打了个转儿,“啪”一声掉在了地板上,来了个粉碎骨,香**散!

    声音尖锐地像在宣告:我在这儿!为我报仇!

    气氛有点诡异,所有的人都躲在电脑屏后,屏声静气,坐看好戏······

    梁思妍会死翘翘了么?

    可是我,现在该做什么?液是我的,所有的化妆品都是我的,它们横七竖八地呆在我的台面上,像是等候处理的罪证,而所以的罪证都指向同一个人,那就是我······而不是她,梁思妍!

    我想我是罪有应得,大中午的买什么化妆品啊?买就买了,为什么要让那个臭丫头看见啊······

    默默地蹲下,收拾残局,话语是多余的,东西是我的,不能抵赖······

    部长先生威严地目光开始掠过目瞪口呆的梁思妍小姐,落在我上。

    “怎么又是你?”

    是啊,怎么又是我,我是罪魁祸首,罪该万死······

    倒霉的总是我,我招谁惹谁啦?为什么把矛头要对准我······

    可是在罪证面前,我无法分辨!

    可恶的梁思妍,这个时候迈着急促的小碎步---逃了!

    剩下我,怎么办?

    “你,说说怎么回事?”

    尊敬的部长先生,你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为自己分辩吗?你是为我还是害我呢?

    虽说我职场经验欠缺,但我也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我不是小孩,被人欺负了只知道大哭,我知道应该为自己辩解,可是这种场合,你让我怎么辩解?我能说不是我的错吗?我能说冤有头债有主,你问梁思妍所有的真相就全清楚了吗?那我以后还怎么在大家面前抬起头?我不是小人是什么?

    所以我的选择只有一个:沉默!

    冤枉也好,忍耐也好,此时此刻,沉默是金······

    “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不说清楚,那就是你承认上班时间聚众聊天了······扣除这个月的奖金,算是给你个教训!”

    部长先生,我承认,是我不好······

    “明天晨会上做检讨!”

    是我错了,我一定会好好检讨,让大家引以为戒······

    “还不赶快收拾干净,不想好好干就给我走人!”

    说完这句话,尊贵的部长先生扬长而去,撇下目瞪口呆的我的可的同事们!

    赶紧撕了一大卷纸巾,手忙脚乱地开始擦拭地板上的液,可怜了,一天都没用,那么高的价钱,还不是我的钱······收拾完地面开始台面,那些瓶瓶罐罐,东倒西歪的,多么精致多么华美啊,原计划好好享用一般的,现在看着都没心了,唉,没心的话,我容颜的媚是不是就要损掉一块?

    “白薇薇,你的化妆品我赔给你,给,二百元够不够?”

    梁思妍终于说话了,可是刚才你到哪里去了?

    没有理会她手里捏着的轻飘飘的纸币,我冷着脸把所有的化妆品收拾进手提袋,塞在桌下。

    本来,那就是它们该呆的地方,可是某个该死的家伙硬生生把它们放在了台面上。

    “怎么,不够?给你三百,这下总够了吧?”

    梁思妍,永远那么趾高气昂,那么高贵美丽,浑散发着让人屈服的力道。

    她手中捏着的百元大钞,闪着动人的光环,和她的主人一样,高高在上,总想让人卑躬屈膝。

    我安静地坐下,开始工作。

    “哎,你什么意思?难道还嫌不够?区区一瓶液,大不了也就一二百块,怎么,还想讹我呀?给你三百够意思了!”

    是的,确实够意思,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倒足了胃口······

    但是我犯不着和你生气,我怕影响我的心,长皱纹。

    所以,请你走开,拿着你的钱!

    “哎,思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损坏了人家的东西,给钱人家当然不要了,要赔东西!”

    哼,要赔东西!

    “那你告诉我,你是在哪个柜台买的?我买了赔你就是!”

    天下就有这么奇怪的女人,犯错了还理直气壮,咄咄人!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