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逃到哪里去才好1

    所以说,人是很奇怪的一种动物,比如我,可以为了东躲西藏,也可以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勇敢留下来。虽然还是要继续面对未知,但是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有一盏灯给予我温暖和光芒,足以让我克服胆怯、恐惧。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回家是否是个很好的决定,要是真如娟所说,每天要面对更大的恐惧,还不如留下来,最起码在这里,我还有个饭碗,可以养活我自己,不用看家人悲哀的眼光---说到底,这何尝不是一种逃避呢?

    晚上回到宿舍,告诉娟决定留下的消息,她一副“被我猜中了!”的嘴脸,笑得也神经兮兮的,眼睛瞟呀瞟得我心慌,最后我终于按捺不住,揪住她问:“说!你究竟什么意思?”

    “呵,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白薇薇小姐?”

    她这么一问,我更莫名其妙,难道我留下来也是别有企图?

    “别装得特纯洁特无辜了,现在哪里还有纯少女,像这样······嗯······这样才来劲哦!”

    娟搔首弄姿地撩起她的长发,故意露出感的香肩,“喏,风是一种姿态,适合风尘女子,而你,不必这样,要含蓄······必要的时候,嘟嘟嘴,撒撒,跺跺脚说我走了,看哪个不怕······哈哈哈······”

    你是这么看我的吗,娟?

    我的城府有那么深吗?我有那么恐怖吗?

    果如你所说,我怕连我自己也不认识了啊······

    “哈哈,别这么看着我,我只不过随便说说,最近看言看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看把你委屈的······”

    娟,别这么说我,我没你分析得那么卑鄙,那么无耻······

    “看看,眼泪要掉下来啦······还真委屈着了······好啦好啦,我道歉,都怪可恶的言小说······擦擦眼泪,笑一笑······”

    “娟,我真的很可恶吗?我要走的事谁也不知道,我只告诉了你,他们都不知道······我原来只想悄悄的走,没想到你这么想我······”

    “哎呀呀,是我不对,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啦,还以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要走了呢,好了好了,你打我一下解解气行不?”

    娟还和以前一样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对的坚持,错的改正,我了解她的格,当然不会深究,面对她递过来的小脑袋,只好苦笑。

    “为了表示对我的惩罚,今天晚上我请你烧烤好了!”

    自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

    现在暮霭沉沉,气氛正好,我俩并肩来到北门的烧烤店。

    此时正是生意正火的时候,好多人都在店外边等边喝啤酒,我嫌吵,娟牵就我,就进到里面的小单间等候。

    鱿鱼,豆腐卷,凤爪,南瓜饼,我简单的要了这几样。

    娟笑嘻嘻地点了青岛啤酒,二话不说,先自干一杯。

    要喝就喝,我们都不相劝。

    相劝还是自己人吗?

    这个问题不用回答,地球人都知道答案。

    正在慢条斯理地嚼着鱿鱼,忽然外面开始嘈杂起来,估计是有人喝醉了耍酒疯。

    不能喝酒不要喝嘛,连我们女孩子都不如!

    看娟神色,肯定和我一样想法。

    有时候,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此刻,不点也通!

    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好像是几个人在劝两人,一个人熄火了,一个人还不依不饶,嘴里骂骂咧咧。

    “娟······”

    “薇薇······”

    我俩不约而同地叫道,“是汤成骏!”

    揭帘而出,果然,那个手里攥着酒瓶,步态踉跄的男人,不是他,还有谁?

    心忽然就开始沉甸甸的。

    无来由的。

    这个小男生,总是很莽撞。

    很莽撞地想恋,很莽撞地喝酒吵架。

    两件事都做了,也全错了······

    不想看见他的取闹,我放下帘子,而娟,却自出去主持公道。

    这次,她和我没有灵犀。

    我想退出,她想加入。

    只是她的加入,我没来及表示反对,若来及,我必极力阻挠。

    肯定不是好事,一个女孩子管一群男人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