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走1

    李梓这几很安静,中间我回了几次宿舍,他也没出现,倒让我有点忐忑不安,按理说,他不是这么容易服输的人,找不到我的人,他肯定会气哼哼地满世界打电话,遍询我们共同认识的人,当然,最有可能这个人就是娟,然而装作不在意的口气问娟,她竟然不置可否地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现在,她憋足了劲复习,脸上写满了憔悴和坚韧。

    我听说可以让人发疯发狂,也听说能促使恋人产生无比强大的动力,眼前的娟让我见证了此话的真伪。她没有疯狂,但这种清醒背后的执着,持续时间之漫长,力道之强劲,让我汗颜;她没有呐喊,但这种无语的坚持和拼搏,更易让我动容。

    轻轻关门走出,我不想打扰她,对于有梦想的人,我做的只有成全她,否则于心不安,尤其是娟。

    现在我反倒清静了,李梓销声匿迹,汤成骏每天背铺盖卷,两个人都离我远远的,静静的。独自呆在老乡的宿舍中,空气中流淌着淡淡的音乐,很久没有如此趣了,不由侧卧于,慢慢地发呆。

    李梓,那个眼高于顶的家伙,竟然肯为了我白薇薇,和汤成骏打架,还真没想到,如果他顺水推舟地弃我于不顾,倒也罢了,现在这样,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舍不得我,哼,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和那来历不明的表妹搞在一起,又为什么会这些子音讯全无?不会又跟哪个狐狸精鬼混吧?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开始愤懑,这跟夫妻吵架的冷暴力有什么区别?

    掏出电话调查一下吧,就算他在鬼混,也得知道和谁一起呀,不然显得自己傻大姐似的。

    “你问李梓呀?难道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哦,李梓啊,好久都没联系了,要不我打个电话试试?”

    “那小子高升了,不和我们穷哥们混了!”

    从不一样的回答中我总结出一个结果:他失踪了!

    他玩失踪,就跟小孩子要跳炕一样-----吓唬谁呀?我白薇薇最不怕的,就是你失踪,失踪了好,你的一万元,本姑娘可就不客气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潇洒就潇洒,谁怕谁!

    “你不知道呀,李梓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呢,好像是本地人,中专生,搞什么销售的!”

    一般来说,最了解你的那个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刘明的份,二者兼具,原来是知根知底穿一条裤子的朋友,后来为了借钱跟李梓闹翻,转而成为敌人,当然我是这么认为的,电话打到他那里,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切揭晓。

    “薇薇,不是我要说,是你自己要问的,你可不能告诉李梓是我说的哦!”刘明再三叮嘱,先把自己上的臭屎擦干净,也不管味道对别人的影响。

    “我知道,谢谢你啊!”心里憋着火,感谢的话也言不由衷。

    “那个,薇薇,你没有生气吧?”刘明小心翼翼的试探。

    “没有······”不生气才怪呢。

    “没生气就好,为那种人不值得!我跟你说啊,李梓自从和那小姑娘搞到一起,索就搬到她家里住去了,你说这算怎么回事,还要不要脸啦?我们这些老乡的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脑子被驴踢了······”

    刘明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将我劈得目瞪口呆------搬到她家里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无所知?

    手软软地垂下,电话轻轻地落在桌上,泪,也轻轻地滑落。

    李梓,原来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啊,你是真的不要我了,我只不过和你赌赌气,你就狠心走了,再也不要我了,再也不回来了,不告别,不交代,一言不发地走了,你置我于何地啊?是什么样的姑娘,让你不管不顾地跟着走了,你的心底,难道没有对我的一丝丝留恋吗?我知道是我不争气,工作的事一拖再拖,没有眉目,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可是我现在上班了,你怎么不问问我就自作主张呢?李梓啊李梓,现在我工作还有什么意义,我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你已经不属于我了,这个城市也就不值得留恋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