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的工作1

    “对了,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你是不是已经决定好了不换工作了?”

    “怎么了?”

    “你要是对事业单位感兴趣的话,现在倒是有个机会,党校来咱们学校招人,你不是对管理学很有研究吗?正好人家就要管理学的,要不要试试看?”

    事业单位,好像很人哦!总比现在的企业让人放心,我总听人家说企业老是裁人,老板一不高兴就发脾气,底下的员工连大气都不敢出,要是能进事业单位,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何况现在我还是试用期,保不准到时候人家下逐客令也是有的,干的也不是我喜欢的销售,真的,不如试试?可是我是非专业的,人家要吗?我怎么感觉我就是一个凑数的呀?不管了不管了,不就是试试吗?不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送走非洲王子,我动员娟和我一起准备,我是这样说的,“你要百分百能考回去,我也就不说啥了,但你敢打包票吗?到时候回不去怎么办?程功养你吗?就算程功肯养你,他们家愿意吗?你别还没过门就闹得人家家里鸡飞狗跳的······”娟咬咬牙就答应了,反正考试还有一个月,时间充裕,来个两手准备更放心。

    我们去看况,负责招聘的老师很地说:“因为我们是党校,所以对学生党员优先考虑,如果不是党员的话,恐怕会有困难。”接下去的话我听得很模糊,意识里全是“党员”,我知道我肯定没戏了——不是党员,不是专业生,人家没理由考虑我。早知道入党好了,当初懒得写入党申请,现在,唉,全错了!很多同学开始自动离开,我想还是再听一下他会说什么,结果又听到他说,“如果确实能力很强,我们还是会考虑,下星期一的下午,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来学校试讲,到时候我们会安排教育局人事局和学校的领导共同主持面试,请大家认真准备。”咦,这么说我也可以去了?不由得兴奋起来,只要好好准备,面试的时候表现好,还是有希望的啊!

    后来老师把试讲的范围写在的黑板上,笑着说:“好好准备吧,成败在此一举!”所有的人都笑,我也笑,尽管有点勉强。

    出来的时候,娟无精打采,“都说了没戏,你还要来,看看吧,况就是这么个况,估计人家连凑数都不要咱,趁早走人!”

    我连忙给她打气,好话说了一箩筐,总算又说动了,哎呀,总之还是看我心的份上,陪我啦!

    我真的要试一把,即使不成功,也能为以后的面试积累经验。

    回来就开始准备试讲的内容。

    我的考虑是这样的:因为是第一堂课,侧重点应该放在管理学的历史上,在这个过程中,再侧重阐述管理中的一些经典案例,这样的话,内容就不至于枯燥,还会引起大家对管理学学习的兴趣,当然,案例很重要,既不能和其他人的重复,也要具有典型

    娟和我的想法不一样,她认为:不论是不是第一堂课,讲课的内容才是第一位,必须将案例放在第一位,引导大家通过案例了解管理学中的某一方面。

    我是泛而至精,她是精而至泛,途径不同,目的一致,都是要通过案例引导大家好好学习管理学,最重要的,是引起面试考官的认同。

    我们探讨了很长时间,最终决定各做各的,不论最后谁被录取,都要请另一个美餐一顿,不许嫉妒说风凉话肠子里爬小虫虫!

    后来娟的表姐来了,带来了一西装短裙,说是给她明天试讲时穿。果然是人陪衣服马配鞍,娟穿起这深蓝色西装短裙颇有气质,显得干练精神。我想起那恒源祥,李梓,当初我们为了你的面试,花了不少心思,从头至尾,我帮你选衣服,下载资料,提醒你注意言辞举止,现在,轮到我了,你在哪里?

    想起明天的试讲,我不敢怠慢,不用打开衣柜我都知道,我根本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适应那种场合。

    娟看出了我的心思,笑嘻嘻地拿出了另一西装短裙,说:“看,够意思吧?”我真的是喜出望外,对表姐感激不尽,连连表示感谢。

    表姐催我:“试试吧,不合适还来得及换。”

    我喜滋滋地穿上,不宽不窄,不大不小,简直是为我量而做嘛!

    “一对姊妹花,明天可有得看了!”表姐对着我们乐呵呵地说,她在中学教书,当然希望我们也能加入进来。

    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