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弟的爱情4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告诉你,第一所有的医药费和伙食费,我一分钱都不会少收你的,我这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着账目附带发票,你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还钱我都欢迎;第二我承认我是想在你上下功夫,但是理智也告诉我不可能,我们最终只能是姐弟,除此而外,不可能是任何其他别的关系;第三,我要找女朋友,绝对亲自出马,不劳你费心介绍,不找个温柔漂亮比你好十倍的绝对誓不罢休!现在,你可以放心开饭了吧,我亲的大姐姐?”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把所有的饭菜一样样摆在桌子上,然后两个指头夹着一双筷子对着我笑,哎,真是服了他,不过话都挑明说了,我也就不用自寻烦恼了,开饭吧!

    “姐,你说,你们女人是不是第六感都很强啊?”汤成骏哗啦哗啦翻着书突然就发问。

    “为什么这样问?”我抬头,有点措手不及。

    “也没什么了,就是很好奇。你说说你的第六感吧,怎么样?我就是想知道。”他把书本压在手掌下,那书两头无奈地撑起,好似一个老人弓起的驼背。

    “你是不是有所指?”我看着那书,心里很不痛快,略略皱眉。

    “看看,你又多想了吧?只不过问问,你就联想丰富得不得了,看来第六感和该死的联想是亲戚关系,说不定父子母子或者兄弟姐妹关系,总之跑不出一家人。”他靠在被子上大发感慨。

    “也说不准,万一是恋人关系,感应应该更强烈,人家说心有灵犀一点通,指的就是这种关系······”话一出口我就后悔,怎么能跟小朋友讨论这种话题呢,何况这位还是个鬼精鬼精的,不点就通。

    “我说呢,原来是这样······”汤成骏若有所思,不再说话,把书本捡起,捋平,再吹口气,突然就开始唱歌:

    ······oh思念是一种病

    oh思念是一种病

    一种病

    多久没有说我

    多久没有拥抱你所的人

    当这个世界不在那么美好

    只有可以让他更好

    我相信一切都来得及

    ······

    是谁的歌,如此动人,小小的男孩子,也有他的忧伤,我看着他,突然觉得原来感是不分年龄不分男女的,可是今天,我不要想那么多,那么复杂,我只要安静的听歌,只用耳朵,不用心,可是谁告诉我,为什么我也如此忧伤?

    晚上娟跑来和我聊天,听我说打发了汤成骏,笑得花枝招展,“你真有本事呀,我的薇薇小姐,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他来找我捧着一大束鲜花,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花了,问我可不可以送给你,要不是我挡着,他肯定就送到你手里了,哈哈,早知道你来这一手,我就不拦着了,你自己处理就行了,哈哈······”

    “还有这事儿?”我惊讶。

    “你以为呢!别看他小,鬼点子多着呢,我百分百确定,他根本就是虚晃一招,等着卷土重来呢!你呀,就准备和小孩玩玩吧!哈哈哈······”娟笑完了,开始大快朵颐汤成骏送来的零食。

    我不以为然,反正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他还能怎么地,不信他还能玩出个花啊朵啊,我呀,偏偏就不信这邪!

    “你怎么这几天失踪了,你的那位回去了吗?都说好一起吃饭的······”我有点落寞。

    “没事,不就是一起吃饭吗?你等等,我让他上来!”娟开始对着电话遥控,叽里呱啦说起了家乡话,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听见有人开始敲门。

    “噔噔噔噔!”娟开心地跑去开门,“大驾光临,不胜荣幸!”

    我见到了传说已久的娟的男朋友程功先生。

    “程功,男,25岁,认识一下,白薇薇,我的好朋友。”娟在简单介绍之后就拉着他坐在上,“告诉你啊,他明天就回去了,一周的培训结束了,感觉好快啊!”

    “薇薇,你的伤怎么样了?”程功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姿态,放下手中提着的香蕉香瓜之类的东西。

    “好多了······”我微笑地看着他,个头不高,一米六吧,皮肤微黑,但是很精神很有亲和力。和他说话感觉很舒服,没有拘束感,他不说话的时候始终微微笑着,雪白的牙齿便显露出来,我突然很想给他起个外号:非洲黑人!这个念头一起,我赶快拿眼睛看娟,生怕她看出我的心思,悄悄躲在后面来个突然袭击,拧我或者掐胳膊,那我岂不是很惨?但是娟根本不看我,两只眼专注着他的黑马王子,哪里还有我的存在?呜呼哀哉,天下之大,请赐予我存之地吧!此时此地,我根本就是多余的!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