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弟的爱情1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对着镜子看着一对熊猫眼竟然不觉得难过,倒是上班时来来往往的人猜测的目光让我无地自容,幸亏他们都很有涵养,疑而不问,不过就算问我也想好了答案:

    “晚上看悲剧过头了呗!”

    这个理由不算高明,但只要是个理由,谁还会在乎它所含水分的多少?敷衍过去而已。

    不过,头昏脑胀倒是瞒不过去,下楼梯去送资料的时候,我竟然就一头栽了下来,咕噜噜滚了几个圈儿,而且,还摔断了高跟鞋底!龇牙咧嘴,半天爬不起来,我重重地吸着凉气,真正是哭无泪!

    “怎么回事?不会小心点呀!”师傅闻讯赶来,那会我已经自己爬起来坐在台阶上了,看我鼻青眼肿、满目含泪的样子,他不仅不安慰两句,反而张口就开始训斥起来。

    “你哭什么呀?痛吗?”硬邦邦地询问,听不出关怀之意,虽说话是如此。

    “不痛。”我强忍痛苦,口是心非。

    “不痛你哭什么?”完全没有一点怜悯之心,我是一女生呀!

    “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哭!说真的,你哭起来真难看,像个小喜鹊!”这是师傅该说的话吗?再怎么的,我也是一女生啊,虽然挨摔了,变丑了,但我怎么就不能哭啊?谁说我这么丑的女生就不能哭啊!

    我的眼泪哗哗,也忘不了白他一眼,还是师傅呢!

    “瞪我做什么?”他高高地叉手站着,不肯弯腰屈膝看我擦破皮的小腿,感觉却好得出奇,竟然知道我在斜瞪他,虽然只有一眼,“再瞪我,就不去给你买鞋了,看你还瞪!”

    原来是在想着鞋子的事,也是啊,我的细高跟,今天算是彻底完蛋了,终其一生了!好吧,看在鞋子的份上,暂且——不瞪你好了!

    我可怜的鞋子,这才穿了几天呀?对着细高跟研究了半天,我得出一个结论:假货!怪不得这么便宜呢,怪不得穿上脚疼呢,李梓呀李梓,你看你干的好事,舍不得孩子不着狼,舍不得钞票放倒了我啊!你还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划脚,是不是你正在对我施展魔法咒我跌断腿呢?一个人坐在楼梯口胡思乱想,却没有一件是好事,唉!

    师傅去买鞋子,我坐在楼梯口,抚着左腿上的青紫团黯然神伤,来来往往的人像参观黑猩猩一样,眼光特怪异,也没人过来扶我一下;心里一来气,我狠狠心光脚走回了办公室,这种感觉很特别,疼痛并刺激着,能感觉到周围美女绅士讥笑的眼神,不管了,我都这个倒霉相了,怕什么!再看,我还是丑女一个,正儿八经地走。

    今天,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可惜,出门没看老黄历,说也说不清,以目前的况看是不宜出门!

    才刚刚上班,就摔断了腿,师傅也才叫了几句,就得跑前跑后得伺候我这个倒霉的丫头!

    晚饭也是师傅请了,现在,他还要负责送我回去,真是难为他一个大老爷们了,为了我这么一个倒霉的黄毛丫头,回去迟了,肯定挨女朋友的脸色!

    痛定思痛,我决定:夹紧尾巴做人!

    早上起来,脚踝痛得厉害,一看,已经肿得和小腿肚子一样粗了,娟看着直皱眉撇嘴,“割了能炒二两臊子!”

    “快,我要残废了!”我痛得直吸气,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装的。

    “那,你等等,我叫个车,去医院?”口气像是在征询我的意见,实际上人已经在门外了,有个这样的好朋友就是好。

    娟再进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个大男孩,一看,竟然是汤成骏,怪了,他怎么来了?容不得我多想,二人已经架着我出了门,汤成骏顺脚就带上了门。

    “哎,钱,我还没拿钱呢!”我连忙叫。

    “你还知道拿钱啊!”汤成骏笑嘻嘻地,“只要钥匙拿了就行!”

    “钥匙?啊,钥匙也没拿!”我又叫。

    “骗鬼呢!”汤成骏笑得很开心。

    我发现他是真的很开心,把我扶上出租车后座,他竟然有点意气风发,“师傅,陆军总院!”

    娟在我旁边笑得很诡异,完全失却了往的模样,一只手还没撩起我的裤管,嘴里就开始大呼小叫,“哎呀呀,惨了惨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