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2

    我也不是被吓大的,唉,李梓啊李梓,我们相处的时间也够漫长了,你怎么不动脑子想一想,我是怎么一个人?你越表现的强大我就越不肯就范,就像弹簧,你的弹力越大,我的反作用力也就越大,你要是自始至终温柔地对我,现在的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什么我怎么了?这个问题你应该问自己才对,人做事,天在看,难道非要我说出来你才肯承认吗?”

    如果是吵架,声音应该是越大越好吧?最好是提到他见不得人的把柄吧?就像武侠小说里说的一箭穿心,一剑毙命,我的声音是不大,但也是足有杀伤力的,李梓,你不知道吧,原来我不只有温柔的一面,善良的一面,体贴的一面,我还有你不知的一面,乃至无数面。

    路过的人中有好事的就叫起来,“说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说出来大家都听听,大家评评理!”

    “是啊是啊,男子汉敢作敢为,有什么不敢说的,说啊说啊!”

    “不敢吭声就不是男人!欺负一个女生算什么东西!”

    起哄声不绝于耳,好多人趋向于支持我,原因竟然是因为我是女生,而女生好像天生就是弱者,所以支持弱者也就是一种义举。

    李梓的气势明显得衰弱下来,眼中飞扬跋扈的神色突然就消失了,拉住我的手也缓缓放开了,口气变成了低声的哀求:“薇薇!你真的误会我了,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这段时间太忙了才忽视了你,啊?”

    “是啊,我相信你,你的确太忙了,那你就继续忙好了,反正我也习惯了这种子,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反倒很不习惯!”

    本来不想说什么,但是实在忍不住要说出来,好像说话也是一种解压的方式,但是过火的话在这种场合下我也说不出来,毕竟已经围上来一大帮同学,我不想让他下不来台,也不想让自己丢了面子,所以有时候这种不反抗政策就是一种冷暴力,杀伤力更强。

    我希望李梓能够识时务为俊杰,就地撤退,但是李梓实在有点不像话,他好像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竟然非要我答应和他一起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或许他是不甘心,一向言听计从的我,怎么就突然不听话了呢?就像一个乖乖女,怎么突然就叛逆了呢?越是不甘心越要探个究竟,而他越是这样,我越是要闪躲,或者,越是冷淡!我不言不语开始后退。

    “你是谁?放开她!”

    汤成骏拧着浓黑的眉毛黑着脸,像一座高高的铁塔矗立在李梓面前,他终于出面了!

    “她是我女朋友,你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你说话注意点,她是我女朋友,你小子不要看错了!”

    两个人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我有点慌乱,这完全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最多也就是希望李梓看见汤成骏,吃吃醋咽咽酸,以后对我更好而已。

    “你是哪根葱?哪里来的小毛孩子,还在吃吧?”李梓不无讥笑,把矛头对准了汤成骏。

    “你是哪里来的老爷爷,需要拐杖了吧?”汤成骏嘴巴也很厉害,一点不示弱,看不出他也会逞这种口舌之勇。

    “吃找你妈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李梓不屑地推了一把,汤成骏没防备,打了一个趔趄。

    “拐杖不够的话,要不要我给棺材铺打个电话?”

    我发现汤成骏根本不是省油的灯,李梓说一句,他马上对骂一句,一点不示弱,虽然他的骂法可笑又解恨,透出点点幼稚,然而这令我更加后悔,这种幼稚的孩子做事冲动不说,还很会耍赖皮,要是让他缠上,也不是很舒服的事,找了他来,简直就是个非常错误的做法!而且他还大言不惭地说我是他女朋友,仿佛真的一样,看来他也不是没脑子,还是有预谋的!

    “阿弥陀佛!千万不要惹出什么祸来!”我惴惴不安,当前的形势已经不在我的可控范围之内,战场已经转移在了两个男人之间。

    说时迟那时快,汤成骏已经不客气了,一双大手重重地拨拉着李梓的肩膀,李梓开始龇牙咧嘴,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挥拳就捣向汤成骏的脑门。

    汤成骏子一侧,左边的脸没躲过,重重挨了一拳;他马上开始还击,两手扣住李梓的双肩,狠狠一推,李梓顺势被推倒在地,还没顾得上爬起来,子已经被汤成骏死死压住,两个人扭做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

    周围的同学大声叫嚷起来,慌乱中我听见有人喊:“叫保安啊,打起来啦!”

    保安很快跑来了,将两人使劲拉开,叫到安保室问询况,顺带把我也叫了过去。

    李梓蓬头垢面,青着个眼圈看我,意思是让我帮他说话,我狠心偏过了头。

    “说说,怎么回事?”保安很严肃。

    “这个家伙扰我女朋友!”汤成骏大言不惭。

    “她什么时候成了你女朋友,小子,好好看看,她是我女朋友!”李梓刚做坐下又跳起来。

    “又是为女朋友,真没意思,我说,你们就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吗?”保安无限厌烦地打发我们出来,我决定谁也不理,自己先走,但是汤成骏紧紧跟在我后,半步不离,李梓看在眼里,气得暴跳如雷,“薇薇,你狠,你不要后悔!”

    我要后悔早就后悔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为什么要在现在后悔?

    但是汤成骏,你跟着我干什么,谁许你跟着我了?我不要任何人的可怜,你还是走吧!粗暴地赶走了汤成骏,根本不看他什么表,我跑进宿舍把自己扔在上,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原来,报复一个人,也需要心肠无比坚硬呀,我是不是又做错了,根本就不应该报复他?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