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四

    呜呼哀哉,难道我要独守空房吗?哼,我也去!挣扎着起来收拾,嘴唇描得猩红一片,看起来极为妖艳,管他呢,人家说两瓣唇片是动人的玫瑰花瓣,我看不如说是男人们动歪脑筋想出的甜言蜜语。

    打开许久不上的QQ号,才发现一个叫“蓝色调”的,留言很多,想了许久,终于想起是交大一男生,低我一级,好像是学什么涵洞还是桥梁的,记不清了,山东人,唉,真搞不懂,一尕小伙子,他要干什么啊?

    “蓝色调”说了,要我无论如何给他打电话。难不成有事找我?或者,对我有意思?嘻嘻,又一傻瓜!现在这年代,还有人相信网恋,脑子不对啊!我就见见你,哼,让你死心好了!

    今天晚上我勇敢非常,打电话的时候意气风发,说话的调调也高了不少,自己也吃惊不小。

    “蓝色调吗?我是师大的黑色妖姬!你找我啊,有事就说!”

    对方显然被我的高调调怔住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马上就兴奋异常,“啊,哈,是啊,是啊,我有事,不,没事,我就想,想见你一面,你还没离校吧?”

    “没呢!想见就来吧,我在‘紫葡萄’等你!”

    我想我是疯了,去“紫葡萄”无非就是喝酒,我尤其钟啤酒,一口气灌两瓶,眼都不眨一下。平时我几乎不喝,一方面没钱,一方面这种地方我不屑于光顾,从骨子里来说,我讨厌这种极为暧昧的地方,倩女俊男来这里,寻求的是,喜欢的当然是温馨的气氛,所以音乐自然是优雅的轻音乐,和心极为相配。但是今晚我来了,我是不需要的,自然也不需要浪漫,当下,我啤酒,我需要麻醉,管他什么举止啊仪态啊别人的眼光啊,统统见鬼去吧!“蓝色调”还在路上,我就灌自己两瓶,喝得心花怒放,再灌两瓶,脑子就有点混,管他呢,喝死算了,于是又灌两瓶,我喝酒从来不用杯子,嘴巴对着瓶口,咕咚咕咚,一口气就是半瓶,再口气就玩完,喝酒不就是要痛快吗?我非常痛快!

    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我自顾自地喝酒,自顾自地说话,我知道对面有个男生坐下来,静静地听我胡言乱语,我任地让自己哭闹,啤酒的泡沫白白地覆盖着桌面,我的长发有那么一缕,在酒精中弯曲着子;我笑,我哭,我的心事,明明灭灭,而你,从夜风中而来,就是来看我的吗?我好看吗?我又没人要,看我有什么用?你也喝两杯,男人不喝酒还算什么男人?什么,会保护女人的男人才算男人?话,哄鬼呢!我是不需要男人保护的,我自己保护自己,这个世界,没有男人,女人照样活得很精彩啊,哦,你的眼睫毛真长,像女孩子一样,眉型很好拔,修过吗?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很可怜吗?我不用你可怜,你是谁?离我远点,你们都离我远远的,啊,太好了,都离我远远的,我一个人才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