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二

    “娟!”我站在大太阳下叫她,不肯挪步,眉毛拧成两股张力超强的细绳。

    “唉,我也就是那么一说,谁想到你要猴急地去验证啊,怎么样,什么结果?真的辞职了吗?他要是辞职了,我还真佩服他······哼!”娟从鼻孔中硬生生憋出一声,声音低沉,力道却是十足,意味也够深长,这短短一哼,如同一记闷雷,中间夹杂了太多太多游动的正负离子,我相信,如果我要和她稍稍一顶撞,这记闷雷蕴含的所有能量就会全部释放将我彻彻底底击穿。

    小丫头,不知道我心力交瘁啊,不知道我伤心绝啊,难道我还不值得你怜悯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就折磨我吧,看笑话吧······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彼此对视,却都不肯退一步。

    这种场合对我们而言是常事,要是谁退一步,那么就注定,以后必须步步为退,心里百般反抗,也只准退,不准进!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我觉得要摇摇坠的时候,娟适时地放弃了坚持,拉我到太阳伞下,沉着脸立于边。她还在生气,不肯认错,在她看来,我就是一傻瓜,为李梓这根苦藤而生的傻瓜,要是我不放弃,我就彻彻底底完了,今生今世没希望了,眼看着就要被她拯救了,结果一试探,还是榆木脑瓜,朽木不可雕也!

    我也没想到事会是这样,难道我还对李梓寄予希望吗?不会了,永远不会了,可刚才发生的一切,又说明问题呢?难道我真的无可救药了吗?不会,我说到做到,分手就是分手了,坚决不回头了!

    “回吧,他出差了!”终于,我憋出了一句话,心无限复杂。这么长时间地赌咒发誓要分手,不住娟简简单单一句话的试探,要是李梓跟我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不得服服帖帖听他话了,怪不得啊怪不得,人家说是个魔咒,现在看来念咒的人是李梓,中魔的人是我啊!而旁边那个清醒的人,拍手跺脚揪耳朵掐人中使出百般手段,我仍然沉醉不醒,即使醒了,也装作昏迷·····

    不行,这次我一定要破咒而出!

    “走吧!”娟应道,完全是有气无力。

    娟,你放心,我不会再上他的当了,这次,我说到做到,他一回来,我就还他钱,跟他无牵无挂,分道扬镳,好吗?

    回到宿舍,眼睛干涩干涩,头也开始昏昏沉沉,估计是中暑了,赶紧喝了一瓶解暑药,折腾了半天,却是如此结果,干脆睡觉,睡他个昏天暗地。

    一觉睡到晚上八点,迷迷糊糊中看见娟又在梳洗打扮,八成又去会她的发小吧,也对,距离不是问题,只要两人坚守这份美丽的相识,注定也会是一份相伴一生的缘分。当他们浸润在这种感觉里时,才懂得有一种心叫依恋,有一种感觉叫缠绵,有一天他们也会知道我这段时间的纠结坎坷,只是但愿那一天永远不要来到他们边。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