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恨的取舍

    “娟,说什么呢?闭嘴!”

    我赶紧制止,无奈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酒瓶子示威一般晃动在李梓眼前,我说话如同秋风过耳一般,看来她非出这口恶气不成。

    怎么办?心底是一万个恨李梓,但是也一万个不愿他受到伤害,这个场合说出真相,他以后恐怕就无法在老乡面前抬头了,哪里还谈到互帮互助,发展与前途!

    李梓,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不要恨你,让你名声扫地,恶名远扬?

    李梓应该很生气了吧,低头看他垂下的右手,那拳头紧紧握在一起,如果里面有块石头,也要被捏成粉末了!他好看的嘴巴此时也紧紧抿在一起,不知是不是马上要雷霆爆发!

    此时无声胜有声,我内心无比纠结,如果拦住娟,我们不来该多好,就没有这么多的事了,问题是我们来了,问题也随之而来!

    “呵呵,”我开始笑,“大家不要往别处乱想啊,娟有点喝多了,瞎说!”我在桌脚下狠狠踩娟的脚,示意她不准再多说一句,“那个,李梓的一个亲戚······嫂夫人······”

    天啊,我都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才能缓解目前的尴尬,话语也笨拙起来,越解释越口吃。

    李梓,你金口玉牙啊,随便找个借口说说会死人啊?我用胳膊轻轻地捣他,现在无论你说出任何借口,我都默认,你倒是说啊!

    娟冷笑着又灌了一大口,重重地置酒瓶于他面前,妩媚的嘴角藏着无限嘲讽。她倒是闭口了,无奈此时闭口已经无济于事!

    “好吧,我说!”如果此时不说出点什么,恐怕我无法原谅自己,“大家都别误会,李梓的表嫂来旅游,住在他租的房子里,可能是比较劳累,我们就没有请她来,所以······还要请小小多担待!”

    一口气说出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表嫂,我都怀疑自己是个天才,低眉偷看李梓,他仍旧不言不语,正襟危坐,只是眉宇间少了些许愤怒,是啊,可以放心,只要我在,你就是安全的,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心底泣血,脸带微笑,此时的我开始给大家倒酒,只是不知为何,手竟然微微发抖,我俯低眉,用左手扶住右胳膊,以此来防止酒往外倒,娟冷着脸一把夺过,自己开始倒酒,她一定是注意到了我手的颤抖;可是李梓,你看到了吗?对了,你不用看到的,你的眼中没有我,我怎么就忘了呢,自作多呵!

    “哦,我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李梓,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也不说清楚,哈哈哈······”

    小小开始举杯喝酒,刘明和女朋友终于不再窃窃私语了,转而含笑喝酒。

    我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娟坐在我旁边,提起酒瓶,咕嘟嘟又是一大口,我夺过来,自己灌了半瓶,结果什么滋味也没有,如水一般。

    我以为我会醉,结果越喝越清醒,人往往是这样,想要醉而不能,李梓后来只是一瓶一瓶灌酒,说话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两句,他的内心充满了对我的恨吧,因为他从头到尾根本就不看我一眼,不知是不屑还是不愿,没事,反正已经分道扬镳了,看与不看都一样,不看了更好!

    娟后来坐到了李梓的左边,一口一个“李大少”,啤酒也一瓶一瓶地递于他手中,她还是不解气,随她了,只要她口下留德,怎么样都无所谓。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