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球衣的男生之二

    或许,这两天于我不利吧,不知是冲狗还是冲驴,煞南还是煞北,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李梓的事本就够闹心的了,现在无意中又看见骆驼,对他们两个人,我是说又说不得,骂又不想骂,我最想做的,就是远远地躲开他们,如同躲避瘟疫一般。

    “哎,薇薇,你说骆驼的工作签了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娟啊娟,你是看我还喘着气吧,眼珠子还在滴溜溜转吧?骆驼的工作签不签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于我,说到底也就是玩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游戏,中间掺杂了一点点作料,就是我的真心他的假意,如今都过去了,提那个人做什么呢?

    “你说,他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呢?”娟的手搭在我额头上,温温润润的。

    据说,骆驼的女朋友是我们学院院长的千金,漂亮不说,人也非常聪明,好像要到美国读研究生去了,不知道骆驼是不是也一块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骆驼只不过很明智地选择了他所必需的,抛弃了我这个不必要的,站在人家的角度考虑,似乎也没什么错,我又不是现代秦香莲,哭天抢地地非要惩毙陈世美,再说也没包拯包青天主持公道啊,我还是乖乖地吧,也好。

    “要是刘心语知道骆驼和你分手的事,你说她会什么反应?”

    刘心语就是我们院长的女儿,骆驼的女朋友,但是娟今天怎么了,说这些干什么,无聊过头了吧,我懒得搭茬。

    “要是刘心语知道了,恐怕骆驼的美梦也就到头了吧?”娟的语气怪怪的,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说,你可不要长舌妇!”我把她的手拉开,重重地拍了一下,以示警告。

    “哼,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一门心思向着他说话,你这么对他,有什么好!我看啊,这种货色,就该遭到报应,天打雷劈!”

    娟愤愤的,也是,当初他不告而逃,我又急又气,几天不说话,脸色难看地要死,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今看见骆驼,好不容易逮住了机会,怎么肯轻易放过?娟就是这种人,为了我这样的闺蜜,两肋插刀都不怕,何况是去做她认为天经地义的事

    “天打雷劈是老天该做的事,我管不着,但是你,我必须要管,”坐起来我严肃地对她声明,“你,不许动他一根毫毛!”

    “疯了吧你?我是替你出气,你还······”娟看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终于气馁,“好吧,服了你!本来我还打算告诉刘心语,就算她不相信,至少也让她心里多少对骆驼有点小小意见,蜜糖里撒点沙子,呵,味道爽得很······”

    “就知道你的鬼心思。”我搂住她的脖子,“事都已经过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君子成人之美,好不好?”

    娟哪里知道我心里是多么难过,是的,曾经,我为了你,不言不语,为了你,整夜未眠,为了你,面容憔悴,现在,为了你,我只能远远的祝福,真诚地祝福,可是,你知道吗,我是多么不愿意,我多么希望你和以前一样,站在我面前暖暖的笑,开心地笑,只是这一切都不属于我了,不知什么时候,你把笑容送给了另一个女孩,把我的世界也带走了,如果可以,我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认识你,从一开始就是陌生人,那样,至少今天遇见你,我还可以对你回眸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