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球衣的男生

    随手拿起《申论》,对,现在,我终于下决心要好好复习了,没有任何外力可以阻止我前进的步伐,我来了,李梓,你看好喽!

    晚上,娟没有催,我自觉复习到十二点,早上五点半,娟还在睡,我又开始复习。

    九点半的时候,娟睡醒了,看我默默地奋战不已,脸也不洗,牙也不刷,一个姿势坚持半天兀自不动,摇头叹息,“疯了疯了!”自己洗漱完毕,买来早点,监视着我吃下,非拉我出去转转。

    “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疯了!”

    好吧,转一圈,到处都是浓郁的毕业气氛,才出门就有一大一小女生弱弱地问:“姐姐,有自行车吗?”看来是求购坐骑的,没办法,上课的教室离宿舍楼太远,一般我们都是跑步前去,也有一部分同学骑车去,现在,有眼尖的小女生就看准这个机会找大四女生的便宜了。

    看着她清纯的笑脸,忽然意识到原来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初进校门的小女生了,我的眼睛再也不是那么清纯如水了,我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两个人慢慢地走进林荫道,这里现在成了毕业生们摆放杂物的地盘了,各种东西,包括衣物、电脑、书籍以及上课抄写的笔记本,甚至生活用品,统统摆在了一块一块的单上,等待着来人的选购。

    我们毕业了,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了,给你们,全给你们,拿走吧,都拿走吧!我默默地对着来来去去的人发呆。

    “我们去场坐一会吧!”娟挽着我的胳膊,轻轻的拽。

    好吧,没意见,,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随你就是了,我对她淡淡地笑,体和灵魂都随着她飘。于是来到场,坐在草坪边上看男生们踢球,他们跑来跑去追逐着足球,那个白球衣的男生,最为卖力,一边跑动一边指挥着队友,他的动作好潇洒好······熟悉哦!

    风轻轻地拂动着,我把头靠在娟的腿上,慢慢地躺下,慢慢地闭上眼睛。

    是了,是了,就是他,骆驼,我曾经苦苦找寻的那个人,他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出现在毕业的前夕。他还是那么潇洒,那么豪爽,而我,已经遍体鳞伤,再也不是当初刚进校门时的小姑娘了!

    始终不会忘记骆驼,这个黑皮肤的大个子,皮肤粗糙,风趣幽默,记得刚进校门不久,我们就被对方所吸引,和校园里所有的侣一样,演绎浪漫的花前月下。然而,没有任何预兆,很快故事就有了结局,他和我中断了一切联系。我曾试图去他宿舍堵他,但是没用,他的室友告诉我,他在校外租房了!租房,这是一个很暧昧的词,在我们学校,只有那些同居者才会租房,他也租房,意思不言而喻。我唯有默默选择放弃。伤痛需要一夜一夜慢慢愈合,和着眼泪,品尝苦涩。

    我以为,我一辈子也见不到他了,但是他忽然就出现了,如一颗流星一般,难道是上天可怜我,让我跟他要一个解释一个说法吗?当初你为什么离开我?你去了哪里?你现在好吗?你的那个她对你好吗?问题太多太多,一瞬间塞满了我的脑子,争先恐后的往外蹦,我只要走向他,就可以提问了;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如此之长,还有提问的必要吗?没有了!既然分开了,就彻底分开,一辈子不要再见面,见了面也不要打招呼,只要远远地看一眼就足够了。

    泪悄悄地顺着眼角流下来,无声无息,娟默默地替我擦去,没有问一句话,她也看见了,她知道我们所有的往事,也许乖巧的她已经感觉到我内心的悲痛,啊,我的室友,我的闺蜜,你告诉我,我有错吗?上天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个时候再看见他?难道我做错了什么要惩罚我吗?再有两三个月,大家就各奔前程了,一辈子不见面了,此时此刻,相见不如怀念啊!

重要声明:小说《风吹爱情在旋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