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9]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焚黎逆
    “这两个人……不简单……”荧光屏前,一个低沉的音色响起,是饱经风霜的沧桑感。

    荧光屏里播放的,正是黎和阮筝旭天南地北闲扯的安逸模样,通过监视器传到这个幽暗的房间,一览无余。屏幕前的男人目光灼灼,食指和拇指拿捏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

    “宵,你去。”

    男人后站着4个人,一字排开。左边数第一个上前一步,右手手搭在左肩上,绅士的鞠了一躬,“是,boss。”

    “哈?一个穿和服的带个小鬼而已,干吗让宵去啊!我就够了~”左边数第三个染着红、橘、黄三种颜色混杂头发的年轻人叫嚣起来,声音聒噪,给人轻浮的感觉。

    “炫,闭嘴。”叫宵的人冷言道,“boss看人很准你是知道的。我也觉得这两个人不一般。”

    “直接就让宵去我有一种被鄙视的感觉嘛~真是……我们四个里边最厉害就是宵了……”炫翻个大大的白眼,赌气似的往墙上一靠,不作声了。

    “愿您看到的是一场好戏。”宵右边嘴角勾起,斜邪,开门走了出去。

    ……

    “久等了,我高贵的客人们。”一白色西装整洁高雅的宵带着两个黑衣随从出现在了黎和阮筝旭面前,一个礼貌的绅士鞠躬落落大方,不**份。

    黎皱眉,压低了头。

    宵绕到青苔赌桌的另一端,“请问,客人想要玩点儿什么?牌九、转轮、纸牌还是色子?”

    阮筝旭翘着二郎腿,双肘支着台边,下巴搭在架起的两手上,好生慵懒随意。脸上依旧是微笑的表道:“玩你拿手的。”

    “俄罗斯轮盘。”宵用带着白色手的手指按下桌边的一个按钮。机械运作的响声中,青苔赌桌中间一块方形的格子沉了下去,浮上来一个红黑格子的轮盘和一颗白色的小球。

    黎的目光一直紧紧索着宵后左边那个黑衣墨镜的冷峻男子。男子倒是面不改色,不认识黎一般安静的立在宵后,就像——

    他立在牧猖后一样!

    ——罗!那个唯一一个始终在牧猖后的人,那个对他说:“我是牧猖的狗,只有他可以命令我”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变态又想干什么…?…收了这个赌场?那也没必要让罗跟在别人后啊……别说杀了这个赌场的老板,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对他来说都轻而易举吧……而且收购赌场花点儿钱就成,小case啊……

    不对……他不是对金钱名利这种东西感兴趣的人,根本没必要收购赌场……带我回去?他明明刚放我出来……罗也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既然他装作不认识我,那就继续不认识吧……顺其发展,定会有足以解开疑惑的破绽出现……

    黎抬起头,站在阮筝旭边,专心投入赌局。

    俄罗斯轮盘,相当试人实力的赌局啊……眼力、听力、感觉、计算和经验,可以全方位展现实力……

    算了~今天纯就到此为止吧……凭自己的手来捞钱才有意思嘛~和有点儿水平的人赌,是让人愉快又血沸腾的事。结果的不可预知而造成的紧张感,是赌的享受。

    黎的气势瞬间暴涨,阮筝旭侧目,看着黎沉稳冷静的表,微微愣了一下,露出更深更浓的笑意。

    第一局是宵掌盘,带着白手的指尖娴熟的拨动着轮盘,红黑色飞速旋转糅杂在一起,“请下柱。”

    黑单。黎轻勾嘴角。

    “黑单14柱。”阮筝旭脱口而出。

    宵脸色微变,没想到对面的人比自己判断的还要快的多……果然不简单!

    “客人,不如我们玩点儿更刺激的,黑单太广泛,我们赌数吧?”

    赌数的命中率是趋0的!也就是被限制在其中一个格子里……

    黑9。黎垂眼,真不巧,轮盘是我最拿手的。

    “黑9,14柱。”阮筝旭笑容淡了许多,他最讨厌赌局开始后,因为不想输而突然变规则的懦夫……

    一滴汗划过宵的脸颊,他反手撑在桌边,手指隐藏在桌边后面,有规律的轻轻敲打……转轮很快停了下来——红3……

    宵后右边的黑衣男人走到阮筝旭面前,拿走了他摆在桌子上14柱的筹码……黑发男人的脸上依旧带笑,丝毫未曾为之动容。但黎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了阮筝旭的笑容里掺杂了怒气。

    三盘轮换制,所以第二盘还是宵掌盘。

    轮盘再次飞速旋转起来。

    黑4。

    “黑4,14柱。”

    “客人,您的筹码可不够14柱了。”宵好心提醒道。

    “玩,还是不玩。”

    “我只是想告诉您,本店不赊账。”

    太准了!宵计算过后由衷的佩服起对面的男人,佩服之余则是恐惧……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这么快的准确计算出球的落点,轮盘的转速、阻力、小球的重力、速度、加速度、阻力,这些全部都要算在内,多么庞大的一组数字啊!宵还是耍手敲桌子的小把戏企图影响小球的落点。

    黎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再一不可再二。他右脚微动,移到桌腿边,鞋尖轻撞。

    转盘的速度一点点慢下来,白色的小球在盘中跳滚发出脆响,最终停在了黑4上!

    跟我玩?你还嫩了点儿~

    黎的赌师,是被称为赌界仙子的女人,其赌技所向披靡无人能及。她只教了黎半个月,黎就对赌术融会贯通了。黎之后再没见过她,因为她是黑道浮冰——默蛇教父的女人。“黑道浮冰”,顾名思义,默蛇是一个像浮冰一样漂流不定的组织,没有固定的宅邸和汇集地,没有固定的家族成员,是个随到让人琢磨不透的组织。是一个牧猖极度感兴趣的组织……

    那个女人临走前曾经说过:“除了我之外,能赢你的,只可能有一个人。”

    黎瞥一眼依旧笑着的黑发男人,难道……

    “掩饰的不错嘛~”阮筝旭手托腮,用欣赏的眼光看着黎。

    “是你发现的太晚吧。”

    “呵呵~好锋利的一张嘴~怎么,不想装纯了?”

    “嗯,有意思的赌局不参加太可惜了。”

    “他?我?”

    “他还不行。”

    “那跟他玩完咱俩来吧?”

    “求之不得。”

    “这样的话……”阮筝旭扬起脸对着轮盘对面的人道:“呵呵~你认输吧。”

    “这位客人,您的要求我无法满足。”宵还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只是声音明显的有些不自然。

    “那,我们玩俄罗斯轮盘赌吧~”

    俄罗斯轮盘赌?宵皱起了眉。

    俄罗斯轮盘赌是一种残忍的赌博游戏,起源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其他赌局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的命……

重要声明:小说《焚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