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们有救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陈雨舒也沉默半晌,想来这问题也有些难度,良久才听她幽幽一叹,满是心事地说道:“以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喜欢你,直到现在,我想我是真正明白一些了。你的确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

    咳咳……任晨风饶是脸皮极厚,听到陈雨舒这夸奖也是老脸一红,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一时间两人似乎都没有了话题,车内陷入一片沉默,两人都各自怀揣着自己的心思。也不知沉默了多久,任晨风感觉到手臂上忽然传来湿润的感觉,几颗温的水珠滴落下来。他大吃一惊,慌忙说道:“陈老师,你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都还好好说话吗?我可没有占你便宜啊,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腿还疼吗?”陈雨舒这时用手摸索着任晨风的腿弯,他受伤的腿紧紧挨着她的体,血迹沾染了她的裙摆。

    任晨风忍住疼痛轻轻一笑,说道:“小问题,当年我被陆耀兴抓住折磨的时候,随便一点都比现在重千倍了。”

    陈雨舒知道这时任晨风故意安慰自己的,抽泣地说道:“以后你不要再这样傻了,听了你的事,你现在的生命可宝贵着呢,哪能随随便便就这样来救人的?要是被你家里的那些女朋友们知道了,还不恨死我吗?”

    “陈老师的命怎么能是随随便便的呢?再说我的命不也就是一条命吗?别说是你,哪怕是阿猫阿狗出了事,我也会一样救的。”任晨风笑着说道。

    “你才是阿猫阿狗呢!”陈雨舒语气突变,瞪着任晨风说道。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眼神,但是任晨风第六感就感觉到两道厉光向自己,连忙嘿嘿一笑说道:“陈老师不要误会了,我这就是一个比喻!当不得真,当不得真。”正说着,他就感觉到一只小手在自己上摸来摸去,他脸色大变,连忙说道:“陈老师,你,你这样不好吧?现在这地方咱还是不要去做那些事吧,等出去后我腿好了咱们……”

    “胡说什么呢?”没等任晨风说完,陈雨舒就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的说话,这小子,脑子里就没有想过一点正经的事。她说着话得同时已经从任晨风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料,用尽全力将两只手伸到任晨风受伤的大腿处,摸索着在受伤的地方包扎了一下。

    任晨风心里一阵感激,不过也是一阵郁闷,说道:“陈老师,你上也穿了衣服的,为什么你要撕我上的啊?”

    陈雨舒轻轻拍打了他一下,说道:“这大天的,我就穿了一件T恤,叫我撕衣服,你想偷看我哪里啊?”

    听到陈雨舒的话,任晨风干笑一声,说道:“是是是,陈老师的衣服就算不撕都尚且不能很好地遮掩自己的体,更不要说撕了以后了,是真的撕不得,撕不得!嘿嘿!”说着还不怀好意地扫了她上一圈。

    虽然是黑夜中,但是此时任晨风的两颗眼珠子就像是两颗绿色的狼眼一般,让陈雨舒一下就看到了,她没好气地说道:“你瞎看什么呢?”

    看一下怎么了?这么狭窄的空间,我们两个这样挤在一起,风哥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已经很不容易了。任晨风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陈雨舒见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想起先前他的举动,她心里也是一阵内疚,连忙解释道:“我跟你说着玩儿的,你别那么小气了!”

    “没事,反正我一直都被人看成是卑鄙下流的人,习惯了!”任晨风赌气般地说道。

    小气鬼!见任晨风像孩子般地耍起了子,陈雨舒忍不住面布微笑,转移了话题,轻声说道:“臭小子,你恨不恨我?”

    “恨你?恨你做什么?”任晨风听到这话,也忘记了自己还在赌气,一阵不解地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意的安慰我?”陈雨舒突然觉得鼻子一酸,抽泣了一声,眼中闪着亮晶晶的泪光:“若不是我瞎了眼认识了吴昊,若不是我一时心软答应今晚跟他一起出来吃饭,若不是我一时倔强要你来接我,我也不会被绑架,你也不会遭此不幸,更不会被困这里。我知道,你还有许多的事没有做,若是你出了事,我一辈子都难以安宁。”

    陈雨舒越说声音越发地提高,绪刹那间也变得激动起来,哽咽着,抽泣着,泪珠滂滂沱沱,沾染在他前的衣上,滴落在他的手臂上,由暖变凉。

    任晨风用力的伸出手去,轻轻拍着她柔嫩的肩膀,叹道:“这事跟你没有关系,这车是我开的,要说害,也是我害了你,是我连累了你——哎呀,你咬我干什么——”

    “手不能打你,不用嘴咬用哪里?”陈雨舒气恼的哼了一声,说道:“这个坏人你跟我抢个什么,你就想着把责任都揽在你的上,叫我好受些?整个世界就你最高尚吗?然后却叫我觉得生生世世都欠你的?真是气死我了!没见过你这么笨、这么坏的人!”

    陈雨舒似乎真的生气了,酥急喘,顶在任晨风上,头却是偏向一边,不再说话。

    靠,这算是怎么回事?任晨风一阵迷糊,不过好在魔女的格他早就见识过了,所以也没怎么奇怪,他笑着拉了拉她胳膊,轻声“喂!”了一声。

    陈雨舒恼怒的哼了一声:“干什么,你去做你高尚的人,别碰我!”

    所以说吧,高尚并不一定每个人都喜欢的。高尚与无耻,得看人看场合看时间,只要运用好了,无耻都能是高尚,一旦没运用好,这高尚都会变成卑鄙。看来以后这方面还得要下一番功夫啊,任晨风一阵苦笑,再次拉了拉陈雨舒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陈老师,你要是再不转过来跟我说话,那我可就要无耻地占你便宜了哦,你要知道这孤男寡女的,有这么狭窄,我……”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能够说出来,因为这时陈雨舒已经一下子转过头,就将自己的小嘴印在了任晨风干裂的嘴唇上。

    靠,这是什么况?我都还没有无耻呢,怎么这魔女先下手为强了?这丫头是不是老手了啊,这么黑的地方她居然能一击中的,直取我的嘴唇,不过看她这么生涩的接吻方式,明明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嘛。

    天赋啊,这就是天赋啊!任晨风在心里感叹道,嘴里也不停住,尽地品尝着陈雨舒的香唇。陈雨舒此时也是满脸羞,刚刚在听到任晨风说要占自己便宜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勇气,转就奉上了自己的初吻。等到她冲动的那股劲过去以后,才发现任晨风这家伙居然也是毫不客气,在自己的嘴上亲来亲去,一条舌头居然还钻到自己嘴里去了,还不断挑拨着自己的舌头。

    天啦,自己怎么会跟自己的学生接吻?而且还是舌吻?罢了罢了,就当是感谢他刚刚不顾自己命保护自己吧!陈雨舒此时已是满脸红潮,想抽离开,却又有一点不舍,只得又最初的主动变成被动,然后再变成生涩的配合。

    “山坡下面的车里有人吗?”这个时候一个呼喊声从坡上的路边传来。

    一听到这呼喊声,陈雨舒条件发般离开了任晨风的嘴唇,虽然上面根本不可能看到下面的况,但是她还是像一个偷吃被抓现场的孩子一般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任晨风此时也顾不得陈雨舒害羞不害羞了,见有人在上面呼喊,连忙用尽力气喊道:“车里有人,请上面的朋友帮我们报警好吗?我跟我朋友被困在车里出不来了。”

    上面叫喊的人正是刚刚被那绝色美女一巴掌甩过去的老二,此时听到车里的声音传出来,心里也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小子总算是福大命大还活着,这次自己不用死了。他马上喊道:“你们等一等,我这就叫人来救你们。”其实哪里用叫人,他此时边早就已经有十几个人了,而且营救工具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任晨风怀疑罢了。

    “陈老师,我们有救了!”任晨风这个时候激动得像个小孩儿,尘土沾染着泪水,咧嘴大笑起来:“我们得救了,我们真的得救了!”

    陈雨舒也感受到了他心中这股炙的欢喜,心里也无比地温暖,轻抬小手,借着星光缓缓擦去他脸上的泪痕,笑道:“瞧你开心的样子,一个大男人还流什么眼泪啊?要是让学校里的同学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大新闻了。不过你的新闻天天都有,你应该都吸引平常了。”

    这个时候的陈雨舒神温柔自然,就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让任晨风心里一阵暖流飘过,他嘿嘿一笑,说道:“陈老师,这不是泪水,是露珠。我的事都告诉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像我这么精明强干的人,怎么会哭呢?”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